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5

昏头昏脑看了一晚上的球。看意大利继续猥琐,看瑞典拿欧洲白玫瑰发飙,然后是昏头昏脑的睡觉。还是狠怀念2000年欧洲杯那些在3号楼的水房看球的日子,就连2000年6月15日意大利的表现都要好得多,2:0干掉了红魔比利时。

在公司的时候听到slink不经意的一句话,去年今日我们吃散伙饭。这才想起来,原来真的已经过了一年。筹办周年庆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触,陪00的师弟打告别赛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触,突然就在这么阴雨缠绵的一天,重新想起那天的教工食堂,在小包间里哭得稀哩哗啦的ACBP,还有在篮球场上自发组织的吉他歌会,和最后响彻云霄的那几声“99难忘,EE不舍”。

其实我不想太伤感。不管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还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有些事情经历过了,它就沉淀在了那里,在某一个角落。纵使一时黯淡无光,但永远弥足珍贵。

还是向前看吧。把昨日的美好化作明日的幸福,是对过往的最好纪念。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