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9

发信人: eetime (三生万物), 信区: Memory
标 题: 遇见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4年09月29日02:17:58 星期三), 站内信件

      1. 遇见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把WMP设成Repeat,一连放了七天。沉醉在这首歌里,咀嚼它的旋律和字词,反反复复,像情丝缠绕一般的可怕迷恋让我不能自拔。

turn left, turn right

很久以前的gf曾问我,你为什么喜欢我。我说因为正好遇到了。她说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你要等的那个人。我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match的可能,就像一段圆弧可以和无数段圆弧相结合一样,只是一个先来后到的问题而已。

所以我从来不去设想我会遇见什么人会发生什么事。

Marguerite Duras在L’ Amant中已经给出了一种假设,比如越南,比如炎热潮湿的气候,比如肮脏的湄公河,比如生活窘迫的有纯正法国血统的小女生,还有无所事事年少英俊多金的中国少爷。Titanic里则给出了相反的定义,比如像锁链一样的婚姻,比如靠扑克赢来的运气、爱情和死亡,比如出身高贵但是心怀叛逆的准上层社会小姐,还有一无所有但是会说”I see you”和”You Jump, I Jump”的青年画家。

现实是,如果让我在湄公河顶着烈日飘荡,不如让我在一家叫做湄公河的法式越南餐馆里面安心的享用晚餐。而那颗海洋之心,我在离它10厘米的距离拍特写的时候,并不觉得它像电影中的那样光彩夺目。

比较玄的是在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里面,“就在这一刹那间,她爱上了Robert Kincaid——来自华盛顿州贝灵汉的,开着一辆名叫哈里的旧卡车的摄影家、作家。”在这句话之前译者用的句式是“所有的感觉,所有的寻觅和苦思冥想,一生的感觉,
寻觅和苦思冥想此时此刻都到眼前来。于是他爱上了Francisca。”

一刹那,所有,一生……诸如此类的词汇用得触目惊心。再次回到现实的时候,女主人公选择了传统的,安定的,合乎道义的结尾,把无数中年男女的心撩动起来又小心的放下,换来的是长出一口气的轻松,隐隐的遗憾和平稳过渡的窃喜。

要是换个古典浪漫的版本,那么《牡丹亭》的《游园》一折绝对是最好(也可以说最yy)的注解。冬日早过,春暖花开,不用为生计饱暖忧愁的杜小姐思绪万千。不小心遇到个柳梦梅,被一句“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卷走了心,带走了魂,然而稍经磨难之后还是逃不开中华传统的皆大欢喜结局。逝者重生,梦境成真,如此遇见的情节也算轰轰烈烈了。

常常见到的一段很煽情的故事套路是,为了……(见一面摸一下看一眼)已经修炼……(五百年一千年不等)。最初看的时候一阵感动,后来看到那个佛祖的表情就想到The Truman Show里高高在上的导演,其实不过是刻意或者无意地去玩弄人世悲欢——反正他老人家有空啊,两三千年不过是白驹过隙而已。而我的第一次一见钟情,为此付出的是整整九年默默守候的时光。当我在结束高考告别往事的那一刻,有一种解脱一般的快感;从此之后,“遇见”便再也没有成为我的枷锁。

从听到《遇见》起,我一直想为此写点什么,然而我知道我拙劣的文字是对不起这首歌的。直到此刻,藉着“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的思绪,我下定决心要记下点什么。写文章的时候,被妈妈的电话打断,被同事的短消息打断,被洗衣机里的轰鸣打断,被美国Tech Lead的Conference Call打断,于是我的记忆和思路也割成了一块一块。

想得很多,写成文字的很少,因为我总是习惯性的把那些画面定格在脑海里,然后再轻轻地抹掉。那些曾经有过的相聚,分离,欢喜和悲伤,那些念念不忘的执着和坚持,或许还有些许消散在时间中的情节,依稀在这月色如水的夜里,让我在风的怀抱中冥想。

/*听见冬天的离开
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我想我等我期待
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

阴天傍晚车窗外
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向右向前看
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她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著队拿著爱的号码牌

我往前飞飞过一片时间海
我们也曾在爱情备受伤害
我看著路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解开*/

————————————————-
唱给自己听的歌;写给自己看的故事。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