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30

发信人: eetime (拈起那朵永不凋零的花), 信区: Memory
标 题: Let life be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4年04月30日13:07:00 星期五), 站内信件

不经意间迷上Tagore的《Stray Bird》,其实就是源于这句话:“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用比较流行的西蒂(郑振铎)的译本来说,便是“使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在朴树故作深沉的出了张《生如夏花》的专辑,以及MSN Messenger上无数痴男怨女把nick改成和夏花有关之后,用力的甩甩头来摆脱诸如此类的大雅大俗的问题,然后继续回到书本去念那句“Let life be…”,突然觉得生当如此,死当如是。

summer flower

于是话题该回到生活上。生死之间的这段旅程,姑且称之为生活,也就是夏花和秋叶两点间的那条线段。最近我的生活似乎过得挺滋润,大抵是由于人手充足后工作量回到了非常joyful的一个水平线的缘故。每晚长跑,写字,看小说,还能有闲去CeBit Asia的展会上逛了一圈。时而在阳光明媚春风沉醉的下午,在世纪公园里拍花拍草拍美女拍虫鱼,果然是不亦乐乎。

如果要再具体一点,用比较诗情画意一点的描写来讲的话,那么可能是这样子的:在习习的晚风中跑完步回到家里,挣脱身上的束缚,冲到浴室去泡个澡,中间可以来一杯冰镇的朗姆酒。然后打开卧室的顶灯——一盏昏黄的吊灯。大略的拣出一张碟,比如Celine姐姐的《All the way…A Decade of Song》,扔到DVD机里,然后瞅着声音悠扬的从惠威T120的金属三角面板中出来。泡上咖啡,或者橙汁也行,点一支Davidoff,等情绪培养得差不多,郑而重之地抽出本《李商隐全集》,《菜根谭》抑或《诗经》,在铺开的方格纸上涂鸦。一个小时后我会心满意足的搁下笔,然后躲回被窝里看书:最近看的是一本鲁迅的小说选,一本Pride and Prejudice,翻得快烂了的红楼和两本有关二十四史的书,再然后直到双眼迷朦地睡去。

a decade of song

这其实更像是大学里应该有的生活。以前为了打球为了玩游戏为了泡BBS为了陪女朋友为了睡觉为了不知道干什么而发呆的任由时光流逝的那些日子里,我所想要的一种大学生活。又或者这只是生活假象的一种。其实生活只是存在的本身:“That I exist is a perpetual surprise, which is life.”

上周六我过了23岁的生日,这是二十三年来最特别最愉快的一个生日。毕业快一年了,还能和那么多大学里的好友在一起玩乐打闹,实在是痛快。看着ACBP的成员和家属们,想象着4,5年前大家初识的样子,怀念着毕业前Sars肆虐时那段相聚的荏苒光阴,有激动,有不舍,更多的还是觉得不负此生。想到这里我立刻原谅了我以前所挥霍的那些岁月,也许那只是鱼与熊掌的区别,是夏花的两片花瓣,又或是秋叶的两条脉络。

今天和前女友通了电话,差点都听不出她的声音。聊彼此最近的际遇,聊工作,聊以前相处的点滴。她说经历了很多的不顺,她说回到复旦就想哭,她说生活让她慢慢地成长,听得我竟很有些怜惜起来。杜拉斯说十八岁开始苍老,那么在燕曦流连的这四年,我们的青春岁月花样年华,难道只是苍老了四年?

归根结底,还是生活。任外面惊涛骇浪,它只静静流淌。暮春时节,初夏花开,我仿佛看到一个老者,口中吟哦着“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身边是河水清且涟漪。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