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01

从去年开始,复旦把每年的六一作为毕业十周年的返校日,今年轮到我们99级(03届)了。

IMG_2150

江湾校区对我而言是非常陌生的,虽然它的建筑气势恢弘、自然景观华美秀丽,但是没有本部那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感觉。在这里遇到了一些老同学,有些甚至是10年未见了。时光荏苒,岁月变迁,尽管依稀还有过去的影子,但变化却是主流。

IMG_2505s

和老校长王生洪合影。03年那个非典刚过的夏天,他来参见我们系的毕业典礼,在致辞中引用了红透半边BBS的“99难忘,EE不舍”(本系签名档),让我们感受到了浓浓的情意。

IMG_2514

6月底就是本系的毕业十周年聚会了,目前大概有100多人报名参加。不知道99年9月飞扬着青春踏入校门的这些同学们,在这么些年之后,还保留有多少当年的模样?

Tagged with:
Jun 25

今天终于迎来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上午英语,20道题直接来自课后练习,然后是完形、翻译(中英两段互译)、作文。作文题目是tasks of the twenties,和课文里有一篇谈的主题类似。

然后是最担心的运筹学。当然,经过一天半的学习(不是复习),在老师圈定的范围内,基本上都搞懂了。包括产销平衡运输问题、0-1型整数规划建模和隐枚举法、图与网络中的Dijkstra算法、存储论模型1和3、线性规划的图解法和单纯形表求解(包括大M法)。今天都考到了,7道大题做对了6又2/3道,最后那1/3是因为少写了一种可能性,但是结果是对的。

政治课是开卷考,老婆帮忙做的题,打印好了一顿狂抄,手都快断掉。无论是题目的内容还是考试的形式都极其无聊。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

晚上是信息系统管理报告陈述和抢答。报告部分由于时间非常短各个组都没说啥有意义的内容,抢答对平时记笔记要求比较高,我们组运气好没被扣啥分,估计成绩还可以。

终于,放暑假啦,每周多了一天时间而且不用一大早爬起来了。

Tagged with:
Jun 03

英文课有20分是平时表现分,比如是否旷课、上课是否积极表现等。当然,今天的演讲肯定也会占到一定的比重。我和搭档准备的主题就是10年去青海和甘肃的旅游,她讲两地背景、历史和人文,我讲一些照片背后的拍摄故事。

关于青海甘肃的一系列博文点此穿越

我主要选了一些有代表性的照片,比如用在蛋岛上拍的一对对斑头雁来讲长焦镜头的用法,用在鸬鹚岛上拍的棕头鸥来讲广角镜头,用在莫高窟博物馆里拍的洞窟复制品来讲高ISO的重要。讲完之后没想到老师转头对全班同学说,“This is presentation”…… 让我害羞且小小地得意一下吧,哈哈。

Tagged with:
May 27

复旦99EE楼层杯足球比赛小组赛

03年的非典让正在实习的我们被公司赶回学校,于是有了足球、篮球、排球三大联赛,以楼层为单位组队,被命名为“楼层杯”。视频是足球赛小组赛第二场,35号楼2楼对4楼,个人剪辑。那场球我贡献了一个任意球,一个空门,一次门柱和一次横梁。球衣是米兰9号。

我们队最终4战3胜1负获得亚军,我进了4个球是最佳射手第二名,但是在决赛中罚丢点球……

Tagged with:
Jul 11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在2011届毕业典礼演讲

同学们、老师们,各位家长:

上午好!

我相信,诸位同学此时此刻的情感是非常复杂的,我体会到了这种情感。我想,其中既有别离的伤感,也有依依不舍的眷恋,有师生之间和同学之间刻骨铭心的情感,有在默默无闻中品尝到的甜酸苦辣,甚至有的同学可能还有几分怨恨。当然,更多的是大家对未来的憧憬。这就是毕业典礼上所特有的、难以言表的一种滋味。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无论你们藏有怎样的感受,激动还是怨恨,这一切都将成为复旦历史的一部分,并将永远镌刻在我们的记忆当中!

