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3

之所以叫做“训练”,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比较正规地练习骑马,之前的多次骑马经历都只能说是“骑在马上”而已。

和朋友们在前进马场尝试,一般一个人一个鞍时,主要练习的就是在马上的起、坐两个动作,基本上是单纯的转圈重复,一点也没有想象中“策马飞奔”之类的场面。教练说,要想跑圈至少要练习10个鞍时。费用倒还是其次,时间的花费太惊人了。

希望今年在草原上可以有更多的体验。

Tagged with:
Jun 13

Day 1 上海 – 成都

去加德满都有几条线路,一般是通过成都、昆明或者拉萨中转。第一天从上海飞成都,住华阳。每次到双流机场如果没人接都很痛苦,因为司机基本都不打表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所以我每次被宰都是在自己的家乡。

Day 2 成都 – 加德满都

启程飞往加德满都。这段航程一定要坐飞机的右舷窗附近,因为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珠穆朗玛峰。飞临前机长会广播提示,而真正看到的时候被狠狠地震撼了。在周围的高原和雪山衬托下,海拔8848的珠峰如同鹤立鸡群一般醒目,有一种不真切的存在感。

刚飞过珠峰不久,还沉浸在激动当中,就收到广播说加德满都机场关闭,飞机需要飞往拉萨等待。于是就这么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需要下机、安检、再次上机。对我的影响在于下午从加都飞博卡拉的航班肯定要错过了,还得致电Agoda的香港客服去改当天博卡拉的住宿(后来发现如果是淡季根本不用提前订,到处都是房,而且当地选还便于考察内部设施和服务)。等了大概两个小时再次起飞,再次看珠峰,终于抵达加德满都Tribhuvan机场。

一到机场就惊呆了,因为行李是乱糟糟地堆放在静止地传送带上,整个机场破烂旧,通关速度爆慢。后来发现比起Tribhuvan国内机场航站楼来说,国际航站楼已经算好的了。因为国际国内不在一个航站楼,急急忙忙翻到了行李出去,冲到国内航班的售票处,发现最晚一班到博卡拉的已经飞走了,只能和航空公司的人沟通改签。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估计是见多了这种情况,在一张纸上随便写了几个字,告诉我们明早到就可以了。

出了机场,因为之前没有打算第一天就在加都待,一下有点不知所措地感觉。一路被一个叫raju的哥们儿搭讪,花了7美元到市区(一般4-5美元就够了)。把我们拉到一个tour公司,报价,ACAP证 30美元,TIMS 15美元,向导25美元一天,背夫15美元一天,很贵。谈到后来价格便宜下来,但是要收120美元服务费。觉得是黑店,遂走人。随便找了一家叫lucky star的旅店,1200卢比。

【证件】在尼泊尔安纳布尔纳雪山保护区登山要办两个证,ACAP(Annapurna Conservation Area Project)和TIMS(Trekkers’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ACAP可以选择去当地的办公室办理,但TIMS一般都是通过旅行社代办地,收取一定手续费。还是那个问题,如果不赶时间的话到博卡拉慢慢办就行了,手续费还可以砍价。

晚餐找了家叫做Everest Kitchen的小店,尝试了Thakali tea、几种咖喱以及Gorkha啤酒。然后在加都的街上和酒吧闲逛。买了Annapurna区域地图,这个还是很管用的,标明了各个点的海拔和很多条常规的徒步线路及时间估算。就靠着这个地图,以及下午和旅行社瞎侃侃出来的线路信息,重新规划了行程,基本放弃了大环线。

当地的特色食物 Dal Bhat

Day 3 加德满都-博卡拉

早起闲逛了一会儿,买了帽子。市区打车去机场就便宜了,350卢比(当时兑美元汇率大概是82:1)。机场非常简陋,柜台称重是用很原始的称(不是电子秤,读数靠看指针)。机场的电子信息屏很少,信息也很少,登机牌的柜台是人工更换航班信息,一班一班地check in;对了,还要买200卢比/人的乘客服务税。安检分男女,靠人工搜身。里面只有两个gate,有登机时人工呼唤。飞机超小(后来看到新闻出事的就是这种),螺旋桨式,可以容纳大概四十几个乘客。

