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2

因着Gore回来,3013寝室在毕业三年后重聚首。这家伙号称已经去了28个国家了,还拿到了MIT的全奖,真是qinshou啊……

Tagged with:
Aug 13

好友名单上所有10.85.46/45/44的ip都消失了。

我知道,那意味着我再也不会回到34,35号楼去上网,再到33号楼去聚会和录音了。

我的小说远远没有写完,21章里面只完成了第一章。我本以为可以在毕业前的最后几天给我熟悉的99EE的id都编写故事,但自从被xiaotiany和billywei深夜的文章打断了思绪,我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毕业了,毕业了。依然趾高气扬的在校园里面走,却忘了这里已经不是属于自己的家园了。不用再去澡塘排队,不用忍受学生餐厅中午的拥挤,不用再去上课自修,还有更早之前就不用体锻敲章,明明是解脱,为何却又如此这般的眷念?

在北区准研究生们的寝室里面坐着,再翻看晚会,毕业典礼还有篮球场K歌的照片,再听一听无数方言汇聚的“99难忘,EE不舍”,再看看brief的《清晨闲逛》,slink的球类系列和dct的《99情人》,那些熟悉的镜头,画面和声音突然就涌了出来,撞击着心头,连同毕业衫上大大小小的签名,把我包裹在一起,沉湎于99EE的回忆,不能自拔。

我怀念在校门前傻傻拍照的时刻,1999年9月15日。在新生报道的拥挤混乱中,我并不知道,四年以后我对当初的记忆会如此亲切。

new student

我怀念第一个在复旦过的圣诞节。dedali,寝室的老大,我们在非常寒冷的那个晚上逛本部那个小小的学生超市。

我怀念国标舞的舞训。那个日文系的女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默契的舞步?

我怀念在凌晨两点的排球场上数星星的时刻。那时候是大一,在排球场上度过大部分的时光,甚至可以感受到球场温度的微妙变化。

我怀念红五月的歌会。那时的我有一头紫红色的头发,在雄浑的《黄河大合唱》的歌声里,我的心随着99EE而跳动。同样的红发,也留在了排球场上……

volleyball club

我怀念十八连的操场。victorh是一排的排长,很男人的大声叫“一二一”。还有王瑛佩从香港跑回来,在我们走正步的严肃关头,隔着铁丝网一脸顽皮的笑。

我怀念各种各样的实验。从普通物理,到模电,到数电,到微机,到通信,到网络……我喜欢白色的面包板,喜欢dounai和billywei的设计,喜欢viper的程序,还有shch插得像艺术品一样的板。

我怀念我的大学老师。具有儒家风范的朱老师,喜欢说“咪咪小”的王老师,让我考了100分的李老师,非常幽默风趣的包老师,对学生关怀备至的蒋老师,还有指导毕设的朱老师……。

我怀念打星际的岁月。2233,7788,你们是否还对我这个总喜欢群殴的5566有记忆?eebb,fire,water,你们三个校队的还愿不愿意来和我单挑?

我怀念唯一输给日本队(2000年,留学生也就是日本队获得冠军)的那次。阴冷的小雨下,第一次担任主力二传的我输了球赛却赢得了爱情――别误会,她可不是日本mm……那场比赛第一局由华丽进攻组成的25:14的胜利,堪称复旦校联赛史上的经典。

我怀念考G考T的日子。暑假在新东方昏睡了40个上午,考前一个月从早到晚的盯着电脑屏幕看机经。gore,没有你的“刺激”,我的GRE成绩不会让我心满意足–尽管没有viper的2400那么好。

我怀念2001年决赛报了小日本一箭之仇的时候。ghostred,你和队友们的信任让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回到最熟悉的位置。jsnwu,shch,brief,adam,还有叶靓,我们一起实现了师兄们流传下来的梦想,让simon高兴的买单请客,让patrick终于觉得老怀大慰。

我怀念写PS写推荐信的日子。tulipbright,没有你的越洋指导,我不会写出让我自己满意的PS。你和singing,让我认识了两个将出现在Stanford的大牛,我以你们为骄傲。lovefaye,在GoAbroad的灌水是那么开心,这个id,你又如何能忍心让它泯灭?

