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2

这是第二次异地验车了。基本流程如下:

1. 凭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交强险保单等到原注册地办理委托验车单,要把罚单都清掉(这次总共交了大概3500的罚单)。对于扣分的项目,必须附加驾驶证并且本人到场签字,我实在回不去,拜托姐夫搞定了。上海本地的罚单用牡丹畅通卡交掉。
2. 到上海随便哪个验车场(我去的是第21验车场,就是116114那个),需要带的材料是委托书、有效期内的交强险副本、行驶证和身份证。
3. 到窗口交材料,他们会检查是否已经交清了罚单,一切ok的话就可以进车场排队了。
4. 这次运气很好,一次通过,没有任何毛病。车出场之后验车员开到拍照地点,把三角标志拿出来摆在右大灯前方拍照(完全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5. 到大厅缴费,验车费200(比两年前验车费80涨了很多),领回证件走人。

上海的流程还是比较规范的,不需要靠什么中介黄牛之类的。

Tagged with:
Jun 28

带身份证(及复印件)和驾驶证就行了,切记上网先查有无跟随驾驶证的违章记录,需要先处理掉。但是像我这么悲催的有记录但是没有登入公开网络的估计比较少见吧?导致我从闵行赶到虹口去处理……

基本步骤是:

1. 到交警总队(沁春路)或者各个交警支队办理,可以跨区办理。去之前查查办公时间。
2. 以沁春路为例,先到12号楼1楼交25元拍照,然后过半分钟就可以拿照片了。同时工作人员会给予机打的“驾驶证申领表”
3. 去体检区检查,交验身份证和驾照,缴费60元,领取“体检表”格2张(1大1小)。
4. 填写2张体检表,将数码照片剪开贴到两张表上,不清楚尺寸的问工作人员。今天是工作人员主动帮我剪开贴上去的。
5.按步骤体检,先血压、身高,再视力、色盲,最后听力(声音很小,记得先关门)。工作人员给体检表敲章并收走小的那份。
6. 去8号楼1楼左侧的预检柜台对所有材料进行检查,包括大“体检表”、“驾驶证申领表”及表上签名、剩余的照片、身份证复印件(没带到隔壁楼1元钱复印)、身份证原件、驾驶证原件,如果没有违章或者别的什么问题的话,发叫号单,到2楼等待受理。今天我排了1个多小时队,有150个人在我前面。后来到虹口分分钟搞定。
7. 如果所有资料都合格,大概等十几分钟就好了,交工本费10元,走人。

一共费用是25+60+10=95元,另外沁春路的还要收停车费5元。吐槽一下,虽然钱都不多,我总觉得是个巨大的黑洞,那种照片哪需要25元钱哪……

下次换证要到2022年啦。

Tagged with:
Nov 13

47000多公里,四个轮子都被扎过几次,全尺寸备胎也用上了。今天洗车发现右后轮侧面有一小块地方已经快露出钢圈了,要是跑高速爆胎就可怕了,遂下定决心换胎(本来要等50000公里的)。

家附近正好有米其林指定经销商,现场考察比较之后换了205/55R16 91V ENERGY MXV8 MO,这也是奔驰C的原配胎。为了好看另外配了4个全钢的气门。做了动平衡,试了几公里车感觉很不错,测试60KM/H跑100米没有跑偏。对比了一下该店的保养表,发现4S贵了差不多一倍。和店主交流了外牌、罚单、保险等诸多事宜,了解了不少关于轮胎的知识,很有意思。

Tagged with:
Sep 17

这玩意儿内置锂电,可以通过车充和USB来充电,可以录影、录音、拍照(需要储存在SD卡上),支持移动侦测。这年头,我等草民时时刻刻要准备好证据防身哪~

正面,镜头和一排红外灯

录影模式,LCD可翻转

已经安装到了车上,一段测试视频(声音被抹去了)如下:

Tagged with:
Apr 30

1. 药家鑫本人及很多评论所反映出来的人的素质,其道德水准已经低于法律底线。见死不救就已经有悖伦理,何况在死者求饶的情况下连捅八刀?

