voices

冷静地记录一些声音。百度一下,你就知道。谷歌一下,你就知道得太多了。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In Germany they first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马丁·尼莫拉牧师(Pastor Martin Niemöller),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铭文。1945年。

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治家者,勿弃国有之礼教;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

段祺瑞遗嘱。1936年。

清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清国的编辑们不爱将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只讲真话。清国的编辑们在讲真活时十分吝啬,他们只讲部分的真实,而且他们也没有你们报纸这么大的发行量。由于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也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

李鸿章,接受《纽约时报》采访。1896年。

一个人写党八股,如果只给自己看,那倒还不要紧。如果送给第二个人看,人数多了一倍,已属害人不浅。如果还要贴在墙上,或付油印,或登上报纸,或印成一本书,那问题可就大了,它就可以影响许多的人。而写党八股的人们,却总是想写给许多人看的。这就非加以揭穿,把它打倒不可。

党八股的第一条罪状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第二条罪状是:装腔作势,借以吓人。第三条罪状是:无的放矢,不看对象。第四条罪状是:语言无味,像个瘪三。第五条罪状是:甲乙丙丁,开中药铺。第六条罪状是:不负责任,到处害人。第七条罪状是:流毒全党,妨害革命。第八条罪状是:传播出去,祸国殃民。

毛泽东,《反对党八股》,延安干部会上的讲演。1942年。

技术的本质就是讨好使用者,但科学从来不想讨好任何人。科学是孤独的,我想不出任何一门学问,从来没有找到过一个同党。想想看,科学跟谁都干过架,宗教、政治、哲学、经济、历史、媒体……科学是个不招人待见的无耻混蛋,因为科学最大的敌人就是人性,人类的成见和偏见是科学终生的敌人。

袁越(土摩托),《科学是个无耻的混蛋》。2010年。

真的,谷歌还不如说自己老是被中央电视台陷害所以退出更实在一点。谷歌所说的那些理由,无法让这个民族的大部分人民认同和共鸣。一个能吃转基因粮,地沟油菜,三聚氰胺奶,打劣质疫苗针的民族,他们的忍耐力是你所不能想象的高,他们的需求是你所不能想象的低。

韩寒,关于“对于谷歌退出中国,你有什么要说的”的一段话摘录。2010年。

有两种东西,我们愈是时常愈加反复地思索,它们就愈是给人的心灵灌注了时时翻新,有增无减的赞叹和敬畏——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

Zwei Dinge erfuellen das Gemuet mit immer neuer und zunehmender Bewunderung und Ehrfurcht, je oefter und anhaltender sich das Nachdenken damit beschaeftigt: der bestirnte Himmel ueber mir und das moralische Gesetz in mir.

康德(Immanuel Kant),墓志铭。

我已经不爱中国了。我即使想爱她也爱不成了。当目睹中国全国性的腐败之后,仍能爱上中国的人,恐怕要么是颓唐至极沉迷于犬马声色之徒,要么是憧憬中国趣味的浅薄之人。唉,即便是中国人自己,只要还没有心灵昏聩,想必比起我一介游客,怕更是深感嫌恶的吧。

芥川龙之介,《中国游记》。1921年。

我曾经引过在建国前毛泽东主席和黄炎培先生说过的一段话来解决“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问题,最重要的是民主,只有民主才不会出现人亡政息。

温家宝,接受中国政府网、新华网联合专访,与网友在线交流。2010年。

中国现时似乎盛行‘幽默’,这不是什么吉兆。帝俄时代一个文人说,讽刺是奴隶的言语。

周作人。1933年(民国 22年)。

我们希望,我亿万国民,地无分南北,人不分城乡,都拥有同样的就业、医疗、养老、受教育、自由迁徙的权利。我们希望,一项为患数十年的弊政,能终止于我们这一代人,让下一代人真正享有自由、民主、平等的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

《经济观察报》、《南方都市报》等十三家报纸发表共同社论敦促加速户籍改革。2010年3月1日。

是人民赢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而不是斯大林,甚至也不是担任重要职务的军事指挥官。当然,他们曾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同时是人民以难以置信的力量赢得了战争胜利,众多民众为此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

梅德韦杰夫,《消息报》专访,中新社莫斯科电。2010年5月7日。

汶川地震发生两年来,地震灾区浴火重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这一人间奇迹是党中央国务院运筹帷幄,果断决策,科学决策,举全国之力,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巨大优势,依靠广大建设者特别是党员干部的无私奉献,依靠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而创造的。

新华社,长篇通讯《创造人间奇迹的伟大力量——汶川地震灾后重建启示录》。2010年5月11日。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起来的!”