我怀念找工作的日子。唯一参加的面试让我拿到了offer,让我开始了人生里新的挑战和旅程。

我怀念最后的足篮排的比赛。持续很久的99EE的大party,真正把我们融合在一起享受快乐,使得非典的日子里我们有独特的记忆。

我怀念动人的99EE之夜。从未有过的感动被那些简单质朴的表达方式激发,最平实却又最煽情的话语,让无数兄弟姐妹泪如雨下。onesesame的混音和后期制作,persephone的导播,xiaotiany,bakerman,ghostred和brief的主持,functiona和多个单元群体的演唱,kanfy的煽到极点的独白,甚至不用再听录音,我从精华区里就能找出所有的印记。

我怀念隆重的毕业典礼。所有Graduation Ceremony Association的工作人员们,我们永远是最帅的!从筹备到现场演出,我们向全体同学交出了最后一份满意的答卷。王校长演讲词中的“99难忘,EE不舍”,给予了所有人一个巨大的惊喜。

我怀念充满创意的晚会。徐导,你tmd的真是太酷了!zex,你的演技实在太出色了!永邦,还有那些伴舞们,你们简直可以用超级无敌赞来形容的!colder和ex或深情或调侃的表述,让一贯大大咧咧的gore当场痛哭并编造了新的帅的理由;还有波动拳,肚皮舞和水晶之恋,模仿秀也是超级无敌的。唱《相亲相爱》时全场哭成一片,那些最高最壮最威武最嘻嘻哈哈的男生哭得最是伤心。

99ee party

我怀念规模宏大的散伙饭。ACBP被关在了小包间里面,是不是这样,我们的眼泪可以让更少的人看到?我们端着酒杯四处敬酒,看到美女热情拥抱,哭着照相笑着告别……握一握手,道一声珍重,我们永远是朋友。

我怀念最后自发的歌唱会。functiona和xiaotiany的guitar,伴随着我们走过大学四年最后一个聚散依依的晚上。当最后一首《朋友》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我们手牵手肩并肩,自发的围成了一个狂大无比的圈子,声嘶力竭的唱出所有的不舍。我们欢呼着雀跃着流泪着拥抱到一起,在星光下高呼“99难忘,EE不舍”,这谢幕的演出,从此,便深藏在记忆里。

回忆的回忆,怀念的怀念。

我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为了不同的目的走到一起。然后,到了分别的时候,才那么真切的感到了久久依依。

我一个朋友也没去送,是因为我不敢。我害怕那种离别的感觉,害怕从此之后就天各一方。虽然我明白,失去,总是需要勇敢面对的。但是,这一次我们的失去,不仅仅是朋友,还是我们一生中最可宝贵的四载青春岁月。

毕业了,我不再属于这里。我会继续骄傲的前行,把伤痛和离情深埋,因为我相信我们都有辉煌灿烂的明天。我会把99EE的一切铭刻在心底,溶入于血脉,让这份情感在岁月的尘封中历久弥新。

永远眷念,久久依依。

Tagged with:
Jun 14

新的一天依然是从凌晨开始。

本来按照计划是继续写《EE学院纪事》的,先是被JELLYCHEN的醉后告白吓了一跳,然后被XIAOTIANY和BILLYWEI的文章煽到已不能言。

JELLYCHEN你大胆的往前走,爱情总是该主动去把握的。还要对XIAOTIANY说,你的“茫然”是我真的很欣赏的表情。还有BILLYWEI,尽管你常常嘲笑我还说我是猪,你真的是我大学里最好的兄弟之一。

在版上灌水灌到凌晨四点,然后想到“明天”的GCA活动上床迷迷糊糊的睡去,直到8:45被闹钟吵醒。手忙脚乱的刮胡子穿西装打领带打的冲到5301,却发现只有BRIEF和LAKERS在那里魂不守舍。等到9:30,所有GCA的成员都到齐了,男生一律西装墨镜,在狂摆了一通POSE之后大家开始忙正事。

