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0

改编版滴。

Tagged with:
Dec 31

关于强拆,于建嵘教授的演讲稿《守住社会稳定的底线》中有这么一段话:

……我从台北走到台南,我问所有见到的台湾老百姓一个问题。

“假如官员把你的房子拆了,怎么办?”
99%的人回答说不可能,没有我的同意他怎么敢拆我的房子呢?只要这个房子是合法的房产当官的不敢的。我说假如拆了怎么办?他们会告诉我,到法院去告拆房的人,法官会依靠法律给我判决,而且是判他们赔很多钱。比如是合法并且是我同意拆是 10 万块钱赔偿,而不经过同意,法官就会判他赔 100 万。

我接着问:“假如法官不依法判决,怎么办?”
人家又回答我说: “不可能”。我们的法官在很多问题可能腐败,但是只有我有明确的
产权和证据,他不能也不敢腐败。

我接着问:“假如法官腐败了,怎么办?”他们会说,我找我的议员去告他。我的议员就会来进行调查,我的议员调查之后会就会开新闻发布会,我的议员就在议会提出建议,这个法官和这个政府官员麻烦就大了,他们呆不下去了,他们就完了。

我接着还问:“假如议员也腐败了,怎么办呢?”
我一问到这个假如的时候,人家很讨厌我了,说你这个大陆人怎么那么多假如?没完没了的假如,议员再腐败,也会特别高兴管我这个事情。因为议员就是希望发生这个问题,因为有了这个问题,议员只要进行了调查,再经媒体一报道,这个议员就会成为英雄,成了英雄不仅可以当县议员、国会议员,最终还有可能成为阿扁。我说我不相信,议员也会腐败的,会不管你们的事的。他们说不会的,不信可以试一下。一般台湾的老百姓家里面有名片,收的最多的名片就是议员联系卡。我就要他们给议员打电话,一打电话,议员只要在不远的地方马上就会赶到。台湾的基层议员一来,一般都很兴奋,问遇到什么问题,都表示会为选民主持公道。

我接着还问:“假若议员就不是管你的事了,怎么办呢?”。
台湾的老百姓告诉我,这很简单,下次选举时不投他的票,让他当不了议员就完了。

Tagged with:
Aug 10

转载自网络。有感于《住建部官员解读“20年内5成住房要拆”说法》

有一个市长因为各种问题,被判了死刑。但因为他已经是癌症晚期,所以改判为死缓,让他在医院里治疗,他的位置由一位新市长接任。新市长接任后,为了表示对老市长的关心,特意来医院看他。

两人寒暄一阵后,新市长看旁边没有人,就问老市长:“大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老市长说:“你说吧,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我一直想不通你是怎么搞到那么多钱的!”新市长问道。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Jun 04

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官方网站上的专题:
《本市发展公共租赁住房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

排除掉中间那些不得不写的套话和废话,这是一个很可喜的进步。比起超级腐败温床之一的经适房,公共租赁房的寻租空间要小得多,同时也惠及更多普通市民尤其是外来务工者、大学毕业生等。

拭目以待实施成果。

Tagged with:
May 25

原文标题和地址

冯仑采访实录:房地产、政商关系和做有钱人
http://cn.wsj.com/gb/20100524/LLW071349.asp

万通地产董事长冯仑最近接受了《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主编袁莉的专访,就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演变、政商关系和怎样做一个为社会所接受的有钱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采访实录节选。为简洁起见,内容进行了编辑。

10 年后的中国房地产市场

袁:为什么中国人30岁之前要买房?

冯:这是个文化问题,因为要结婚啊。在中国,结婚的女孩子要是没房,家长不干,所以我们说是未婚女青年在决定房子问题。这个问题,再过10年会自然解决,根本不用嚷嚷。为什么呢?10年后人口开始减少,比如80后的父母去世后,房子多了,父母各一套,一共三套房子。所以我一直在讲,政府有两件事要办,一个是青春期脸上长痘痘,他不是病,25岁一过,脸就光滑了,就没事了;另一个是,如果你把它当成病,拿刀去治,越治越坏,反而不好了。我们现在的病都是青春期的病,不用管它,10年后,房子多了,房价会一路往下跌,你嚷嚷什么。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May 14

有几个简单而得罪无数人的法子:

1. 征收遗产税。美国的豁免额貌似是100万美元,采取累进税率制,最高55%。中国也可以采取类似的做法,比如豁免额200万人民币,最高50%之类的。当然前提是要可以对财产进行公证有效的评估。估计高级公务员们会立刻跳出来反对的。

据统计,美国的百万富翁只有不到10%是继承遗产而来的,而中国呢?

收来的税可以主要用于公共教育以提升国民素质和竞争力,避免大量年轻人因为受教育不够沦落到富士康这种跳楼公司去。而且一旦征收遗产税,绝对可以遏制炒房。比如1000万的房产你要交500万才能“继承”,这种情况下那些贪官们还会肆无忌惮地去攒房子么?