在螺旋桨发动机震耳欲聋的声音中,空中飞行不到半小时就降落了,在博卡拉机场就可以看到一排雪山。一下子就觉得有了抵达圣地的感觉。当然,博卡拉机场小得像麻雀一样,行李是用手动拖车来拉的……

打车去lakeside区的酒店,路上去ACAP办公室办证,被司机讹诈,很短的路分两次要了我们400卢比。办证2000卢比/人,单次进入。入住之后去找trekking代理,问了三家,有一家威胁说最近山上大雪很难走。我们决定碰碰运气,要不然就白来了。最后谈下来一个向导加一个背夫30美元一天,比以前攻略说的贵了几美元。线路则是ABC加Poon Hill一共十二天,留一天机动。TIMS证十美元一个,但要求付卢比。办证要拍照,而我们竟然没有带照片!只能在小镇里去找照相馆,200卢比一组证件照。

在费瓦湖(Fewa Lake)边吃东西喝酒,看当地人足球比赛。湖边可以看到雪山,不知道是哪个峰。据说以前天气特别好的时候可以在费瓦湖里看到安纳布尔纳群峰的倒影~ 夕阳过后远山有淡淡云雾,层次柔和。

由于这次出来的特别匆忙,连冬季的雪山气候都没有仔细研究,导致装备严重不够。【生死攸关的装备】作为一个装备党,我是严重失职了。不得不在当地买登山杖、雪档、护膝。让我特别后悔的是,想着淡季各个旅店的被子应该够用就没有带羽绒睡袋,后来被冻得半死。同时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山上可能会结冰(这是第一次高山冰雪地面徒步),没有提前买冰爪,而博卡拉竟然没有卖冰爪的店!后来被摔得半死。

【给后来者的建议】冬季去尼泊尔徒步,基本的装备是:冲锋衣、抓绒内胆(更怕冷的用羽绒内胆)、快干内衣、冲锋裤、快干长裤、高帮登山鞋、棉帽(对晚上睡觉也有帮助)、登山杖、人均两幅冰爪(备份一套)、雪镜(到高山雪地特别需要)、羽绒睡袋(舒适温标应该是-5°到-10°左右比较合适)。至于净水药片倒用不着,沿途旅店都供应热水,只不过有些需要花钱。另外建议人均一个背夫,一个团一个向导。这样可以充足带补给上去,包括方便面、火腿肠、榨菜、肉干等等,山上实在是缺少符合口味的食物。我们三个人请了一个向导一个背夫,略微不够用。

晚上不经意间看到星空,猎户座三星非常明显。不过还是没有当年在喀纳斯和库木塔格沙漠里看到的银河壮观。

(未完待续)

Tagged with:
Jun 12

尼泊尔,全称尼泊尔王国(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Nepal),为南亚山区内陆国家,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北邻中国西藏自治区,其余三面与印度接壤。喜玛拉雅山脉成为尼泊尔和中国的天然国界,包括珠穆朗玛峰(尼泊尔称萨加玛塔峰)在内,世界10大高峰有8个在尼泊尔境内。

这里是雪山徒步的圣地,是每个徒步爱好者的天堂。我对尼泊尔的向往已经存于心中很久,但直到去年1月才第一次成行。时隔近一年半才写游记,一来是因为工作繁忙,没有足够的心情空间;二是总觉得无法用任何语言或者照片可以充分展现那种纯粹的美。但是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就姑且记录一下当时的行程吧。

去尼泊尔有无数的徒步线路,ABC和EBC是其中极富盛名的两条。ABC是Annapurna Base Camp的简称,顾名思义是去安纳布尔纳大本营;EBC则是Everest Base Camp,著名的珠峰大本营。ABC的线路海拔落差明显,沿途经历多样化的自然风光和人文,而EBC则是高海拔徒步,难度更大,雪山的风景也更纯粹。在Annapurna区域还有其它许多选择,从最简单的Poon Hill体验到耗时两周以上的大环线,可以满足各种不同的需求。徒步过程中还可以配合越野车甚至螺旋桨飞机,以节省时间,把体力留给最美的地区。