胡适,《介绍自己的思想》。1930年(民国十九年)。

随着时光流逝,政府手中的权力渗透到各个角落。这些当权者,无论何党何派,都只想着让自己永垂不朽,而人民才是最终的受害者。
As the years pass, the power of government becomes more and more pervasive. Those in power, whatever their politics, want only to perpetuate it and the people are the victims.

斯图尔特(Stewart)法官,“布莱兹伯格案”(Branzburg v.Hayes)。1972年。

现在做官的自称是人民的公仆,凡是仆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赚主人的钱,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

孙传芳。

“普世价值”告诉我们,政府是服务于人民的,资产是属于社会大众的,城镇化是为了人的幸福的。而“中国模式论”鼓吹的却正好相反:人民要服从于政府、政府要控制资产、百姓的利益要让位于地方建设。

秦晓,在清华经管学院2010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2010年7月19日。

在中国文化中,没有任何其他事物比汉字更能体现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写汉字不仅仅用来交流沟通,它更是一种艺术和心灵活动。

Writing, moreover, is not merely about communication — in Chinese culture, it is an art form and spiritual exercise, believed by some to improve concentration, longevity and even martial arts skills.

洛杉矶时报。2010年7月12日。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伟人几乎总是坏人。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Great me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en.

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与柯莱敦主教(Bishop Mandell Creighton)通信时力陈教皇无误论的祸害。1887年。

其实他们左右两边不过是拿“中国奇迹”当自己的论据来敲打对方:左派夸奖中国低自由是要证明福利国家有理,右派夸奖中国低福利是要证明自由放任有理。可是既低自由又低福利的可能性,他们是不去想的。

秦晖,《西方经济学家为何都夸中国》。2010年9月25日。

我将我的政治理念归纳为四句话:让人有尊严的幸福生活,让人感到安全可靠,让社会充满公正,让人对未来充满信心。

温家宝,接受CNN主持人法里德·扎卡里亚访谈。2010年9月23日。

没有东西比好的文学更能唤醒社会的心灵。这解释了为何所有独裁政权,不论打着什么旗帜,第一件要做的事,都是实施审查制度。他们试图控制文学生命,因为他们见到文学生命是危害权力的种子。好的文学,能唤醒人的批判精神,创造一批更难被操纵的公民。

巴尔加斯·略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纽约出席记者会时说的一番话。2010年。

民权未果,身先坠地,山河泪后皆桃李;
宪政可期,法大如天,选票坟前当纸钱!

罗昌平,写给蔡定剑老师的挽联。2010年11月26日。

以一个家长的身份来说中国当代的教育,我的看法只有四个字:我不相信!

钱文忠,复旦大学教授。某家庭教育高峰论坛的发言。2010年10月31日。

你戴表,或不戴表,时间就在那里,不快不慢。你开,或不开,会就在那里,不早不晚。你举手,或不举手,答案就在那里,不多不少。你演,或不演,剧本就在那里,全国公映。每到这时,我听春雷滚滚,民意,才是你最好的陪嫁。

李承鹏。摘自《饭票》一文。2011年3月10日这也不会和那也不会期间。

民穷财尽,社会破产,国家破产。国有金,吝不与人,为他人藏。此其一。善不能举,恶不能退,利不能兴,害不能除。化善而作贪,使学而为盗。此其二。宫中、府中、梦中,此哭中、彼笑中,外人窥伺中、霄小拨弄中,金钱运动中,一举一动,一黜一陟,堕其术中。此其三。

于右任,《亡国三恶因》。发表于清末《民立报》。1910年。

独是国民党革命正为颠覆帝制,标榜建立民国而起,帝制仆而仍继前轨,弃‘天下为公’之说,以民国为一党一人之私产,目反之者为‘叛国’,岂其以万世一系之天赋特权自居乎?此于建设民国之约言,岂不显然背叛乎?

陈独秀。江苏高等法院判决之后的“上诉状”。1933年。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