在此,我特别要感谢今天在场的和没有在场的家长们以及中学的老师和校长们。四年前,他们怀着对复旦大学的信任,把你们送到复旦。今天,当你们走出这所学校,对于你们的未来充满期待的,除了他们,还有你们在大学的老师们,还有你们的母校——复旦大学。

此时此刻,我不想努力地从网络上搜寻一些流行的词汇来修饰我的讲话。因为它们既不能让你们对我增加一分尊敬,也不能增加一分亲切,更加不能使我变得跟你们一样的年轻。我想,关键在于我们有没有一颗可以互相沟通的心灵。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Jul 22

因着Gore回来,3013寝室在毕业三年后重聚首。这家伙号称已经去了28个国家了,还拿到了MIT的全奖,真是qinshou啊……

Tagged with:
Sep 18

摘自Boobii En Mer

不过想起来,真是怀念大学里面那个还有些傻劲的他,骑车驮着自己的mm,然后被逼陪读自修,却乐此不疲;

怀念那个Chinaren卡通聊天室泛滥的暑假,远隔千里的我们相识并发现同在一所大学,于是开学招他进自己主持的校/小报帮忙但是又怕网络青蛙惊现校园,还派了Y妹妹见面侦查;

怀念那个玩心太重,即使陪太子读书,每个学期都有几门将要挂掉,然后学期末尾的某个晚上打电话给我信誓旦旦的男孩,不巧的是如此周而复始,最后自己都开始心虚;

怀念那个大男孩,在一场球输掉以后被一mm劝慰,吃饭归来却发现走在自行车旁的mm慢慢向自己的肩膀倾来,心下不知该躲该迎,于是晚上挂电话给我,两人把月亮笑弯;

怀念那份聚集了很多朋友的校园小报,我们每周的乐趣就是怎么\骗过古板教条的老师,然后把所谓的“禁忌”和自以为的“人文”作微言大义状变作油墨香,或者省下几个发行印刷的费用,凑些钱到附近的小饭馆满足肠胃。

那时候你负责报纸的网络版,那个连我们自己都不太在意的小报,却被你花费无数昼夜在小办公室里搬上网络,不知道那时候你哪来这多热情。

总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连接留在自己的电脑里面,想起来就上去看看那后来再没有什么\更新的站点,直到有一天再也连不上去;

怀念去年2月14日怕烦所以拉你出来凑数,在你的愤懑中又一次去吃你永远吃不饱的料理,然后午夜外滩的真锅咖啡店里,捧着杂志的我,看着对面玩弄新数码相机的你,想到人生定格在此,倒也有趣……

Tagged with:
Apr 30

发信人: eetime (拈起那朵永不凋零的花), 信区: Memory
标 题: Let life be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4年04月30日13:07:00 星期五), 站内信件

不经意间迷上Tagore的《Stray Bird》,其实就是源于这句话:“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用比较流行的西蒂(郑振铎)的译本来说,便是“使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在朴树故作深沉的出了张《生如夏花》的专辑,以及MSN Messenger上无数痴男怨女把nick改成和夏花有关之后,用力的甩甩头来摆脱诸如此类的大雅大俗的问题,然后继续回到书本去念那句“Let life be…”,突然觉得生当如此,死当如是。

summer flower

于是话题该回到生活上。生死之间的这段旅程,姑且称之为生活,也就是夏花和秋叶两点间的那条线段。最近我的生活似乎过得挺滋润,大抵是由于人手充足后工作量回到了非常joyful的一个水平线的缘故。每晚长跑,写字,看小说,还能有闲去CeBit Asia的展会上逛了一圈。时而在阳光明媚春风沉醉的下午,在世纪公园里拍花拍草拍美女拍虫鱼,果然是不亦乐乎。

