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30

上次转学到凯恩斯去船潜+考证,结果晕船,四潜只下去了第一次,OW的考证就拖了下来。上周末到千岛湖总算完成了心愿,比较顺利地完成了OW的所有科目,就等着领证啦。

第一潜,8月28日上午10:14, 平均水温29度,持续时间22分钟,最深7米,做了面镜排水和安全停留。

第二潜,8月28日上午11:03,平均水温25度,持续时间35分钟,最深9.6米。这个季节千岛湖的水在7米以下就感觉到凉意了。安全停留时玩了玩象拔,好东西啊,用它做停留简直太轻松了,但“放象拔”是个技术活,放得不好就飞上去了,所以教练暂时也没教我。这次上浮之后感觉很吃力,主要是在水中打脚蹼时动作太大,过于消耗体力。此外第二次下水,气就不大够了,顺便做了共生呼吸的科目。

第三潜,8月28日下午14:56,水温31度,持续时间31分钟,最深5.4米。这是一个额外的科目,洞穴潜水,超过OW的范围了,但教练守着咱不怕。洞穴其实是一个涵洞,连接千岛湖和水库,洞顶离水面2.9米左右,高度不到2米,长度差不多21米。在洞穴里潜水是很奇特的体验,在洞中还是有点害怕的,四周除了潜水手电的光之外没有任何的光线,对有幽闭症的人来说肯定很可怕。

第四潜,8月29日上午9:55,水温28度,持续时间30分钟,最深7.4米,这个时候在水中跟随教练就比较轻松了,中性浮力控制得不错,脚蹼也打得很轻松。在水面做了BCD的拆卸和穿着。

【花絮】玩三国杀的时候,当主公,误判忠臣,被迫跳湖自尽,惭愧哪。

考试的环境,和千岛湖连通的一个小水库

传说中的象拔……

手持鱼枪。教练打上来一条白水鱼,真好吃

准备入水

标准的跨步入水动作

Tagged with:
Oct 09

日期:2009年9月25日
时间:凯恩斯当地时间下午14点36分开始
水温:25摄氏度
持续时间:27分钟
最深:10.2米

在去凯恩斯之前研究了当地的很多潜水课程,最后选了Prodive的三天两夜船潜,地点是外堡礁的珊瑚海。在国内学完了泳池课和理论课,考完试,拿到了所需要的referral表格等材料,在凯恩斯的医院完成了澳洲要求的AS4005体检,然后一大清早被接上了船驶往大堡礁。

潜水船是30人左右的规模,有10多间双人舱,条件还算不错。除了我和老婆两人,其余基本上都是欧美游客,其中有俄罗斯的一大家子老老少少不少人。教练做briefing的时候我才发现需要考证的就几个人,其它的要不是不下海的,要不就是已经拿证了。

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对晕船的反应这么大。一开始风平浪静还好,后来在大洋上就觉得天旋地转,不停呕吐。影响潜水的最大问题不是晕船,而是因为呕吐之后无法进食,我担心热量不够而不敢贸然下海。上午的时候有第一次下海浮潜体验的机会,挣扎着下水,第一次漂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感觉很奇特,水温对我而言偏冷了点,那些欧洲人则觉得正好。

大堡礁毫无疑问是以其良好的水质、五色斑斓的珊瑚和丰富多彩的海洋生物而著名,历来被认为是潜水天堂。虽然只是浮潜,但是在阳光下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下方巨大的珊瑚山和各式鱼类,极其壮观。

浮潜了大概半个小时我觉得太冷就回船上了,躺在甲板上一动不动晒太阳。接下来大家陆陆续续回船上,上下船都需要签字。然后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教练召唤开始四节Open Water课程的第一节,我实在无法支持,逃课了。中午吃饭的时候Julian做了很多菜,但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只是勉强吃了点巧克力和香蕉。

下午两点教练第二次召集,这次我觉得体力恢复了点,不敢错过,费了九牛二五之力套上潜水服、检查了装备、背上了空气瓶,站在船舷旁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把以前教练教的下水方式忘得一干二净。深呼吸了几次觉得头脑开始运转了,按住面罩和调节器,跨越式入水。