当时去之前没有足够时间做攻略,买了机票就飞过去,手里的线路是从网上随便找的(后来证明很多线路都不靠谱)。结果又遇到飞机延误、错过当地航班等等,最后是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一起重做了线路规划,放弃了大环线,走了Poon Hill + ABC的线路,在山里待了整整12天且过了春节。从上海出发,到成都,经拉萨到加德满都(到拉萨是被迫的),再飞博卡拉,徒步登山,博卡拉返回加都再经成都回到上海,全程一共18天。在尼泊尔的这些日子,只是行走在路上的一段短短的时光,但又是一次洗涤心灵的旅程。

eetime

完整的线路如下(徒步部分如果要节省时间且遇到好天气的话可以缩短大概两天,但行走的意义不在于快慢):

Day 1 上海飞成都,住成都
Day 2 成都飞加德满都。快要到的时候遇到加都机场关闭,飞到拉萨降落,等了两个多小时再次飞过去。两次看到珠峰。错过了飞博卡拉的航班
Day 3 加都飞博卡拉
Day 4 Nayapul(海拔1055米) – Ulleri (海拔2010米)
Day 5 抵达Poon Hill(海拔3215米),住Ghorepani (海拔2860米)
Day 6 因为下雪+路面结冰,Ghorepani Ghandruk trek变得非常艰难。住在Tadapani (海拔2725米)。
Day 7 Tadapani 到 Chhomrong (海拔2220米)
Day 8 Chhomrong 到 Dobhan (海拔2540米)
Day 9 Dobhan 到 MBC (鱼尾峰大本营,海拔3700米),住在一家黑店。
Day 10 暴风雪阻路!在MBC待了整整一天,换了家旅店。
Day 11 抵达海拔4130米的ABC!担心再次下雪延误下山,只能在中午就开始下撤。晚上入住Himalaya (海拔2860米)
Day 12 除夕。Himalaya 到 Sinuwa (海拔2335米)
Day 13 大年初一。Sinuwa 到 Jhinu (海拔 1745米),去 Jhinudanda 泡了温泉。
Day 14 Jhinu 到 Syauli Bazar (海拔1205米)
Day 15 回到山脚,坐当地的公车摇摇晃晃回到 Pokhara 博卡拉。
Day 16 博卡拉休闲一日,费瓦湖划船。
Day 17 博卡拉飞加德满都。
Day 18 加德满都经成都飞上海。

(未完待续)

Tagged with:
Jun 11

前几天上海地区的同事组织活动,选择了击剑这个高端洋气的运动。教练简单介绍了佩剑、花剑和重剑的基本规则和不同的剑之后,对我们进行了重剑的突击训练,主要练习的是最简单的上步出剑攻击动作。

我一向对于装备复杂的运动特别感兴趣:面罩、剑裤、胸甲、防刺背心、剑衣、手套,还有连接剑柄和裁判器的金属线。全身披挂完毕之后还是很有感觉的~

IMG_2662

16个人分成三组进行小组循环赛,总分数前八名晋级到淘汰赛。我在8进4的时候被Rick同学淘汰~

虽然尝试的时间很短暂,但是这项运动还是激发了我强烈的兴趣。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专门上课练习几个月~

Tagged with:
Jun 01

从去年开始,复旦把每年的六一作为毕业十周年的返校日,今年轮到我们99级(03届)了。

IMG_2150

江湾校区对我而言是非常陌生的,虽然它的建筑气势恢弘、自然景观华美秀丽,但是没有本部那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感觉。在这里遇到了一些老同学,有些甚至是10年未见了。时光荏苒,岁月变迁,尽管依稀还有过去的影子,但变化却是主流。

IMG_2505s

和老校长王生洪合影。03年那个非典刚过的夏天,他来参见我们系的毕业典礼,在致辞中引用了红透半边BBS的“99难忘,EE不舍”(本系签名档),让我们感受到了浓浓的情意。

IMG_2514

6月底就是本系的毕业十周年聚会了,目前大概有100多人报名参加。不知道99年9月飞扬着青春踏入校门的这些同学们,在这么些年之后,还保留有多少当年的模样?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