如果要再具体一点,用比较诗情画意一点的描写来讲的话,那么可能是这样子的:在习习的晚风中跑完步回到家里,挣脱身上的束缚,冲到浴室去泡个澡,中间可以来一杯冰镇的朗姆酒。然后打开卧室的顶灯——一盏昏黄的吊灯。大略的拣出一张碟,比如Celine姐姐的《All the way…A Decade of Song》,扔到DVD机里,然后瞅着声音悠扬的从惠威T120的金属三角面板中出来。泡上咖啡,或者橙汁也行,点一支Davidoff,等情绪培养得差不多,郑而重之地抽出本《李商隐全集》,《菜根谭》抑或《诗经》,在铺开的方格纸上涂鸦。一个小时后我会心满意足的搁下笔,然后躲回被窝里看书:最近看的是一本鲁迅的小说选,一本Pride and Prejudice,翻得快烂了的红楼和两本有关二十四史的书,再然后直到双眼迷朦地睡去。

a decade of song

这其实更像是大学里应该有的生活。以前为了打球为了玩游戏为了泡BBS为了陪女朋友为了睡觉为了不知道干什么而发呆的任由时光流逝的那些日子里,我所想要的一种大学生活。又或者这只是生活假象的一种。其实生活只是存在的本身:“That I exist is a perpetual surprise, which is life.”

上周六我过了23岁的生日,这是二十三年来最特别最愉快的一个生日。毕业快一年了,还能和那么多大学里的好友在一起玩乐打闹,实在是痛快。看着ACBP的成员和家属们,想象着4,5年前大家初识的样子,怀念着毕业前Sars肆虐时那段相聚的荏苒光阴,有激动,有不舍,更多的还是觉得不负此生。想到这里我立刻原谅了我以前所挥霍的那些岁月,也许那只是鱼与熊掌的区别,是夏花的两片花瓣,又或是秋叶的两条脉络。

今天和前女友通了电话,差点都听不出她的声音。聊彼此最近的际遇,聊工作,聊以前相处的点滴。她说经历了很多的不顺,她说回到复旦就想哭,她说生活让她慢慢地成长,听得我竟很有些怜惜起来。杜拉斯说十八岁开始苍老,那么在燕曦流连的这四年,我们的青春岁月花样年华,难道只是苍老了四年?

归根结底,还是生活。任外面惊涛骇浪,它只静静流淌。暮春时节,初夏花开,我仿佛看到一个老者,口中吟哦着“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身边是河水清且涟漪。

Tagged with:
Feb 26

发信人: eetime (拈起那朵永不凋零的花), 信区: Memory
标 题: 被遗忘的时光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4年02月26日03:27:31 星期四), 站内信件

周末的时候和朋友在夏朵喝咖啡。二月二日,龙抬头,果然是铺天盖地的雨。

没有蓝山的时候,我总是喜欢Latte的味道。Latte是没有巧克力的摩卡,或者说咖啡比牛奶比奶泡等于1比2比1的意大利咖啡。不加糖的时候,在华丽的外表下面,是烫得透彻心扉的热度,和怎么也掩盖不了的苦。

便如生活。

用小匙的边缘轻轻切割下蓝莓蛋糕的一角,放到嘴里,把小匙搁下。用另一把咖啡匙搅动奶泡和咖啡,再拿出来放在托盘的边缘,端起杯子啜一口,然后捧着发呆。开了半扇的窗子外是淅沥的雨声,音箱里流淌着Variations On The Kanon的旋律,昏黄的灯光下,美人如玉。对于我这个娱乐时间以小时来计算的人来说,这样闲暇的生活像是在犯罪。

当可以肆意挥霍时间的时候,常常抱怨空虚和无聊;而当看一场电影,读一本小说也必须精打细算的时候,便觉得无比的充实。而最大的改变是,为了在有 限的时间里最大限度的享受生活的美好,不得不自动的把种种负面的情绪过滤掉。总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得失之间,平衡得让人心寒。

车停在北区后门的时候,是晚上11:58分。号称12点之后要检查学生证,一样早已不再属于我的东西;这迫使我像灰姑娘一般与时间赛跑。深夜雨幕下的北区是静谧的,只看到路灯的光线在雨丝中穿行。这样的夜里,看着自己的脚尖踢起一点点的涟漪,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回到这里是什么时候了。