2. 死刑量刑适当,非受害人家属没有说“宽恕”的资格。而且,就算是受害人家属主动宽恕,也仅能作为法院量刑依据,而检方应该坚持立场。

3. 判决民事赔偿部分仅4万多元,太轻。这部分的判决一直是国内判罚的污点,导致不少伤残死亡事故由肇事者花钱消灾(否则受害人经常面临人财两空的困境),比如已经淡出人们视线的杭州七十码、李刚儿子等案。我觉得完全可以统一标准,随便举个例子,如果致人死亡的话,100%的责任应该在民事部分赔偿如下:如果死者过去三年有工作,按照其年平均收入 × (60 – 当前年龄)。同时设置年平均收入上下限,比如下限是当地最低工资,上限是当地最低工资的10倍。张妙应该是26岁,假设她过去三年平均月工资1000元,符合当地最低工资要求,那么至少药家应该赔偿1000 × 12 × (60 – 26)= 408000元。此外家属为此案的额外付出(医药、误工、交通、住宿、餐饮等)和诉讼费用由被告方承担。如果被告以家贫为由说付不出,则按照银行贷款利率分30年偿还。如果是双方各承担责任,则按照百分比来计算。

为了避免僵化的公式对于50多岁人的不公,可以另外设置系数。对于未成年人、超过60岁的老人等等情况,可以有另行的规定。无论如何,4万多买断一条生命,这个代价太轻太轻。

4. 如果此案不是在网络上引发极大关注、如果不是药家没有特殊的背景,此案可能是另外一个结果。在西安中级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时,法庭曾向现场的500名旁听人员(其中400人是药的同学),每人发放一份“旁听人员旁听案件反馈意见表”,问卷上除了庭审的合议庭成员名单,还有两个问题:您认为对药家鑫应处以何种刑罚?您对旁听案件庭审情况的具体做法和建议?这是滑天下之大稽的审理方式,已经不足以用无耻来形容了。

5. 此案也反映了我们人民陪审员制度的畸形。我国的人民陪审员由基层推举、法院审查、人大任命,相对固定。这势必造成人民陪审员的“专业化”,使控诉双方贿赂陪审员有了明确的目标。而美英法系陪审员由法院在辖区选民名单随机抽200多名陪审员,供控辩双方挑选出公正的陪审员。在挑选过程中,控辩双方各有20次否决权,否决一名陪审员不需讲出任何理由。陪审员履行的是“公民义务”(civic duty),参加陪审团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因此,在英美法系中,对陪审员贿赂根本不可能,因为这么多选民,你事先根本不知道会挑选到谁,除非你有足够的钱,贿赂所有选民。(本段内容摘自《从法院成被告看中国陪审员制度的缺陷》一文)

在本案中,为什么是400个药的同学,而不是张妙的400个同事、同乡来站在旁听席上呢?就因为西安音乐学院有主场优势吗?

6. 交通案的审理应该一视同仁,之所以很多司机有“撞伤不如撞死”的错误想法,就在于法律的含糊和不公。如果是行人创红灯、冲入高速公路、或者是骑自行车上机动车道而导致被撞死亡的,应该是自己承担全责。而目前的规定是,“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毫无疑问,总有一堆道德偏执狂会跳出来说,为什么不保护弱者?可问题是,那所谓的“弱者”自己都不把自己的生命、家人的幸福放在心上,为何要别人来承担baby-sitter的责任?我在杭州亲身经历的,助动车以飞一样的速度撞到朋友的车身侧面,警方出面后说,如果判对方全责的话他反正也赔不起,不如你承担全责有保险公司赔。这就是咱们的法律法规,可以随意解释有商有量的。

7. 法院判决提及“自首”缺乏依据。药家鑫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刺了八刀致其死亡,驾车逃逸至郭杜十字路口时再次撞伤行人,被附近群众抓获,后被公安机关释放。我觉得非常搞笑的是,捅了八刀之后药家鑫身上没有血迹?周围没有旁观者?警方就这么放人了?如果药家鑫是在河北撞的李刚的儿子,估计直接在局子里就喝水死、洗脸死或者躲猫猫死了吧?