船潜的时候船是下了锚的,我们依次排开,先后随着教练沿着下锚的粗绳索前往铺满白色细沙的海底。说也奇怪,真的到了水下反而冷静了,每隔一米就做一次耳压平衡。在5、6米处觉得耳压突然增大,单单依靠按住鼻子鼓气已经不够了,于是配合以吞咽口水和摇摆下巴,适应了几下好了,接下来就一帆风顺。在静谧的海底,感受平稳缓慢的呼吸和心跳,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教练先是做手势指挥大家跟随漫游,在高大而色彩缤纷的珊瑚山中和无数鱼类、海龟同游的经历是永生难忘的。这样的美景在任何水族馆都无法看到,而图片上的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在海中潜水要保持舒缓的节奏,主要靠大腿摆动带动整条腿打水,脚蹼不是啥名牌货,比我训练时的四线金刚差多了,但也够用。

然后是静止悬浮,接下来继续下潜,到10m深的海底,跪在细沙上进行下面的课程。由于我是补第一节课,所以这些更换呼吸管之类的科目都不用做,其实在游泳池里已经烂熟于心了,只是在助教指导下进行了面镜排水的练习。最后是上浮,最重要的是保持缓慢的上升速度,我没有忘记测试潜水电脑,果然一切参数显示得清清楚楚,我喜欢这块Tusa叫做Zen(禅)的东东。浮到海面,一切顺利,然后转过身子换成仰泳姿式回到船边。

但上船的时候我又觉得头晕眼花了。当晚的潜水我没参加(也没资格,要等到拿完证才能夜潜),百无聊赖在船舱里躺着,祈祷第二天能恢复。但不幸的是,第二天一觉起来,一点好转也没有,我继续错过第三第四次课,听到外面拿证兴高采烈的欢呼,十分沮丧。

因为实在无法坚持,本来三天两晚的浪漫船潜在第二天中午提前结束,四节公开海域课程也只完成了第一节。还好PADI课程在全球都可以继续。我设想中的海上日出、十一次潜水(含夜潜)、大洋上的星空,都只能提早说再见了。Prodive安排了救生艇把我们送到另一艘返航的潜水船上,带回陆地……

人生就像一张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Tagged with:
Aug 22

上周末去了吴淞的海军训练游泳池,稍稍地特殊了一把,享受了一次包场。潜水员们和我的教练很熟,也聊聊装备啥的,相对来说,现代休闲潜水用的装备比部队普通训练用的好,但用途不完全一样。

最深的地方有3.5m,一下子感觉到水压的急剧增加,因为从0m到10m这个距离,水压增加到两个大气压,相当于增长100%,所以感觉是特别明显的。试了试潜水电脑,还没到需要安全停留和计算余氮量(RN)的程度,主要测试了背光模式下的水下读数。感觉持续下来呼吸的压缩空气还是太干了,还是靠在水底拿掉调节器二级头然后吸水漱口。过于耗气的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暂时的目标就是能在水下待个30分钟就差不多了。

在一家小饭馆里考了笔试,50道题错了6、7道,算过关了,也拿到了教练签发的PADI转学表。前前后后在水里学了10多个小时,看完了两张教学DVD和一本教材,初步有了一点潜水的感觉。暂时打消了购买潜水摄影器材的打算,一来是因为适合单反的买不起,卡片机加防水壳又不喜欢;二来是中性浮力掌握的还不够好,需要多多练习。

Tagged with:
Aug 10

上周完成了最后一课,主要的科目是水下拆卸配重、水下穿脱BCD、水面拆卸配重、水面穿脱BCD、抽筋解脱、疲惫潜水员的拖带。

潜水时的抽筋比游泳时的要好处理一点,毕竟空气瓶可以解决呼吸的问题,而潜水衣、BCD和气瓶自身的浮力可以帮助漂浮。要是游泳抽筋就麻烦多了,曾经遇到过一两次,印象深刻。疲惫潜水员的拖带比较好玩,希望以后我不要被人这么拖着或者推着在海面上晃……

