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4

新的一天依然是从凌晨开始。

本来按照计划是继续写《EE学院纪事》的,先是被JELLYCHEN的醉后告白吓了一跳,然后被XIAOTIANY和BILLYWEI的文章煽到已不能言。

JELLYCHEN你大胆的往前走,爱情总是该主动去把握的。还要对XIAOTIANY说,你的“茫然”是我真的很欣赏的表情。还有BILLYWEI,尽管你常常嘲笑我还说我是猪,你真的是我大学里最好的兄弟之一。

在版上灌水灌到凌晨四点,然后想到“明天”的GCA活动上床迷迷糊糊的睡去,直到8:45被闹钟吵醒。手忙脚乱的刮胡子穿西装打领带打的冲到5301,却发现只有BRIEF和LAKERS在那里魂不守舍。等到9:30,所有GCA的成员都到齐了,男生一律西装墨镜,在狂摆了一通POSE之后大家开始忙正事。

女生的流水线主要忙着捆扎奖状,几个男生则在包装书签、两张光盘和毕业照。DJ进入了调音间试音,主席台上的座位和标牌也就位了。装运蛋糕的红布车,嘉宾彩花,签到本,礼物,无线话筒,MOTOROLA对讲机,彩带喷筒……一切东西全在12:30同学进场前就绪了。

当大家看到精神抖擞的司仪和工作人员在维护现场秩序的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连早饭和午饭都没吃,衣服早被汗水湿透了。

毕业典礼的时候我们都是很紧张的,每一步程序都生怕出错。在别人看来也许每一步都是顺理成章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所有GCA特别是LEOMOON和VICTORH,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

IVAN的讲话让我很感动。胖子,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大”班长。希望你当了老师之后,也能让学生们享受到团结奋进的氛围。

看着大家一批一批的上去完成了毕业的仪式,帽缨从右边变到了左边,我意识到,四年的大学生活在官方的意义上已经结束了。

毕业典礼一完,我们立刻组织清场,不仅是因为下一场紧接着有其它系的典礼,还因为我们还要马不停蹄的去筹备毕业晚会。学校不喜欢我们和他们冲突,所以我们的时间改到了晚上8:00。

4点过GCA的一部分成员出去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在这以前将近20个人把那个毕业蛋糕给分了。聚集在曲园饭店,我都记不清楚当时都谈些什么了,或许谈什么也不重要。这是一场决赛,而我们已经成功的结束了上半场。

6点的时候刘祖望老师已经到了,他的请柬上是以前的时间。我怀着歉意把他送走,看到刘老师远去的背影,我心里是一阵莫名的感伤。

然后YEKNIW等人到多功能厅去搞定音箱,大部队去布置晚上的会场。老板拿来了白布当投影屏,35-2楼贡献了两张桌子,许多同学搬来了椅子,不一会音箱也到了。FUNCTIONA在排练晚上的歌,引来了楼上一群人的观看。外面隐隐传来SHCH《深呼吸》的歌声,然而我们是不CARE那个晚会的,我们的节日就在这里。

8点开始入场,8:30正式开始,最后一次的狂欢聚会。过程在这里就不详述了,晚会的高潮则是在《相亲相爱》的团体合唱中到达的。记不清歌词没关系,不会唱没关系,当所有兄弟姐妹都手牵手心连心的时候,那份情感已经足以让我们铭刻于心了。

晚会一结束,一群人聚在一起疯狂的拍照。我踩在EDA的腿上爬起来的时候,立刻看到了JSNWU在抱着VICTORH痛哭,我的眼泪立刻下来了。我抱着JSNWU,抱着BRIEF,抱着GORE,抱着VICTORH,抱着SLINK,抱着YAHOO,抱着JAZZCAT,抱着兄弟们哭。VICTORH说他妈的哭什么,BRIEF说不要哭又不是见不到了,GORE说我们寝室太帅了,YAHOO说我们要到欧洲去玩,SLINK说反正还是同事,JAZZCAT说常回来玩玩,JSNWU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我们见面的机会毕竟少了,也很少有在BBS上灌水狂欢,在晚上出去夜宵K歌的经历了。告别了复旦的四年,告别了如此多的兄弟,也割断了深深的一份记忆。然而我们终究会重逢的,在重逢的时候还是会亲热地大叫“猪啊”,还是会一同回忆在复旦园里度过的四载春秋。

