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6

貌似这段时间在填志愿,电视台电台报纸到处都沸沸扬扬的。想起我当年填志愿的那个粗糙啊,为什么选上海呢,因为小时候来过,挺喜欢的;为什么选复旦呢,听起来挺有名的;为什么选通信呢,因为那段时间我迷恋于网络聊天……

于是我就填了这么一个志愿,剩下的都是老妈经手的,什么电子科大南大的写了一大堆。凑巧当年通信收分还很高的,在四川一共就招两个人,我误打误撞的也就进来了。但大学期间,高分的牛人巨人处处都是,加上我对本专业很不感冒,所以成绩一直不大好,后来工作也和专业没啥关系。

当年和通信齐名的高分还有生科和计算机。如果是本科毕业的话,生科出国还成,找工作貌似挺痛苦的;计算机呢,找个白领工作挺容易的,不过归根结底咱们都是打工的罢了。前不久看了一些数据,包括基金经理们的收入和浦发银行的平均工资,更是坚信了技术类工作在中国的不受待见。而想踏入金融类行业,考财大的相关专业要比复旦的经院更快捷吧。

当年,或许现在,热门的专业肯定包括管院。但我接触的很多高级管理人员,几乎没有人是学管理出身的,最多工作后念了MBA;其实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一个学了四年的菜鸟,跑到公司说,我是学管理的,谁理你呀?这么几年我面试的人几百个总有了,遇到那种满脸自信的年轻人,信誓旦旦地说,我是学管理的,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一般就客客气气请他闪人了。没有一线的经历,没有对行业的理解,没有对人性的把握,靠什么来管?倒是咨询行业挺喜欢从管院招人的。

还有就是大公司招所谓管理培训生,这个和专业没大关系,但进去后要做好两三年打杂的准备,真正出头的凤毛麟角。除了有背景的天之骄子和真正的天才,谁会从初出校门开始就被刻意“培训”成管理人员?职场不是这么混的。

四大是大城市学生,尤其是上海的学生非常注目的一些公司。借用我同学的一句话(他老婆先后待过其中两家),XX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公司。所谓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畜生用,就是四大高薪背后的残酷真相。再说了,按照小时工资来算,四大那点钱还真不咋滴–熬到Partner的是真正大牛中的大牛,不在此列。四大的招聘不看专业的,体力好就行。

读书时因为个人爱好,认识了不少文科类的朋友。当年我不敢报考文科类专业就是觉着按自己的天赋肯定死的挺难看的–这和分数无关,但和钱途紧密相关。事实证明,真正的勇士和达人,在哪里都会闪闪发光;而作为他们的陪衬,大多数文科学生做着和自己专业没有任何关系或者说都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各类工作。在各行各业都会有top star出现,但这和专业几乎无关。

简单来说,专业性强的专业,出国或者找工作相对容易,因为刚性需求摆在那里,但是出彩的机会少;通用性强的专业,更多是看个人能力,而和专业知识没什么关系。不管什么专业,至少在本科期间中国的大学都教不了太多东西,所以专业成绩不好一点也不用感到羞愧;但如果大学四年啥也没学到,那就准备好花两三倍的时间在社会上慢慢学吧。

Apr 24

2008年4月24日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

Apr 18

除了看了场话剧,还看了Celine Dion的演唱会和A1的排位赛。

演唱会那天气温比较低,我坐在看台上太冷了,就站起来绕着体育场走,在不同的看台看不同的角度。让人吃惊的是内场前场的后面和后场的前面空了大概三、四百个座位,这在以前大牌们的演唱会中是很少见的。不过就我自己的经验来看,内场20排之后一点意思也没有,照样看不清楚,还容易被前面的人遮挡。总的来说现场音效非常不错(最烂的一次是03还是04年的那次周杰伦,现场音效一塌糊涂,旁边还有疯狂粉丝一路唱到底),更让我心满意足的是听到了现场版的To Love You More,虽然小提琴不如93加拿大的叶加濑太郎,但也算值回票价了。

而A1组织得不是一般的糟糕。我拿着800元的VIP票,但是号称的那些优待都没享受到(比如午餐还有维修间开放),问工作人员都是一问三不知。声音倒是震耳欲聋,不过中国车手的表现让人冷汗直冒–每圈成绩波动太大了,后来号称新轮胎调教不到位。我记得赛前有记者说是夺冠良机?再加上周日我眼镜莫名坏掉,正赛我都懒的去看了。

5月可以做什么呢,让我好好地想一想。

Tagged with:
Apr 15

支持反cnn的网站:
http://www.anti-cnn.com/

P.S. 另外说几句关于家乐福的事情。

家乐福大股东之一的LVMH集团(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集团,旗下包括LV、迪奥、芬迪、娇兰、倩碧、Kenzo,丝芙兰化妆品卖场,以及轩尼诗等葡萄酒、香槟酒和干邑品牌)某老板资助达赖集团。

LV上海总部公关人员表示,网友的反应不会对LV产品的销售带来影响,毕竟产品定位是高端人士,而在网络上发帖声称抵制的只是普通的消费大众。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LV挺丑的,尤其是它的经典款,颜色超丑。幸好我老婆不喜欢。

至于抵制家乐福,我赞成5.1当天不去,意思一下,把中国人民的意愿表达出来就行了。毕竟家乐福里还有那么多中国员工,还有那么多中国供应商,连续抵制17天是不现实的。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除非直接经济制裁,否则单纯抵制一些商品是没有意义的。比如这次德国表现也很丑陋,那我们去把莱卡,哈苏,大众(包括奥迪),奔驰啥的都砸了?CNN是美国的,但中国是美国国债第二大持有人,中美贸易影响的企业更是不可计数,要是抵制美货我们自己的厂商就死掉大半了。