在billywei的宿舍里,尝试用他新完工的耳放配合AKG 501来听音;这款来自奥地利的极具古典风范的Hi-End耳机是我仰慕已久的了。当蔡琴《被遗忘的时光》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被音乐还是被器材震撼了。中频之王的嗓音在虚拟的音场里蔓延开来,仿佛包裹在身体的周围,压迫得我无法言语,无法呼吸。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

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缓缓飘落的小雨

不停地打在我窗

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

不时地回想过去//

当心底珍藏的那些记忆涌出的时候,才感触到自己的脆弱。试图去抓住那些回忆,抓到的不过是如梦幻泡影。也许是白日的忙忙碌碌使自己看起来to be positive and strong,只有在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任由思绪徜徉,在那些被遗忘的时光。

Tagged with:
Aug 13

好友名单上所有10.85.46/45/44的ip都消失了。

我知道,那意味着我再也不会回到34,35号楼去上网,再到33号楼去聚会和录音了。

我的小说远远没有写完,21章里面只完成了第一章。我本以为可以在毕业前的最后几天给我熟悉的99EE的id都编写故事,但自从被xiaotiany和billywei深夜的文章打断了思绪,我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毕业了,毕业了。依然趾高气扬的在校园里面走,却忘了这里已经不是属于自己的家园了。不用再去澡塘排队,不用忍受学生餐厅中午的拥挤,不用再去上课自修,还有更早之前就不用体锻敲章,明明是解脱,为何却又如此这般的眷念?

在北区准研究生们的寝室里面坐着,再翻看晚会,毕业典礼还有篮球场K歌的照片,再听一听无数方言汇聚的“99难忘,EE不舍”,再看看brief的《清晨闲逛》,slink的球类系列和dct的《99情人》,那些熟悉的镜头,画面和声音突然就涌了出来,撞击着心头,连同毕业衫上大大小小的签名,把我包裹在一起,沉湎于99EE的回忆,不能自拔。

我怀念在校门前傻傻拍照的时刻,1999年9月15日。在新生报道的拥挤混乱中,我并不知道,四年以后我对当初的记忆会如此亲切。

new student

我怀念第一个在复旦过的圣诞节。dedali,寝室的老大,我们在非常寒冷的那个晚上逛本部那个小小的学生超市。

我怀念国标舞的舞训。那个日文系的女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默契的舞步?

我怀念在凌晨两点的排球场上数星星的时刻。那时候是大一,在排球场上度过大部分的时光,甚至可以感受到球场温度的微妙变化。

我怀念红五月的歌会。那时的我有一头紫红色的头发,在雄浑的《黄河大合唱》的歌声里,我的心随着99EE而跳动。同样的红发,也留在了排球场上……

volleyball club

我怀念十八连的操场。victorh是一排的排长,很男人的大声叫“一二一”。还有王瑛佩从香港跑回来,在我们走正步的严肃关头,隔着铁丝网一脸顽皮的笑。

我怀念各种各样的实验。从普通物理,到模电,到数电,到微机,到通信,到网络……我喜欢白色的面包板,喜欢dounai和billywei的设计,喜欢viper的程序,还有shch插得像艺术品一样的板。

我怀念我的大学老师。具有儒家风范的朱老师,喜欢说“咪咪小”的王老师,让我考了100分的李老师,非常幽默风趣的包老师,对学生关怀备至的蒋老师,还有指导毕设的朱老师……。

我怀念打星际的岁月。2233,7788,你们是否还对我这个总喜欢群殴的5566有记忆?eebb,fire,water,你们三个校队的还愿不愿意来和我单挑?