【背景资料】2001年,120名顶级富翁(包括盖茨的老爸、股神巴菲特、对冲基金大鳄索罗斯等)联名在《纽约时报》的社论版以广告方式刊登请愿书,要求国会继续保留遗产税。他们的理由是:减掉豁免额之后,死亡后应当缴纳遗产税的人不足美国总人口的2%,表明遗产税高度集中地针对富人征收。征收遗产税不仅有利于促进向社会慈善机构捐赠,更有利于平均社会财富。取消遗产税将导致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每年减少300亿美元的税收,迫使当局必须增加其他项目的税率,或者削减医疗保健、社会保障、环保及其他计划的开支。于是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的继承人更加富有,但一般靠薪资收入为生的普通家庭的经济利益,社会福利将受到很大的损害。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Mar 16

先声明观点,从我知道这个搞笑的住房模式开始我就坚决反对。经济适用房是中国畸形房地产市场上一颗不那么明显但非常有害的毒瘤。除了营造更多的腐败、权力寻租和不公平,没有任何意义。

下面的内容摘自叶檀的博客

2005年6月21日《京华时报》报道,来自北京市房地产中介机构的调查数字显示,在位于昌平区的回龙观、天通苑两大经济适用房社区内,房屋出租率已占全区租赁交易总量的78.8%。

《楚天都市报》报道,2009年6月12号,湖北武汉市5141名困难家庭市民参与一个经适房小区公开摇号,结果摇中的124名市民中,有6人的购房资格证明编号是连号。5000余人摇号6人连号的机率是千万亿分之一。经查,6人申请材料系造假,购房资格被取消。

2009年6月17日,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河南郑州市须水镇西岗村原本被划拨为建设经济适用房的土地上,竟然被开发商建起了12幢连体别墅和两幢楼中楼。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2009年6月24日报道,重庆市渝中区大坪镇的新城大厦中的322套经济适用房交房才八个月,有一半左右已经被出租。一些业主不顾经适房不满五年不能上市交易的规定,现在就通过中介转卖住房。

2009年8月21日《信息时报》报道,广州两个最靓经适房小区党恩新街、万松园开售,由于面积太大,500多套房子面积都超过70平方,超出的面积要补市场差价,每平方价格近万元,低收入人群买不起。

2010年3月8日,《深圳晚报》调查证实,2007年面向社会低收入家庭出售经济适用房小区桃源村三期,桃源村三期地下停车库一层,统计停车总数约为380辆车。在地下二层,车辆不多,约70辆。价格在20万元以上的车辆共72辆,约占总停车数450辆的16%。

Tagged with:
Mar 15

昨晚在朋友家聚会,其间看了12年前的《甲方乙方》。

刘蓓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而葛优回答,“没有房子的婚姻才是不幸福的。”

那个时候是97年岁末。12年一轮回,当时买房子的人(如果持有到07年以后)估计笑都笑不动了。

于是一帮子人开始讨论房子。其间两位刚结婚准备买房和已买房准备结婚的男士讨论最为热烈,我一边看电影一边听几句,才知道原来听起来很遥远的区域的房价已经2、3万了,一套看得上眼住得下去的房子动不动要200多万。我问一哥们儿每个月准备还多少钱,算下来2000多的公积金加7000多的商贷。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Dec 23

前不久写了乱弹房地产,只抱怨不提解决方案没有实际意义。当然这件事儿也轮不到我去解决,悲哀之处在于,想解决的人解决不了,能解决的人不想解决。

解决的思路(部分来自于一直拜读的叶檀、牛刀、时寒冰等博客,以及任志强之流的反面教材)是:

1. 房产价格纳入CPI,这才能真实反映房地产消费对中国普通民众生存的影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谈到CPI时对房价视而不见,谈到拉动内需时又把房地产作为政绩侃侃而谈。

2. 征收物业税,废除或者减少现行的房产购置的苛捐杂税。

3. 对房产交易环节加大税收征收,这部分的税款用于补贴廉租房建设。

4. 废除经适房概念,这个模式除了带来无穷无尽的监管漏洞和赚黑心钱的渠道之外没有任何好处。廉租房才是对低收入群体的保障之道。举个例子,如果家庭月收入3000元,总财产10万元的人可以申购经适房,那些月收入3500元,财产15万元的人既不能申购经适房又买不起商品房,对他们来说公平何在?

5. 提高房地产企业的自有资本充足率,并在计算资本时把土地价格排除在外(建好了房子才能算入资本)。万科这样畸形的大企业自有资本不到市值的5%,太危险了。

6. 在提高土地招标首付比例的同时,坚决打击囤地,一年不开发罚款20%土地转让金,两年不建成主体建筑罚款100%,三年不上市交易除了罚款还有没收土地。

把老百姓几辈子的钱从房地产的无底洞里解放出来,提供更多样的投资和消费渠道,解决全民的教育、医疗、养老问题,何愁内需不能拉动?