药家鑫不死,民愤不平,法律蒙羞。而药家鑫就算死了(现在还很难说),从此案反映出来的执法水平、审判水平、民智等等,也同样让人堪忧。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Mar 27

我的第一辆车是我爸借我的Fiesta嘉年华,1.3L的排量,手动档,开了1年半差不多28000公里的样子。虽然车小,内饰也粗糙,但开着挺不错。直到08年5月换了车,完成了一次全车保养才还给我爸。

换车之前的看车选车是种略带痛苦的乐趣,因为太贵的车显然买不起,所以连看的欲望都没有。一开始关注的就三款车是马3(当时只有三厢的)、Focus S和荣威550(还是概念车版,叫W2,和后来的量产车内饰完全不一样),还写了很详细的心路历程。当时看着马6轿跑眼馋,但超过预算,直到后来卖了在浦东的小房子(摒到现在卖可以多卖180万!泪奔!吐血!),又遇到汶川地震,决定有钱还是花掉比较靠谱,所以直接上马6轿跑2.3AT了。

到现在开了40000公里,差不多和赤道长度一样。运气比较好,没有出过事儿,只是偶然几次粗心在陌生环境下有轻微剐蹭。现在可以谈谈综合的体会了。

先说缺点吧:

1. 点烟器插口过于敏感,只要带电状况下插入经常容易烧保险。后来发现这是这款车的通病,买了个1拖2再加USB接口的转换器一直插在点烟器插口上,这下随便用了。
2. 大灯不是随动转向设计,在晚上高速转弯时视野受限。
3. 侧面后视镜没有除雾功能,在雨天比较讨厌。
4. 动力一般,120KM的最大功率、204的最大扭矩、4000转才能达到最大扭矩转速,并不是啥猛车。

然后是优点,这个不少: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Dec 30

2009年,15000公里多一点,花费8200多。
2010年,13300公里多一点,花费9200多。

都是97号油。

Tagged with:
Jul 30

今天下班后,像往常一样从鲁迅公园门口开车回家,开出没几米就感觉方向盘自动向左倾,意识到不妙赶紧靠边停在四川北路上。打开双跳灯下车检查,果然是左前轮漏气了。

先后采取了下面的措施:

1. 查看备胎和千斤顶,备胎没问题,千斤顶没有,大汗。但有车载充气泵,花了5分钟把胎压恢复到2.5。
2. 打电话给4S店,工人已经下班,值班人员建议拖车。
3. 打电话给人保,说我的保险不包含紧急救援,建议拖车。
4. 打电话给几个朋友帮忙查附近可能的修车地点和拖车公司电话,先后找到安畅和一家小公司。安畅报价100,小公司报价200。
5. 本想叫安畅的维修车过来直接换胎,接线员说全上海只有一辆车有工具,但可以用同样的价格让拖车拖到最近的修车点。
6. 以上过程中先后拦下包括大众和强生在内的六辆出租车,说付费让他们帮忙换一下胎(主要是借千斤顶),价格从20升到50元,没有一个司机愿意,以各种借口离开。后来牵引车的师傅说出租车司机不愿意接这种卑微的“体力活”。再汗。

第一次开车上拖车的车厢,略紧张。

后来拖到花园路路口的一家小店,检查后发现有一个小的漏气眼,从轮毂上拆下来才发现是以前补过的地方受高温影响脱胶了。于是重新换热胶补胎,搞定。

得到的教训包括:

1. 可以办一张和汽车服务有关的联名信用卡,有紧急救援服务。
2. 办车险时询问紧急救援的条款和价格,考虑加到保险中。
3. 米其林等轮胎有丰富的免费救援选项。
4. 车上要有千斤顶(哎),车载充气泵也是必备的,至少可以应急。
5. 注意留意常去地方附近的补胎点,很多洗车店都有这样的服务,问店主要个电话。
6. 补胎有冷胶、热胶、打钉等多种办法,我以前不知道,很多维修店都是图便宜和省事用冷胶补的,导致在高温下容易脱胶。热胶用高质量的胶片贴上去,再用烙铁加热让胶溶入轮胎,这样要靠谱很多。
7. 补完后前胎应该换到后胎,并且做动态平衡。这样减少以后轮胎再出事的风险。