到此为止PADI OW的平静水域课程就全完成了,这周末争取到吴淞海军的训练游泳池去玩一玩,据说那里设施相当不错。剩下的四次开放水域课程就要在凯恩斯继续了。

乔安娜同学觉得潜水是件烧钱的事,其实这和玩音响一样,烧得起的上百万的线材也买,烧不起的随便玩点也挺好,各有各的玩法。中国的大部分海域都不很适合潜水,这项运动尚算比较小众,导致大部分潜水器材在中国大陆都没有直接的经销商(都在香港和台湾),也没有发烧友们像讨论摄影器材那样做评测或者争论好坏。但是比较常见的器材配置并不贵,一般像咱们这种初级爱好者需要购买的器材包括潜水电脑、湿式潜水服、面镜、呼吸管、潜水靴、脚蹼,其它的像BCD、气瓶等等都在潜水地直接租赁就可以了。

在比较了Galileo Terra、Aladin Prime、Suunto D6和Tusa IQ900之后,我还是选择了价廉物美的IQ900,它平时作为手表戴戴也可以,功能方面对于OW和AOW也够用了,再要更高档的就是给技术潜水的玩家准备的了。此外买了两套Scubapro的Marin Mask面镜和Laguna干式呼吸管,在我教练那里拿货的折扣比淘宝上便宜多了(在淘宝上潜水装备竞争太不激烈了!)。暂时没买潜水服,下次去东南亚之前再买,当地适合的应该是3mm厚度的。

Tagged with:
Jul 31

昨天潜水的时候准备充分,除了吃了一堆高热量的东东,还备好了额外的食物和饮料。训练所在的泳池由于是半地下的,上面是玻璃顶,所以空气流通是个问题,我想这也加大了肺部和脑部的负担。

这次训练的内容主要包括,中性浮力、使用同伴的备用调节器呼吸、共生呼吸、紧急游泳上浮、紧急浮力上浮。按照PADI的教程,游泳池课上的上浮训练是靠水平模拟的,比真实情况下的9米上浮要难一点,因为在真正的上浮过程中肺部所含的空气会因为压力减小而膨胀,这样吐气的时候会感觉更轻松一点。

此外着重练习的就是使用脚蹼,一上来就是500米面镜+呼吸管+脚蹼游泳。这次换了分叉式脚蹼,果然在水下踢得更为轻松,相应的速度就比用刀片式慢了不少。据磨房里高手们讨论,平静水域的水下更适合分叉式,而顶流的情况及在海面上需要游泳时刀片式可以提供更大的动力。下次还是回复到三线的Mares去好好锻炼了。

在这次课上是第一次全副武装水下潜泳!经过前面几个小时的学习积累,总算可以完成整套的穿戴装备、下潜、池底10公分中性浮力潜水、上浮等科目,基本上自我感觉可以尝试开放水域了。但教练看着我的SPG大摇其头,因为我实在太耗气了。上课前压力表150bar左右,等上完课已经只有30bar左右了,耗气量大概是教练的4倍!按照目前的水平,估算在10米深度一支气我最多只能待30分钟,而教练至少是两个小时,这差别也太惊人了。不过想想海军这家伙可以skin dive(不穿潜水服、不带气瓶)到15米水下,我只能望洋兴叹。

好好练习呼吸、好好练习脚蹼踢法,这就是我未来一段时间的重点了。

Tagged with:
Jul 25

昨天的潜水绝对是刻骨铭心的!因为之前只吃了一块面包,结果在2个多小时的课程之后,突然低血糖症状发作,包括全身麻痹、眩晕、饥饿感等等,觉得身上本来凹凸有致略有点紧但是很舒服的潜水衣变得无比紧绷,全身皮肤都有刺痛感,急忙给教练做了有问题和紧急上浮的手势,卸下配重带,趴在泳池边一动不动。教练被我吓坏了,他第一次看到学员出现这种症状,我的舌头也僵硬了,含糊不清地让他帮忙拆下BCD,拉开潜水衣,然后把我拎到岸上躺着。