女生的流水线主要忙着捆扎奖状,几个男生则在包装书签、两张光盘和毕业照。DJ进入了调音间试音,主席台上的座位和标牌也就位了。装运蛋糕的红布车,嘉宾彩花,签到本,礼物,无线话筒,MOTOROLA对讲机,彩带喷筒……一切东西全在12:30同学进场前就绪了。

当大家看到精神抖擞的司仪和工作人员在维护现场秩序的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连早饭和午饭都没吃,衣服早被汗水湿透了。

毕业典礼的时候我们都是很紧张的,每一步程序都生怕出错。在别人看来也许每一步都是顺理成章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所有GCA特别是LEOMOON和VICTORH,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

IVAN的讲话让我很感动。胖子,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大”班长。希望你当了老师之后,也能让学生们享受到团结奋进的氛围。

看着大家一批一批的上去完成了毕业的仪式,帽缨从右边变到了左边,我意识到,四年的大学生活在官方的意义上已经结束了。

毕业典礼一完,我们立刻组织清场,不仅是因为下一场紧接着有其它系的典礼,还因为我们还要马不停蹄的去筹备毕业晚会。学校不喜欢我们和他们冲突,所以我们的时间改到了晚上8:00。

4点过GCA的一部分成员出去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在这以前将近20个人把那个毕业蛋糕给分了。聚集在曲园饭店,我都记不清楚当时都谈些什么了,或许谈什么也不重要。这是一场决赛,而我们已经成功的结束了上半场。

6点的时候刘祖望老师已经到了,他的请柬上是以前的时间。我怀着歉意把他送走,看到刘老师远去的背影,我心里是一阵莫名的感伤。

然后YEKNIW等人到多功能厅去搞定音箱,大部队去布置晚上的会场。老板拿来了白布当投影屏,35-2楼贡献了两张桌子,许多同学搬来了椅子,不一会音箱也到了。FUNCTIONA在排练晚上的歌,引来了楼上一群人的观看。外面隐隐传来SHCH《深呼吸》的歌声,然而我们是不CARE那个晚会的,我们的节日就在这里。

8点开始入场,8:30正式开始,最后一次的狂欢聚会。过程在这里就不详述了,晚会的高潮则是在《相亲相爱》的团体合唱中到达的。记不清歌词没关系,不会唱没关系,当所有兄弟姐妹都手牵手心连心的时候,那份情感已经足以让我们铭刻于心了。

晚会一结束,一群人聚在一起疯狂的拍照。我踩在EDA的腿上爬起来的时候,立刻看到了JSNWU在抱着VICTORH痛哭,我的眼泪立刻下来了。我抱着JSNWU,抱着BRIEF,抱着GORE,抱着VICTORH,抱着SLINK,抱着YAHOO,抱着JAZZCAT,抱着兄弟们哭。VICTORH说他妈的哭什么,BRIEF说不要哭又不是见不到了,GORE说我们寝室太帅了,YAHOO说我们要到欧洲去玩,SLINK说反正还是同事,JAZZCAT说常回来玩玩,JSNWU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我们见面的机会毕竟少了,也很少有在BBS上灌水狂欢,在晚上出去夜宵K歌的经历了。告别了复旦的四年,告别了如此多的兄弟,也割断了深深的一份记忆。然而我们终究会重逢的,在重逢的时候还是会亲热地大叫“猪啊”,还是会一同回忆在复旦园里度过的四载春秋。

99难忘,EE不舍。连王校长的演讲词里面也有我们的告别NICK,足以证明这个创意的影响力了。

久久难忘,依依不舍。这已经是深入血液的精神,将在毕业这天播下种子,在未来的岁月里收获更多的美好回忆。

Tagged with:
Jun 13

今天才看到brief的《清晨闲逛》,被狠狠的煽了一把。那些在三号楼的日子,simple days for simple times。
 
其实搬出三号楼的时候很带着几分欣喜,终于告别了破旧的屋舍和熄灯的制度,开始有了个人的更多空间。然后空间大了,人情却淡了。比如我,除了排球联赛,其它时候简直就游离在了集体之外,直到毕业临近的时候才稍微弥补了一点遗憾。

