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1

习惯性地,我又在写文章之前翻箱倒柜的找CD……如果CD不合心情,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幸好,今天从一个角落里找到了Felix Mendelssohn-Bartholdy的Violin Concerto in Eminor, Op.64

这是一部被赋予了很多溢美之词的作品:它的浪漫主义,充满美感的细节表现,精细多姿的乐队色彩,完美地统一在古典协奏曲严格的形式之下。在卧室里那台老旧空调的杂音烘托中,小提琴如丝般的旋律自由地飞翔在铝镁合金一体化金属振膜的惠威M3N单元上。

其实是听入迷了。抬起眼睛看看标题――这是另外一个习惯,把题目拟好,然后才能码字儿――想了想准备写正文。

我的记忆就像是通信学里的滑动窗口一样,对真实的生活只能承载某一段时间内的清晰接收。于是我滑到了2004年,the year of Monkey,一个无论从西元历还是农历上都已经过去的年份。

我的2004年,是从Bund Center F21舒适的浴室开始的:那个时段应该是在2003 年12月31日23:45至2004年1月1日00:45之间。我穿着拖鞋拎着浴巾衣物从5楼到1楼再到21楼的过程中,听到隔壁Westin传来震天的狂欢派对的声响,悠然自得地和衣冠楚楚的waiter还有Cigar Jazz Wine的waitress打招呼互道新年好。

在温暖的水蒸气的拥抱下,我满怀希望地憧憬着我的2004……

新年的第一份礼物是自己买给自己的F717。通过它引以为豪的2-2.4/9.7-48.5 Carl Zeiss Vario-Sonnar镜头,我开始学习从EVF电子取景器后面来观察和记录这个世界。我既不是摄影达人也不是发烧友;于我而言,拍照更像是记录心情的一种手段,便如文字,便如MSN Messenger上时常变换的Nick Name

用一组照片来交作业吧――九张是F717的作品,一张是screenshot,还有一张应该是来自billywei的机器吧。我的2004年,差不多就可以这么概括了。

2004.1.17 Wicresoft New Year Party

新年公司的年会上,我站在最后面记录了这张剪影。绚烂的色彩下,是翘首以盼的期望。等到很多个月之后,当我们经历了很多人的进出,很多事的变迁,很多辛勤奋斗的日日夜夜到达另一个成功节点的时刻,我能感觉到这一年的不易,和这份收获的沉重的分量。

2004 new year party

2004.1.20外滩夜色

虽然在ISO400下的噪点非常明显,我还是很喜欢,差不多是最喜欢这张外滩的照片。那个时候天非常冷,外滩上几乎一个人也没有,我靠在护栏上,用手支着相机,以下面这组参数拍了这张照片:

1/30 second
F/2.4
+0.3 step Exposure Compensation

Bund in Night

没法子,没有角架,只能用大光圈了。

我喜欢这种寒冷黑夜里金壁辉煌的光线,因为它让人感觉到特别的温暖。当我拍好照片不久,我注视着包括东方明珠在内,浦江两岸所有景观灯光的次第熄灭――这让我目睹了一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之一沉入夜色的过程。无论那些新兴的消费区会喧嚣到什么时候,我固执地认为外滩才是上海最美的风景。

2004.4.24 birthday

这是把相机搁在石阶上自拍的。那天世纪公园沉浸在明快的阳光里,心情也像阳光一般灿烂。每次再看到这些亲切的笑脸,我总会联想到复旦园里我们一同渡过的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birthday

2004.4.27 CeBIT Asia ‘04

冲到浦东新国际展览中心拿着相机一通扫射,拍了100多张CeBIT展会的情况。说实话展出的新设备新技术寥寥无几,大出风头的倒是Panasonic带来的那部Toyota车队的红色法拉利F1赛车。对着美女模特打了个招呼,她很合作地看着镜头帮我完成了这张照片――让我得意的是,在后来看了很多媒体对这次CeBIT报道的图片,没有比这张笑得更甜角度更好的了。^^

Panasonic Girl

2004.7.3 99EE毕业周年庆典

离校一年之后,有超过100名99EE的同学在7月3日这天聚集到复旦工会礼堂,庆祝毕业周年。4个小时的活动,共同观看曾经感动心底的那些照片和video,以及在最后留下了这张济济一堂的照片――这一切起源于垃圾邮件联盟(TMU)中群发的几封邮件,和几名热心的暴食组兼ACBP成员。