后来另外的学员,一个北京来的兄弟帮我买了面包和水,泳池的阿姨帮我调了一杯蜂蜜,我才好了一点。中间在淋浴间冲水都是蹲在地上冲的,因为站起来头晕。晚上教练还要带几个学员去千岛湖考试,走之前反复询问我要不要直接打车送我回家或者去医院,我估摸着自己能行就谢绝了。在躺椅上慢慢吃东西、喝水、躺着休息,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大致能够正常走路,于是去巧克力店买了比利时Leonidas 72%浓度的黑巧克力,又买了蜂蜜柚子茶喝了,终于大致恢复过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游泳池,有教练、有半专业的医护人员在场,至少以后无论何时我都不会对自己的身体和体能状况掉以轻心了。有感于险些休克的经历,和老婆还有一帮朋友去看了晚上10点40分的麦兜响当当,体验着平淡而美好的日常生活。

【百度知道低血糖症状】低血糖分为两种类型:(1)肾上腺素能症状包括出汗,神经质,颤抖,无力,心悸,饥饿感,归因于交感神经活动增强和肾上腺素释放增多(可发生于肾上腺切除病人).(2)中枢神经系统的表现包括意识混乱,行为异常(可误认为酒醉),视力障碍,木僵,昏迷和癫痫.低血糖昏迷常有体温降低.引起交感神经症状的血糖降低速率较引起中枢神经症状的为快,但低血糖程度轻,无论哪一种类型,血糖水平都有明显个体差异.

言归正传复习一下当天所学。主要是水面呼吸管呼吸、呼吸管排水、戴着脚蹼练习打水(400米)、呼吸管和调节器互换、跨步式入水、背滚式入水、穿着水肺潜水装备在水面游泳、下潜、耳压平衡、蛙鞋旋轴、中性浮力。出问题的时候就是在做中性浮力训练时体力耗尽。

对初学者比较有难度的几个地方:

1. 脚蹼的使用不习惯。我先后用了Mares的两种脚蹼,1600多的和700多的,果然价格贵的就是好,因为特别轻,很好控制,打水也不费力。在练习的前100米我打水打得东倒西歪,膝盖也总是情不自禁弯曲,教练看得直摇头。到最后100米的时候总算是有模有样了,向后旋转站立也做得不错。

2. 跨步式入水。右脚背一定要翘起,大步跨出;左腿一定要保持直立,顺势翻转脚背入水。这样才能让两只脚蹼一正一反增加接触水的面积,使得可以平稳直立入水。

3. 耳压平衡。本身这个动作一点儿也不难,就是新手容易忘掉。一般要求是每下潜一米就要做一次,多做做也没坏处。忘记做的后果非常严重,曾有人在国外学没有听懂教练教的,结果耳朵痛了一天。

4. 中性浮力。在不依靠BCD充排气的情况下,纯粹靠呼吸保持身体在水中的静态平衡。需要把握住的是呼气和吸气对浮力的影响有滞后性,所以节奏控制极为重要。我本来正有点感觉的时候,大事不妙了……下回还得补课,唉。

潜水是很有趣的事,但看着录像里那些潜水员自由自在的时候,我们要认识到他们都经过了专业的训练、有合适的装备、潜水时身体状态良好、始终遵循水下活动的规则。

Tagged with:
Jul 21

说起来为什么要潜水?这是一个很长久的问题了,从N年前去三亚被亚龙湾和蜈支洲岛的风浪打消潜水可能至今,这个梦想或者是怨念就一直存在着。然后在做今年10月的旅游计划时,被希腊冷漠的30万个人旅游签证保证金需求和土耳其无情的只接受团签的现实击败了,改道澳大利亚,然后再考虑到凯恩斯大堡礁这个潜水圣地的名气,觉得不好好地爽一把Scuba潜水怎么对得起那么昂贵的机票和酒店费用,于是决定学习潜水。

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其实有更好的选择,比如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地学潜水并且拿到PADI OW的证书只要1500-2000不等,同等情况下国内从3800-5500不等,而直接在澳大利亚学都比国内便宜。但我没时间在大堡礁上5天的潜水课程(选择怎样的潜水方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会详写在澳大利亚游记中),只能采取折衷的方案,在国内上泳池+理论课,然后出具转学表到大堡礁的船上继续学。