疯狂的从各个ftp上下载。我知道,这些ip以后不会再是熟悉的人了。习惯了从46.21那里找寻最新的软件,从46.56那里down照片,偶然在46.18发现了Korean Lover,还有向47.21上传各种资料。当我从Cute FTP上删除了这些站点,习惯终于被深深的掩埋。

我从二楼逛到三楼,又跑到一楼,看到的是收拾东西的人仰马翻。纸箱封存了一大包一包的书,衣服,小玩意儿,药品,也把我熟悉的那些都统统封存起来。

领到了通信的毕业照,塑封的精美照片上,是那一张张亲切的脸。

领到了毕业衫,拿回家挂起来,这几天要狠狠的穿。

领到了通讯录,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地址电话邮箱QQ号和ID。

还缺什么吗?还缺10分钟,便是毕业前的N-4天。

Tagged with:
Jun 12

习惯了每一天从凌晨时分开始,那么继续写那部注定写不完的小说。出场的ids在面前闪动,满眼间都是水晶之恋和50盘血淋淋的肉。

睡了一个上午,想到下午的training还是坚持去了公司。公车上有人拎着一个键盘,仔细一看原来是爱国者的超薄手感王。想到我和yahoo都买了这款,并且现在还认为是用过的最爽的键盘。又听到有人打手机,指点别人买philips 107P,想起了陪billywei去买这款显示器的那个下午。在空旷寂寞的123上,原来能找到如此多的回忆。

training竟然讲光纤,波导和同轴线,还有二层三层的交换机。不过再也没有考试了,所谓的测试easy得一塌糊涂,也不会再有考光纤那天迟到15分钟的惨痛历程。

晚上和team一起吃饭,结果荣幸的当了一次非法暴食团团长。在餐桌上鼓动大家数羊,全桌人就我和team lead两人知道,得意的说我们有心灵感应,让好几个Escalation Engineers几乎崩溃。那么是小天府的某次聚会中我第一次接触,还曾在Lansheng Hotel的聚会中让billywei和他mm甘拜下风。

BBS上在征集刻录机,可怜我那台早已沦入了jsnwu的手中,不知道如今尚安好否。 有陌生的id竟然投条过来请教毕业光盘的设计,只好作shy状并后悔没有为此出过一点点力气。

老师说要开始互相关爱。那么好吧,四年了,开始互相关爱,在毕业前的N-2天。

Tagged with:
Jun 11

昨晚在leomoon寝室开会,一堆人坐在一起嘻哈打笑。我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机会再开这样的会。开到快12点的时候与yahoo和fred一起进行了不可告人的勾当,然后飞一般试图杀出南区。

然而到门口还是超过12点了,只得悻悻的返回,从政肃路到国权路到邯郸路在左转进入松花江路直走到辉河路。原来路盲一般的我也能记得如此多的路名了。

凉风习习的夏夜,我抬起头却看不到繁星满天。

早上再次挣扎着起来去上班。从早忙到晚,不禁羡慕起slink的悠闲。这小子病假请得开心,我还得帮他作follow up。

刚吃了晚饭yahoo发消息说在小天府聚餐,想到又错过了真遗憾,没有看到gore冒充cs表演水晶之恋的动人情景。据说peggyr还偷偷报告了,ghostred要当团长了,这个世界真的变化很快,而我错过的越来越多。-,-

回家的路上,坐在车上数着手臂上的光影斑驳,想到这样眷念的日子又少了一天。

Tagged with:
Jun 08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二十一)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6月08日13:34:56 星期天),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二十一)久久依依

深知身在情常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

想不到最终写了二十一篇,也想不到还要那么多要写的写不出来。

“九九难忘,EE不舍”,看着好友名单整齐划一的nick排成行,在默算这份景致维系的时日。我们的行动并非为了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只是在离别悄然而至的时候,让彼此的心互相取暖。

