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本来这事儿和我没太大关系:我那点小资金在B股搁着也就搁着,平时甚至不是天天关注的,千分之三和千分之一无甚区别。但就这件事情本身而言,相关部门实在是很有点无耻,滑天下之大稽。堂堂大国,号称市场经济,以法治国,偏偏时不时地打自己耳光,老百姓还能相信谁?

看看事情始末(引自金融界):
————————————————
5月23日,《证券时报》、《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三大证券报均在在头版醒目位置发表标题为《财政部及税务总局官员否认上调印花税》的文章,称:“中国财政部及国家税务总局澄清,中国将要上调证券交易印花税的传闻是谣言。财政部某官员称,从未听说这件事(上调交易印花税),都是市场谣言;税总局一名官员亦称,若有此事,财政及税务部门应该会有沟通,但他们从未听说过此事。
  
但在5月29日凌晨上调印花税的消息“鬼鬼祟祟”出台了,三大证券报又在头版刊登了《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今起上调至3‰》的头条文章,称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决定从2007年5月30日起,调整证券(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由现行1‰调整为3‰

从5月23日到5月30日的短短4个工作日,以政府部门的工作效率是不大可能完成一个关于印花税调整的文件审批的,要么是政府官员误导了三大证券报的记者,要么是三大证券报误导了全国的股民,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全国股民被误导了,上市公司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投资者尚需负上行政甚至刑事责任,那这次事件又应该谁来承担责任呢?如果连三大报披露的信息也会是假的,如果财政部、税总局的官员也说对着全国股民说谎话,那我们应该相信谁呢?这已经是社会诚信的缺失!信任的危机!

May 29

由于DSLR设计上的缘故,几乎没有一款机器可以直接出片,号称能够直接出片的某些O记C记的机器也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更不要说更为严谨的RAW格式拍摄。所以每次拍了照片之后做后期都是痛并快乐着的过程–快乐的是看片修片直到成果出来,痛苦的是太耗费时间了!

由于M家的数码还原色彩的能力已经很不错了,再加上懒,普通的拍摄我都直接用JPEG而不是像以前用D70s时坚持用RAW格式。对于人像,处理的过程是最复杂的,因为肤色是最最需要把握的元素,毕竟真正天生丽质的太少了。磨皮就是个水磨功夫,特别是为了保持肌肤纹理,需要使用“保留毛孔的磨皮”技巧。如果前期的化妆和灯光受条件所限没有做好(比如室外拍摄),后期磨皮一张照片至少20分钟。然后才是Level,Curve,饱和度等。如果要得到所谓“蓝调”或者粉色妆效果的话,还要在颜色上做些变换。

这些其实都是基于原材料的本色处理,原则上是为了弥补化妆和灯光等的缺陷,同时修正DSLR在低通滤镜和色彩采集等方面的不足之处。如果按照影楼的标准还要把黑变白把胖变瘦,外加套模板改背景,那就更麻烦了,而且显得很做作。

风光片会好处理一些,色阶曲线饱和度锐化是最常用的四个步骤,而且可以很快。但如果前期构图不够好或者因为镜头的缘故需要裁剪的话就比较费时了,相当于重新构图。

现在手头积压了北京,四川,张学友演唱会等多次照片,有得好处理了。:S

May 27

周六下午,参加某研讨会的时候停车擦到地上的铁桩,右侧两扇门都被擦伤了。打电话报警,交警过来说这不是街道,不归他们管;派出所的民警过来说他们不能出交通事故证明,要所在地单位开;举办研讨会的那个单位的门卫说不在他们院子里,让我星期一再去找某老师……

投诉两次后总算让我去附近的派出所盖了个章,算是可以给保险公司作为理赔证明了。

周日上午陪老婆去拍某别墅花园,结果遇到极其蛮不讲理的某开Lexus住别墅的SB大款,以及狗仗人势的小区保安,详细过程就不说了,想到就觉得恶心。感想之一是上海男人(本处特指该SB大款)其实是很欺软怕硬的,感想之二是中国有钱人(不定指某些人)的素质亟待提高,感想之三是大多数保安都是会叫的狗……

于是很愤怒地离开,顺便去接还没有到场的摄影师,靠边停车的时候已经提前打灯减速了,还是有个骑车骑得很快的老头子差点撞上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当场想暴走!!然后好不容易收拾心情和摄影师,作者一起去鸿瑞兴吃饭。中间本来想停在摄影师家的小区,结果遇到外墙装修,艰难地把车开进去又倒出来,还是得停到万体馆去。

下午去凯斯买汽车凉席,先是某一款的后座太长,然后是我的后座不能放下以便套上靠垫,最后拼凑了一套,花了120元。看在店主忙得满头大汗帮我安装的基础上,不和他讲价了。正在安装时身旁“嘭”的一声,一辆别克倒车撞上桑3000,3000的车主立刻像发疯一样跳出来指着对方骂,搞了半天发现车子几乎没事,双方争论的焦点是赔100还是50而已,扯了半天,围观者甚众,最后还是叫了警察。

观望中我看到旁边一辆Sail改装,车子上竟然涂着大大的蓝色Nike的勾形标志,前后左右都是一堆堆的英文单词和徽标,加装前进气口,鳍状天线,大包围,定风翼,车载电话……

看得让人头晕,于是不再看下去,买了一对BOSCH410的雨刷换上,外加一瓶玻璃水。但是忙乱之中忘了Scott要的安全带搭扣。

从一堆堆车子中杀出凯斯,穿越外环,中环,经内环,延安高架,南北高架,再内环,南浦大桥而回家,去洗了个车,希望洗掉两天来种种车失事的不顺。

Tagged with:
May 21

在一次正常的导航完成后突然报出”disk error”,然后内外存储器上的数据几乎全清零,操作系统自动reload–欲哭无泪啊!!

目前只有三个月前的系统资料完整备份,在辛苦地重装软件中……

Tagged with:
May 15

日程:

4.25飞回成都
4.27去都江堰青城山
4.29成都一日游
5.1在龙泉办婚宴(男方)
5.3飞回上海
5.4开车去乐清大荆
5.7在大荆办婚宴(女方)
5.9温州一日游
5.11开车回上海

在这17天里尽管舟车劳顿,但是基本上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腐败生活,并成功的把成都麻将普及到了温州。两边的婚礼在我们小夫妻一致要求下一切从简,过关了事,也算了了双方家长的心愿–不过他们彼此还没见过面。预计明年在上海会有婚礼答谢宴,但具体形式,时间地点都待定。

带着一堆红包回到上海,要为了幸福生活投资,投资,投资!老婆说希望三年后能退休,那么就让上帝保佑我赶快发财吧……

贴张小图,新娘装呢:
pict2613.JPE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