倒是中国的媒体应该反思,我们的反击是否太迟缓,力度太弱了?光靠民间的声音是不够的,草根再多也难撼大树啊。

Apr 10

最近老黄在回忆小贝,写得挺煽情。在大部分观点上我和他满一致的,包括那张红牌,包括维多利亚。有段话特别好:

所以,很多年以后,当我听到这样一种说法,“小贝是维多利亚的小贝”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和意外,纵使全世界的女人都想得到那个男人,都不服气这个女人,她们可以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有气质,甚至更有名,我都发自内心地站在她这一边,虽然我并不喜欢她的音乐——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也许后来的一切,很多人也都可以做到,甚至做得更好,但是,1998年的那个夏天,她们在哪里?她们行吗?愿意吗?

Tagged with:
Apr 08

前因后果

个人意见,不管起因如何,不管这些月收入3w以上(以飞行时间90小时计算)的机长们有天大委屈,这种返航行为的恶劣程度远远超过普通罢工,应该按劫机处理。缺了这些飞行员难道我们就憋死了吗?大不了不去云南了。

Apr 07

最近挺有话剧缘的,周日在上戏的小剧场里看了这部4个小故事组成的喜剧片。剧里都是些小人物,过得也是和我们一样平凡的生活。剧评号称全场有150次的笑声,我觉得可能还不止。

几个故事是婚外恋、向老师表白、大龄女白领的相亲、房东和三流女演员房客,表达方式借鉴了国外的形体剧,由黑衣服的演员扮演路人、电视、电梯、沙发、乌鸦或者空中飞人的道具。有惊喜哦,在最后一节还会有侯总劳斯丹顿的表演!

昨天那场应该是上海的最后一场,4月底就要移师北京了。

Tagged with:
Apr 05

偶尔看了几集《双面胶》,最大的感受就是,这当儿子的要是窝囊啊,婆婆和媳妇儿两头都麻烦,活受罪。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钱,不是地位,而是该担当的时候要勇于担当,该摆平的要好好摆平。电视剧里两家人的男主人公都不大像男人,该。

Tagged with:
Apr 05

今年清明无雨,但不知怎的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一首杜牧的《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首诗有趣的地方在于,它可以改成一首小词: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还可以省略掉不必要的描述,变成五言:

清明雨纷纷,行人欲断魂。酒家何处有?遥指杏花村。

貌似还可以改成短剧本: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
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Apr 02

我中午一个人吃饭的时候通常会选择“妙味”,是楼下的一间小小的西式餐厅。味道一点也不妙,但胜在安静(可能别人都不愿意吃的缘故),沙发很舒服,还有杂志可以看。

最近一直在看的是《21世纪商业评论》,在去年的某期里有篇文章是讨论消费者心理的,“亡于中端”的后面,作者的设问是,“消费者为何聚焦于市场的高端与低端”。我看后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又在网上查找了相关的书籍。由于不记得该文作者了,我不知道是否是抄袭的,因为文中大量引用的例子(包括大段大段的评论),和网络上沃顿营销学教授David Reibstein就该问题与现任波士顿咨询集团(BCG)高级副总裁的Michael J. Silverstein的讨论如出一辙。

ok,暂时忽略这个问题,不是重点。

整个长篇大论的核心思想是,传统意义上按照收入阶层划分的消费阶层正日益模糊。“一方面,消费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高端产品,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愿意支付较少的金钱购买低成本的产品和服务,并回避中端产品日益严重的呆板倾向和低价值。这一两极化的趋势正在重塑整个消费品市场。”

我觉得这个发现在某种意义上是Pareto理论以及新近流行的长尾理论的结合。同时,在消费心理上,高端消费者,比如宝马330i的买家(中国的不算),同样也会通过互联网比较价格和服务,然后对一切细节精打细算。而趋向于低端消费的顾客群,要求的常常也不是廉价的次品,而是以最小代价换来质量和功能都够用的产品,并且把因此而避免的不必要支出转移到奢侈的渡假或者时髦的服饰上面。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细分就变成了新的难点,很难简单地以性别、年龄、学历或者收入来推断消费者行为,而互联网的比价功能(比如万能的淘宝、万能的篱笆、万能的无忌)让消费者变得越来越精明。是靠排它性的设计、优异的服务、历史积淀的品牌等等优势而去搏杀高端市场,还是靠无法匹敌的低价来提供可靠的产品,是无数奉行中庸之道的中端厂商需要严肃考虑的问题。往往结论不是向上,就是向下,甚至同时向两方扩展;固步自封于呆板的传统中端市场只能坐视市场被蚕食。

Silverstein最后的结论是,“公司有两种选择。如果你的公司处在中端市场中,你必须认识到你不可能一心二用。你必须决定公司的定位和你所服务的顾客群。这正是沃伦·巴菲特所采用的公司经营模式,在这一模式中,支出被推迟或削减,公司集中精力实施其成功的定价策略。这就是第一种出路。第二种出路是鼓励创新,发掘顾客情感诉求,向他们提供他们所梦寐以求的商品,提供那些可以使他们的生活充满乐趣的商品,提供那些可以让他们充满成功感的商品。 ”

挺有意思的,我应该找那本书来看看,《寻宝:新消费者的想法》Treasure Hunt: Inside the Mind of the New Consumer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