昨天在onesesame那里录音的时候,听了kanfy和singing的留言。分明的,我听到了kanfy带着哭腔的声音,和singing冷静中的不舍。我害怕当我拿到那张毕业光盘的时候,它的沉重会让我举步维艰。

我还记得和billywei第一次合作办报的经历,和“安娜·卡列琳娜”的安娜参与联合学报的情景。我记得五月歌会我们设计的开场朗诵和伴奏,记得进入决赛后那些在江湾疯狂的男子。我记得军训时victorh的大嗓门,在深水一尺的路上推车送水的一幕。我记得每晚练习唱歌时的蓬勃气势,还有dedali带领下好汉们表演军体拳的英姿。我记得每次系队比赛时那些忠心而热烈的观众,我记得比赛失败后兄弟姐妹们的安慰和胜利时共同欢呼的喜悦。我记得通信在共青春游时玩碰碰车洒满的一地欢笑,也记得看大班外出旅行照片的羡慕和欣赏。

我记得的很多,忘记的也很多。甚至连考试前在闷热的自修教室里的苦读也成了一种安慰。我竭力去追寻每一片记忆的闪光,小心翼翼的呵护,珍而重之的收藏。

从最开始羞于把“电工”二字说出口,到四年后这个称呼深深的溶入血脉,春去秋来中,原来我们一路走来,走到今天的人生岔道口。我拼命的呼吸校园里的空气,参加尽可能多的活动和聚会,就为了让自己的心在这里多跳动一点。我收集照片,收集视频,在EE版面灌水或者潜水,盯着好友名单发呆,就为了让今后的回忆更多一些。

久久难忘,依依不舍。两百多个人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想法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当我们把离情别意掩映在短短八个字之中,我们的合力终于在矢量方向上重合。

我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我害怕听到“最后一次”这几个字,我们终于要面对最后一次的比赛,最后一次的聚会,最后一次的作为99EE的团体在校园里流连。DC和DV记录下来的,是所有形而上的实体记忆,而心中那份真挚的情感,只有我们自己能够在每一个深夜梦回的晚上来品味。

再见,再见。无论你在美利坚还是在法兰西,无论你在瑞士还是新加坡,无论你留在上海还是回到家乡,请记住我们的约定,记住四载时光凝聚而成的久久依依。

Tagged with:
Jun 02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十七)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6月02日21:43:15 星期一),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十七)日月光华

长吟远下燕台去,唯有衣香染未销
×××××××××××××××××××

日月光华是BBS。BBS是江湖。所以日月光华是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非恩怨剪不断,理还乱。

说什么欲语还休,道什么欲走还留,终究是牵肠挂肚藕断丝连。长歌而去,渐行渐远,带走的是执着,留下的为虚幻。

报道第二天在计算机楼IBM机房的流连改变了我的大学生活。从黑白的Telent开始,我立刻迷上了这个以简单字符构筑的世界。

第一次见面的网友是时任哲学版和历史版版主的EQ,第一次听报告的对象是文风洒脱潇洒不羁的greatwater,第一次报告的是xiaowenzi,第一次写小说的主角是rosy,第一次参加的聚会是single的版聚,第一次认识的站务是clamp,第一次收的徒弟是twopen,第一次做的签名档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第一次做的说明档是“笨小孩”,第一次发文的版面是volleyball,第一次当斑竹是在PC_Market,第一次被封忘记了,第一次全站是chester下的手。

无数的第一次形成了琐碎的记忆片断,找根线串起来,晃晃悠悠,星星点点。

然而记忆是随ID而变的。在eetime的背后,很多别的人别的事都模糊了。尘封的那些,静静地躺着角落里,在不经意间涌出来,汇聚而成的是一声叹息。

基本上我不算一个水鬼。虽然我灌水,但我还是执着的这么认为。

最疯狂的灌水是在四十个版面一天200篇罢了,最多的一次贴书也不过一晚上600篇,从9000到10000更是停滞了差不多三个月。

除了写点文章,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版聊。鹊桥太累,燕园太傻,还是在版面上比较有归属感。到了现在更是只在系版re文,re的那些人数都数得出来。