吃一堑长一智,自己引以为戒,也希望对别人有所帮助。

Tagged with:
Mar 22

突发奇想要算一下自己开车的每公里成本。抛开汽车折旧费用不算,计算方法如下:

1. 每年保险费用4000元左右,对应行驶里程15000公里,每公里单价0.267元
2. 每10公里油耗1L(根据近两年历史记录,综合油耗是每百公里9.7L,可以精确到每L每公里),按目前97号油单价7.03计算,每公里单价0.703元
3. 每次保养差不多450元,对应行驶里程5000公里,每公里单价0.09元
4. 每次洗车卡200元,差不多用3个月,包含16次洗车和2次打蜡,对应行驶里程3600公里,每公里单价0.056元
5. 停车费每个月500元,包含了在公司的停车和小区车库的使用费,对应行驶里程1200公里,每公里单价0.417元

综上所述,每公里总成本1.53元。在上海停车真是贵啊。:(

同时也说明洗车打蜡的成本其实是很低的,某些不爱汽车干净的同学可以改变习惯了。此外,干净光滑的车身可以减小风阻,进而减少油耗,所以是很划算的。

Tagged with:
Nov 08

《财经》经常有些不错的文章,比如这篇钓鱼变形记

这次事件最终在网络的力量下(比如躲猫猫、邓玉娇等案)得以部分真相大白,以浦东区政府道歉告一段落。至于再之后的清理整顿之类的,我依然不报太大希望。到目前为止反映了好几个问题:

1. 黑车严重。除了南汇、闵行等区之外,繁华的陆家嘴正大广场附近长久以来一直有黑车,司机拒载、不打表、套牌、伪造发票,而且许多司机长得就很黑很社会的diao样。

2. 为什么黑车严重?司机要谋生,部分乘客要贪便宜,更多的还是交通不够便利。最近帮人看房,外环外鸟不生蛋的地方要卖1万8朝上,附近都是工地,这种地方除非你买车,否则只能靠黑车了。在这点上交通部门在某种程度上不作为。但他们不作为,老百姓又能怎么样呢?

3. 出租车行业垄断。摘取钓鱼一文的原文,在上海,正规出租车约4.7万辆,牌照绝大部分掌握在大众、强生、锦江、巴士和海博五大出租车公司。这些公司的牌照,主要也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通过一定的行政方式从政府购得。近十几年来,上海罕有发放新的出租车牌照,理由是现有出租车数量“既满足了城市交通的实际需要,又保证了全行业的有序运营”。这其实就是明目张胆的垄断。如果说部分黑车党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嫌疑,那么这些白社会就是合法的敲诈勒索,对象第一是辛辛苦苦的出租车司机,第二是普通老百姓。所谓油价补贴、所谓管理费、所谓行业的有序运营,全都牵涉到合法垄断的背后血淋淋的利益纠葛。我喜欢在坐车时和司机聊天,提到管理费时都说,管个屁,全养一帮坐办公室的废物了。

假如我们面对中石油中石化的垄断,有国家大义曰能源安全(但奇怪,外国投资者可以低价购买股份,比如当年的巴菲特,然后在国内狂圈血汗钱);假如我们面对中移动中联通中电信的垄断,有国家大义曰信息安全;那么一个出租车行业,我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来拒绝开放?如果是说交通安全的话,民营的市内巴士、长途车到处都有了,连航空公司都能民营(虽然也很惨淡,有些投降了,坚强活着的春秋快被逼的卖站票了),何况出租车乎?

4. 执法部门知法犯法(或者不知法也不一定),加上利益链衍生到钓钩和钓头,再返回来孝敬某些执法人员,完整的黑网就此撒下。

所以说钓鱼一词也有不准确的地方。演化到今天,简直是网鱼或者用高压电打鱼了。有句话许久以前就有,“哀民生之多艰”,此话应该写成条幅挂在每个为官者的案头。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