我怀念唯一输给日本队(2000年,留学生也就是日本队获得冠军)的那次。阴冷的小雨下,第一次担任主力二传的我输了球赛却赢得了爱情――别误会,她可不是日本mm……那场比赛第一局由华丽进攻组成的25:14的胜利,堪称复旦校联赛史上的经典。

我怀念考G考T的日子。暑假在新东方昏睡了40个上午,考前一个月从早到晚的盯着电脑屏幕看机经。gore,没有你的“刺激”,我的GRE成绩不会让我心满意足–尽管没有viper的2400那么好。

我怀念2001年决赛报了小日本一箭之仇的时候。ghostred,你和队友们的信任让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回到最熟悉的位置。jsnwu,shch,brief,adam,还有叶靓,我们一起实现了师兄们流传下来的梦想,让simon高兴的买单请客,让patrick终于觉得老怀大慰。

我怀念写PS写推荐信的日子。tulipbright,没有你的越洋指导,我不会写出让我自己满意的PS。你和singing,让我认识了两个将出现在Stanford的大牛,我以你们为骄傲。lovefaye,在GoAbroad的灌水是那么开心,这个id,你又如何能忍心让它泯灭?

我怀念找工作的日子。唯一参加的面试让我拿到了offer,让我开始了人生里新的挑战和旅程。

我怀念最后的足篮排的比赛。持续很久的99EE的大party,真正把我们融合在一起享受快乐,使得非典的日子里我们有独特的记忆。

我怀念动人的99EE之夜。从未有过的感动被那些简单质朴的表达方式激发,最平实却又最煽情的话语,让无数兄弟姐妹泪如雨下。onesesame的混音和后期制作,persephone的导播,xiaotiany,bakerman,ghostred和brief的主持,functiona和多个单元群体的演唱,kanfy的煽到极点的独白,甚至不用再听录音,我从精华区里就能找出所有的印记。

我怀念隆重的毕业典礼。所有Graduation Ceremony Association的工作人员们,我们永远是最帅的!从筹备到现场演出,我们向全体同学交出了最后一份满意的答卷。王校长演讲词中的“99难忘,EE不舍”,给予了所有人一个巨大的惊喜。

我怀念充满创意的晚会。徐导,你tmd的真是太酷了!zex,你的演技实在太出色了!永邦,还有那些伴舞们,你们简直可以用超级无敌赞来形容的!colder和ex或深情或调侃的表述,让一贯大大咧咧的gore当场痛哭并编造了新的帅的理由;还有波动拳,肚皮舞和水晶之恋,模仿秀也是超级无敌的。唱《相亲相爱》时全场哭成一片,那些最高最壮最威武最嘻嘻哈哈的男生哭得最是伤心。

99ee party

我怀念规模宏大的散伙饭。ACBP被关在了小包间里面,是不是这样,我们的眼泪可以让更少的人看到?我们端着酒杯四处敬酒,看到美女热情拥抱,哭着照相笑着告别……握一握手,道一声珍重,我们永远是朋友。

我怀念最后自发的歌唱会。functiona和xiaotiany的guitar,伴随着我们走过大学四年最后一个聚散依依的晚上。当最后一首《朋友》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我们手牵手肩并肩,自发的围成了一个狂大无比的圈子,声嘶力竭的唱出所有的不舍。我们欢呼着雀跃着流泪着拥抱到一起,在星光下高呼“99难忘,EE不舍”,这谢幕的演出,从此,便深藏在记忆里。

回忆的回忆,怀念的怀念。

我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为了不同的目的走到一起。然后,到了分别的时候,才那么真切的感到了久久依依。

我一个朋友也没去送,是因为我不敢。我害怕那种离别的感觉,害怕从此之后就天各一方。虽然我明白,失去,总是需要勇敢面对的。但是,这一次我们的失去,不仅仅是朋友,还是我们一生中最可宝贵的四载青春岁月。

毕业了,我不再属于这里。我会继续骄傲的前行,把伤痛和离情深埋,因为我相信我们都有辉煌灿烂的明天。我会把99EE的一切铭刻在心底,溶入于血脉,让这份情感在岁月的尘封中历久弥新。

永远眷念,久久依依。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