以gore为最高(身高),以yahoo为最低(智商),以jsnwu为最重(体重),以brief为最帅(容貌)。谈笑中有xiaotiany之茫然,往来间有EDA之闷骚。深夜惊见Sario之刷屏,傍晚慨闻Jiajv之深奥。

可以调调情(with victorh),阅佛经(pasted by yejf),无驴声之乱耳(jellychen),无青海之牢刑(manna手下留情)。

当九九成为往事,当EE存于记忆,我的EE·Time,又将以什么心情,to be or not to be?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Tagged with:
May 28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十六)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5月28日03:54:18 星期三),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十六)同窗 女生下篇

江鱼朔雁长相忆,秦树嵩云自不知
×××××××××××××××××××

SabrinaY

这是一个很少在BBS上出现的ID,但如果说她是紫霞的饰演者,被高分子的一个哥们认为长得也有点像朱茵的,那么大家就会恍然大悟“哦,我知道她是谁了”。

sabrina是我的老乡,第一次见到她是因为组织同乡聚会。我拿着名单一个个的找人,初见她的时候简直有种惊艳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对我而言很快就淡了,但在一个好兄弟身上长久地延续了下去并有着很多后续的故事。

sabrina出身于玉林中学,这所规模不大的中学由于出了四川省98年理科(文科?)状元而闻名。我有一个表妹在那里念书,sabrina曾在考上复旦后在母校作报告,给我的表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引以为榜样。

在大学里sabrina延续了出类拔萃的成绩,考G考T并最终踏上赴美求学之路。那段时间我们经常探讨关于PS,RL,申请方向等问题,尤其是她有个在MIT的表哥就让我羡慕不已。当然我是没法和她在美国再当同学了,她拿着UC Davis的offer悠哉游哉,而我已经开始自己工作养活自己,这就是GPA的高下带来的最显著差别之一了。

想想第三种人,呵呵,singing,sabrina,还有wwtingting,五年之后就修成正果了。

追求sabrina的人很多,本系的,外系的,师兄,不知道还有没有师弟。我当时为了撮合她和我那个“好兄弟”还是煞费了一番心思,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最终她和lydog幸福的走到了一起。如wheretogo所言,两个人是很般配的一对,那么祝福他们,我的两个可爱的老乡。

Sainfoin

在通信女生里sainfoin是最特殊的一个。

她以前叫shimonkey,于是外号成了“猴子”。目前的id更是匪夷所思,源自古法语,在PowerWord里面是如下的解释:

sainfoin
n。
A Eurasian plant (Onobrychis viciifolia) having pinnately compound leaves and pink or white flowers, often grown as a forage crop。
驴食豆一种欧亚大陆植物(驴食豆 驴食豆属),有羽状复叶、粉红色或白色花,做为饲料作物种植

所以也被叫做“驴草”。

sainfoin是武林高手,侠女,专门惩治billywei之流为非作歹之徒。她擅长太极拳,还修炼跆拳道,绝对不是那种花拳秀腿型的,看看billywei那无助的眼神就明白了。

sainfoin是半个男生,差点被女生们从33号楼赶到35号楼来住。通信男生有轮流报告的传统,凡是直研考研工作者皆要报告,而她是唯一被所有男生邀请的。

sainfoin很仗义,那次她报告的时候运气不好,因为晚到而在“西部牛仔”的定位被取消了。我当时都建议在肯德基随便吃点好了,但她觉得过意不去,把我们带到了“梅园邨”。看着菜单我们都不好意思点菜了,就马马虎虎吃了一轮就差不多吃掉1000块。

其实点菜之前sainfoin已经准备好了3000,吃完结帐后她笑嘻嘻的说还好,还好。从一个侧面也反映了仗义的性格是以强大的经济基础为后盾的。

sainfoin是个没有心机的人,很容易受骗,billywei就经常骗她,后果是被我们拆穿然后坐看他被扁。她没有什么追求,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笔记记得很好但是常常会画卡通美女在上面,不算特别努力但是绩点差不多都在3。6以上,也算是比较顺利了。