Tagged with:
Nov 14

房地产的利益链条之深之广已经日益把这个产业变得妖魔化。

地方政府忙着卖地换GDP,其实就是在换乌纱帽和小金库;开发商不管是囤地还是卖楼,赚得一个比一个欢,然后在股市上还不忘反复圈钱(最近丁远博士有详文论述);房屋中介像吸血鬼一样依附在房产大大树上;银行要业绩、也有不少人赚黑钱灰钱赚得不亦乐乎(据说上海有银行向某个人贷款6000多万让他炒128套房,这种不是内外勾结才见鬼了);房产炒家玩搏傻游戏看谁来接下一棒。

豪赌人民币升值的外资、财大气粗的国企、各式各样的民间资本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市场里进进出出,还养了一帮歌功颂德的砖家、叫兽在昧着良心的霉体上乱吹。在泡泡越来越大的时候,至少大家的账面资产看起来都不错(聪明人已经攒了不少真金白银了,权贵资本主义则是低成本的持有),等到退潮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哪些人在裸泳。

懒得找具体数据了,反正很多数据本身就是包装过的,人民永远不知道真相(人民币才知道真相),就凭印象乱弹一通吧。上海2008年城镇职工平均工资接近3300一个月,那么两口之家是6600,一年差不多80000,如果买中环附近一套70平米的房子,大概均价要20000,该家庭要不吃不喝不交税(工薪阶层不吃不喝可以,但不交税是不可能的)17.5年才能买房。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官方民间屡有声音说,房子不贵的,房价还要涨的。你信么。我在凯恩斯看到的房子,两层的小房子,四个卧室,一个超大厨房,上千平米的花园,游泳池,一共30万澳元,当时人民币比值大概是AUD:CNY=1:6的样子,总价也就180万。而且,对房子下面的土地拥有永久的不受侵犯的产权。同样的价格,在中环附近可以买到90平米大概是大一室或者小两室、70年产权、50年设计建筑寿命、30年建筑质量的房子。70年后咋办?很简单,再交钱啊,要不然地方政府的钞票哪来呢?到那时地早卖光了。

牛刀说从商品房改革到现在,估算有近50%的房子是在投资客手里。这个数据太可怕了。一方面很多舆论在暗示,某某城市的存量房按目前销售速度几周几周就卖光了,以此营造紧迫感(饥饿营销,同理还有开发商雇人排队买房),另一方面政府对闲置两年以上杂草丛生的”地王”们视若无睹,媒体对黑灯瞎火的新兴小区集体失声,这是个多么有趣的场景。最近有朋友说某小区他一个专门做房产投资的朋友一口气买了17套,我相信。我更相信,要是中国房产如日本、香港当年一样来个崩盘,有很多人哭都哭不出来。当然,我们和日本香港不一样的是,政府在用信用、银行在用人民的钱(人民币果然名副其实)给开发商们托底,上中下游无数产业在房产的畸形繁荣里做嗷嗷待哺状等着或正在分一杯羹。国民的幸福、家庭的稳定、阶层的和谐,通通比不过神圣的8%和摇摆不定的纸纸公文。

比骗人的彩票和糊弄人的股市更无耻的是,房产成为资本行业彻底断送了中低收入者在大城市的未来,因为中国传统对”家”的重视成了阿喀琉斯之踵,导致不少人尤其是新婚夫妇被绑上了资本化房产的列车。他们可能需要花20年时间为银行打工,伴随着的还是一个或两个家庭两代人积蓄的耗尽(拆迁户情况有所不同)。你可以不买彩票不买股票,但如果你因为没有房子不能结婚,有多少人可以抗拒这样的压力?

当很多医生、教师、实业家都放弃工作和生意喜滋滋地投身于伟大的房地产事业时,社会的价值取向已经发生了重大的转变,每个人都想在变成最后的傻子之前大捞一笔。同样的狂热还体现在创业板这样依靠一朝暴富来完成财富聚集的独特环境中。拍地-圈钱-上市或者卖地或者造楼再圈钱,包装概念-伪造数据-上市-圈钱,盗版-山寨化-跑量圈钱,发诈骗短信-圈钱,黑车-打击黑车-圈钱……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很能体会当年太白兄”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心态。

和谐社会,这四个字重逾千斤,但除了停留在朗朗正义的语调和刷了又漆的墙上之外,还有多少实实在在的例子么?要说我真正体会到,我是在澳洲有所感觉。告诉我的不是澳洲政府也不是媒体,是prodive的潜水教练、是Kuranda打造手工戒指的土著女、是Coles超市里的收银员、是Melbourne某个冷清小镇药店的店员、是送我们去机场的戴着蓝牙耳机的酷司机、是Manly海滩边懒洋洋晒太阳的家庭和Bondi海滩边跑步的男女老少。真正幸福和谐的人不会把这些口号一天到晚挂在嘴边让别人相信,只要看看他们对人的态度和脸上的表情就一目了然了。

如果要像小学生一样把某些词归类,我的答案会是,焚书坑儒、五胡乱华、张献忠入川、大跃进、文革、敏感词、非典、汶川地震、天朝房地产。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