99EE 1 Year

“99难忘,EE不舍”,这句话不只是一个口号,不只是一个特殊时期的nick,不只是一片值得纪念的风景,而是所有九九电工学子铭刻于心的一份情感。

2004.9.8 外滩中心P1层

为了帮training team拍一组照片,征得外滩中心admin的同意,我扛着三脚架和机器上了P1层,也就是F50上面的那层。从外面看来,这是在莲花顶和楼体之间的那层空阔地带。

那天是阴天,光线很不好,拍出来的片子都是灰蒙蒙的。后来用DIP处理了一下,看起来稍微干净亮堂一点了。幻想自己是一只鸟,可以飞到浦江上空鸟瞰这片上海滩最modern的建筑群。

Lujiazui

2004.9.10 Singapore

因着招行广告的诱惑,在新加坡渡过了美妙的三天假期。很多照片都比较有意思,比如在水上拍的Merlion雕像,还有esplanade滨海艺术中心等。然而裕廊飞禽公园是尤其让人流连忘返的。在离开公园的时候发现门口停着一群神态各异色彩斑斓的鹦鹉,赶快给它们来了张全家福。回来在电脑上看看,觉得很有种海报的效果。

Jurong Bird Park

2004.10.4 Blog

突然之间想有个blog,于是在blogcn申请了一个。经过好几次的改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买了域名,买了网上空间,建好了gallery,和blog联系在一起,为我的文字和照片在网上安家。

blog

eetime.org,我的网上家园。

2004.10.17穿越之旅

由于工作的需要,我一般在国定假日都会加班。然后等到节假日出外的人潮渐渐平息之后,另择时日出游。

国庆过后,jtam跳出来说某个English Club要搞徒步+野营,大对我的胃口。于是我们兴冲冲地报名参加了这次天目山谷-龙王山的穿越之旅。整个旅途的种种乐事早已记录不再赘述,只是那《秋天的树》,让我时时怀念那清新的空气,和一碧如洗的蓝天。那样的萧瑟在秋风中的寂寞和孤傲,其实也是我当时的真实写照。

Tree in Autumn

2004.11.3 菊展@世纪公园

一般来说世纪公园是老头子老太太们休闲的好去处。新买了Sony D680RM角架的我为了试验专门跑去看菊展拍花花草草。围着那只蝴蝶转了半天,总算找准机会拍下了它停驻花心的一刻。当然要是用CPL把黄色花瓣的强烈反光压一压效果会更好些。

Butterfly

2004.12.12 Candle of Love

2004年12月12日是个很吉祥的日子,也是老板的大喜之日。从早上9点出发到晚上11点回家,用完了三块NP-FM50锂电池,差不多拍了有700张照片,其中很多是各式各样的美女图:新娘和两位伴娘都是很pp的哦。

考虑到刘翔同学的肖像权事件,还是放张静物图吧:主席台上的烛台。我自做主张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Candle of Love――烛光通常含有祝福的意味,那么这便是爱的祝福了。

Candle of Love

写文章用了很久,因为要看很多照片,连带着想到很多心情。

前几天在IKEA买了一条长长的相片带,可以连着放下七张5寸照片然后挂起来。它很巧妙地仿照电影胶片作为边框,一下子让静态的片子有了时间轴上的动感。

我在Gallery里面写道,通过卡尔蔡司的镜头,我观察并且记录这个世界。那些凝固在照片上的光影,便是我对生活的理解。

最后的最后,是用blog的一段话来结尾:

“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are gonna get”, themom of Forrest Gump said.

“Life is random”, iPod shuffle hence came.

For me, I just live and enjoy what I am experiencing.

Feb 02

今天老板请在“齐辣”吃饭。按照老板的建议,年薪的7倍买房,年薪的3倍买车,这样15年内既享受了生活,又不至于有太大的负担。

基本上我是同意并且向往这样的生活的。然而考虑到数码产品对我的诱惑,我又只能摇摇头一声叹息了。最近在Sony S16GP,Moto E680,Nikon D70,惠威 S200,iPod Shuffle等等玩意儿的呼唤声中飘摇不定,真是难熬亚。

告诫自己,等sonoma成熟了,等3G牌照发布了,等D90出来了,等房子里装得下5.1了,等彩屏iPod上市了……

于是在这样的等待中,看五光十色的繁华从身边走过,同时也看着青春在日渐成熟的表面下消逝。也许,这样的也算是成长的烦恼吧。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