最后补充的是,知道她名字的人第一感觉都是她名字的前两个字是父母的姓连在一起的。其实那是因为她小时候被寄养在别人家里,中间那个字是那家
人的姓。这段插曲是我和她熟悉了之后有次聊到的,也许正是那段幼年的经历让她有了很让人喜爱的性格。

×××××××××××××××××××××××××××××××××××××

写到这里发现女生篇已经快写不下去了。因为女生大多都不算熟,而且八卦的内容很少。倒是应该对sario和peggyr作些额外的叙述:

Sario:

在现实生活中的聚会里,sario的话比lakers多不了多少,总是笑着听别人讲话。说到笑忍不住再提一次xiaotiany,她的笑绝对是很有特点的那种,那两个字足以形容了。

但在BBS上sario简直是如有神助,灌水凶猛,用brief的话说“已经疯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sario是peggyr的马甲,尤其是那次和cs吵架之后她凌晨4点在dispute披阅式灌水,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Peggyr:

peggyr的名字很有特色,我发誓她的姓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她就是那个拎着西瓜被门卫叫住然后问西瓜几钿的“pp师姐”。

peggyr的魅力在卖书的时候发挥的淋漓尽致,加上sario和她一唱一和能把8元的东西卖成10元还让师弟们兴高采烈。

我们5个人打牌的时候,我,yahoo,gore和leomoon的摊位无人问津,只有peggyr一直有生意上门,而每笔生意都成交的很顺利,是男生简直就是说一不二从不还价。

后来yahoo忍不住去练摊,他站在peggyr的地盘上立刻人丁稀少,他连“耳机袜子要瓦”都可怜兮兮的表达出来了还是无人同情,peggyr一站上去立刻就又有人来问东问西了。yahoo当天自卑羞愧到无以复加。

在楼层杯排球赛上peggyr和xiaotiany与我们三楼组成了一支梦之队,在看DV的时候她和xiaotiany为了发球得分而欢呼击掌的镜头让人由衷的感动。爱笑的女孩子总是美丽的,哪怕是xiaotiany那种茫然的笑也很美丽。 🙂

Tagged with:
May 25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十五)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5月25日05:46:17 星期天),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十五)同窗 女生上篇

江鱼朔雁长相忆,秦树嵩云自不知
×××××××××××××××××××

singing

提到电工女生,知名度最高的绝对是singing。高中的同学都知道她叫“小红”,电工的同学都知道她叫“老怪”,复旦的同学都知道有99有四个被Stanford录取的大牛,那么其中一个正是她。

singing同学的成绩很好,大学三年GPA>=3。94,也就是说她几乎门门拿A,拿A-都是意外。我记得有学期我很自豪的说,我和singing拿的A-一样多:她竟然拿了一个(其余全是A),而我只拿了一个(再也没有A档了)。

singing同学是优秀的党员,优秀的班干部,上海市三好学生,拿了无数奖学金。但是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军训中她连打靶都打了50环满分,实在是让我很绝望。一个人一时牛不难,在某一方面牛也不难,然而能牛成singing这样,的确也是让人叹为观止了。

我和singing应该是熟悉得满早的,因为大一那会我老是借她的笔记。一般说来我的笔记来自于以下这些同学:singing,dedali,billywei,wwtingting,sainfoin和sabrinay,算算他们的绩点绝对是阵容鼎盛阿。目前为止我还有一份她的《电路分析》的笔记,卖书那天征得她同意可以拍卖的,而签名更是得到授权可以代签了。

【广告时间】……

记得有一次考试前我拉她到2215自修,那次自修形成了一个观点,那就是singing是一个很爱讲话的人,这和我的预料差远了,因为牛人一般都喜欢故作深沉的。再加上我也是一个很爱讲话的人,于是那天的自修成果几乎为零,还被后面的jj还是mm呵斥“前面的同学讲话小点声好瓦”。好像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一起自修过了。