在上海有多家PADI认证的机构,泳池+理论课从2800到3500不等,我打过一圈电话咨询,参考了网上的评论,最后选择了unscuba的海军,今天第一次上课,感觉教练非常不错,果然是当过三年工程潜水兵的牛人啊。

为了养成良好的习惯,要坚持写潜水员日志,就从今天开始吧~~

练习场地:游泳馆,专业一点的叫法是Confined Water,平静水域。
练习时间:2个半小时

首先练习的是装备的组装。第一堂课没有使用呼吸管和脚蹼,主要使用的装备包括是湿式潜水衣、面镜(Mask)、夹克式BCD (Buoyancy Control Device浮力控制装置)、调节器、YOKE式气瓶、潜水靴等。BCD组装顺序大致是:

1. 浸湿BCD,便于气瓶的卡带可以很紧密地扣紧。
2. 右手逆时针方向微微打开气瓶阀门闻闻空气是否有异味。站立在气瓶嘴的反方向,把BCD的绑带套好气瓶,拉紧,反扣。
3. 右手拿住调节器的呼吸管,左手拿住气压表带和低压管,这是调节器的安装方向。
4. 拿下防尘罩,把调节器的一级头和气瓶接口(先检查接口的气密垫圈是否完好)对接。一级头的作用是把高压空气(一般200bar)转化为中等压力空气。
5. 把低压喉管BCD的充气头连接,浮力调整就是靠充入和排放压缩空气来实现的,包括正浮力、负浮力和中性浮力。
6. 把气压表带和低压管绑定到左肩肩带上。
7. 左手握住气压表拿到BCD前方,打开气瓶阀门到底然后回拧半圈,气压表应该显示当前的气压读数。测试充气和泄气开关。

在组装之前已经穿好潜水服和靴子了,说实话有点不习惯,穿了好半天。等BCD一堆东西组装好之后就扣上负重带,要确保负重带平衡在腰部绑紧,并且在穿BCD的时候不能挡住脱卸的搭扣,便于在紧急情况下快速丢弃负重带。

穿BCD的正确做法是先把左肩带放松,然后半蹲让右手先进去,左手屈肘穿入,然后拉好两边肩带起立。气瓶真是沉啊!拉紧肩带、扣好腰带、再扣胸带,和登山包的背负类似。把备用的一级头呼吸管卡入右肩的搭扣上,要求是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快速方便地拉出来救急(貌似通常是潜伴抹脖子的时候……)。

带上面镜之前要除雾,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吐口水抹一抹然后用清水涮一下。戴上面镜,注意不要压到头发,否则密封性不好。鼻子吸一口气要能感觉面镜紧密贴合脸部。为了安全性考虑,我还得专门去买一副不同近视度数的面镜。

下潜前潜伴之间一定要互相检查气瓶、背负、低压管等,一切ok了就可以打手势下潜了。按照PADI的潜伴制度(Buddy System),在平静水域先入水的潜水员要先充气给BCD变成正浮力以等待潜伴,而教练说在水流比较急的地方则是两人同步下潜,直接变成负浮力。

今天在水里学习的动作包括面镜呼吸、无面镜呼吸、面镜排水、调节器排水、调节器寻回的两种方式、呼吸管漏气呼吸等,我觉得教练教得很清楚,我学得也挺快。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面镜排水时要先扣回面镜再停止鼻子呼气排水,头部保持微微上扬。而只要呼吸器不在口中,就需要一直小口吐气,以避免肺部过度扩张。因为在深水里都是靠二级头来供给和周围环境水压等同压力的空气,来保证肺部压力的平衡,如果是憋气的话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训练完之后装备的脱卸也有固定的套路:脱掉负重带、脱出BCD、关闭气阀、泄气、脱离低压喉管、脱离调节器、用气瓶给防尘盖吹气除水然后盖紧气瓶接口、拆下气瓶横置,当然也不要忘了用清水对器材进行清洁保养,尤其是以后在海边。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