不知道singing在美利坚会面对一种怎样的腐朽堕落的资产阶级生活,记得要是老美找你借笔记的话,敲诈一笔版权费先。

wwtingting

在99EE微电子专业里,如果wwtingting说她是天下第二的话,那么只有singing敢说是天下第一了。

wwtingting是陕西汉中人,这是我在大一某次高数课上和她聊天聊出来的。汉中是一个很有历史韵味的城市,对于喜爱三国的人来说对汉中自有几分亲切
感,这也是我很早就记住这个人的缘故。

其实我和电工女生接触算很少的,比起什么yahoo之流来说。我记得有次他们微电子考试(铁电?或者别的什么稀奇名字),yahoo回来一脸愤懑的说wwtingting考了100分,那时候才意识到哇又一个大牛出现了。

昨天,也就是2003年5月24日,是wwtingting的xx岁生日。原来不经意间,已是奔30的人啦(表用西红柿砸我,只要>20就奔30了)。除了感谢wwtingting和她gg的殷勤款待外,让我记录下些许花絮留作纪念吧。

【作游戏】

functiona:大家静一静,我们来做个游戏。

嗡嗡嗡嗡嗡嗡……。

functiona:来不要走开,我们来做个游戏。

嗡嗡嗡嗡嗡嗡……。

functiona:听我说,我们来做个游戏。

嗡嗡嗡嗡嗡嗡……。

functiona:好了,我们来做个游戏。

徐晟:好了你有完没完!

functiona:别吵阿,我们来做个游戏。

徐晟:(狂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众人嗡嗡嗡嗡嗡嗡……。

functiona:来,这个游戏是……

门开。又有人进来。

wwtingting:来来吃蛋糕。

functiona:cena又被打断了。

徐晟:(笑得快虚脱了)

【我最帅】

gore看着剩下的蛋糕很馋,但是每人只能吃一块,还有人未到。

gore:(谄媚地)给我吃一块吧,我饿死了。

wwtingting:好了好了再给你一块。

gore:(欣喜若狂)太好了。

functiona:不行!你要叫十声“我最帅”才行。

gore:(害羞地)好吧。(盯着蛋糕流口水)

众人:一!

gore:我最帅!

众人:二!

gore:我最帅!

……如此反复十次,gore如愿以偿。

众人作呕吐状。

【路人甲】

yahoo进门。

eetime: 你是谁啊

yahoo: 路人甲

eetime: 你来干什么?

yahoo: 路过。

众人拍手称善,赏蛋糕一块。

【生日快乐】

男生集体下楼。functiona提议说一起大声喊“wwtingting生日快乐”,某人加一句“张彪最帅”。

众男:wwtingting,wwtingting,wwtingting……

wwtingting出现在窗口,33,34,35号楼探出许多头来。

众男:wwtingting,生日快乐!张彪最帅!

xiaotiany

我说要写xiaotiany的时候她说“居然有我??!”

的确,我对她的了解仅限于她是古典吉他高手,拿过全国大奖;自己挣钱交学费买手机买电脑买琴;除此之外,好像没有别的什么了。

记得那个谁和我说过,xiaotiany总是一副冷冷的表情,很少说话,差不多我也同意这个观点。但是,经过隆家福暴食团的聚会之后,我才发现了事实的真相,并不是xiaotiany冷若冰霜,而是她实在太“茫然”了。

当我们提起那段很精彩的模仿xiaotian show时,对yahoo的那段“wowowo,cenawowowo”都有很深的印象,而这个当事人听我们描述之后依然是很经典的茫然状,brief就算已经见惯还是忍不住ft了。

除了茫然,关键词就是猪脑了。一般说来看到猪脑她会很兴奋,而别的时候她会埋头苦吃,其坚韧程度和亲爱的组长lakers亦有一拼。gore用来回答特殊疑问句的通用答案是“因为我帅”,而xiaotiany喜欢问别人“你为什么不吃猪脑”,如果把这一对问答合起来,就是:

xiaotiany:你为什么不吃猪脑?
gore:因为我帅。

精辟阿。

“茫然”,见过xiaotiany的人,或者下次见到她的时候,请想一想这个词,这实在是我二十二年人生遇到的最精彩最丰富的表情之一了。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