99难忘,EE不舍。连王校长的演讲词里面也有我们的告别NICK,足以证明这个创意的影响力了。

久久难忘,依依不舍。这已经是深入血液的精神,将在毕业这天播下种子,在未来的岁月里收获更多的美好回忆。

Tagged with:
Jun 13

今天才看到brief的《清晨闲逛》,被狠狠的煽了一把。那些在三号楼的日子,simple days for simple times。
 
其实搬出三号楼的时候很带着几分欣喜,终于告别了破旧的屋舍和熄灯的制度,开始有了个人的更多空间。然后空间大了,人情却淡了。比如我,除了排球联赛,其它时候简直就游离在了集体之外,直到毕业临近的时候才稍微弥补了一点遗憾。

疯狂的从各个ftp上下载。我知道,这些ip以后不会再是熟悉的人了。习惯了从46.21那里找寻最新的软件,从46.56那里down照片,偶然在46.18发现了Korean Lover,还有向47.21上传各种资料。当我从Cute FTP上删除了这些站点,习惯终于被深深的掩埋。

我从二楼逛到三楼,又跑到一楼,看到的是收拾东西的人仰马翻。纸箱封存了一大包一包的书,衣服,小玩意儿,药品,也把我熟悉的那些都统统封存起来。

领到了通信的毕业照,塑封的精美照片上,是那一张张亲切的脸。

领到了毕业衫,拿回家挂起来,这几天要狠狠的穿。

领到了通讯录,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地址电话邮箱QQ号和ID。

还缺什么吗?还缺10分钟,便是毕业前的N-4天。

Tagged with:
Jun 12

习惯了每一天从凌晨时分开始,那么继续写那部注定写不完的小说。出场的ids在面前闪动,满眼间都是水晶之恋和50盘血淋淋的肉。

睡了一个上午,想到下午的training还是坚持去了公司。公车上有人拎着一个键盘,仔细一看原来是爱国者的超薄手感王。想到我和yahoo都买了这款,并且现在还认为是用过的最爽的键盘。又听到有人打手机,指点别人买philips 107P,想起了陪billywei去买这款显示器的那个下午。在空旷寂寞的123上,原来能找到如此多的回忆。

training竟然讲光纤,波导和同轴线,还有二层三层的交换机。不过再也没有考试了,所谓的测试easy得一塌糊涂,也不会再有考光纤那天迟到15分钟的惨痛历程。

晚上和team一起吃饭,结果荣幸的当了一次非法暴食团团长。在餐桌上鼓动大家数羊,全桌人就我和team lead两人知道,得意的说我们有心灵感应,让好几个Escalation Engineers几乎崩溃。那么是小天府的某次聚会中我第一次接触,还曾在Lansheng Hotel的聚会中让billywei和他mm甘拜下风。

BBS上在征集刻录机,可怜我那台早已沦入了jsnwu的手中,不知道如今尚安好否。 有陌生的id竟然投条过来请教毕业光盘的设计,只好作shy状并后悔没有为此出过一点点力气。

老师说要开始互相关爱。那么好吧,四年了,开始互相关爱,在毕业前的N-2天。

Tagged with:
Jun 11

昨晚在leomoon寝室开会,一堆人坐在一起嘻哈打笑。我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机会再开这样的会。开到快12点的时候与yahoo和fred一起进行了不可告人的勾当,然后飞一般试图杀出南区。

然而到门口还是超过12点了,只得悻悻的返回,从政肃路到国权路到邯郸路在左转进入松花江路直走到辉河路。原来路盲一般的我也能记得如此多的路名了。

凉风习习的夏夜,我抬起头却看不到繁星满天。

早上再次挣扎着起来去上班。从早忙到晚,不禁羡慕起slink的悠闲。这小子病假请得开心,我还得帮他作follow up。

刚吃了晚饭yahoo发消息说在小天府聚餐,想到又错过了真遗憾,没有看到gore冒充cs表演水晶之恋的动人情景。据说peggyr还偷偷报告了,ghostred要当团长了,这个世界真的变化很快,而我错过的越来越多。-,-

回家的路上,坐在车上数着手臂上的光影斑驳,想到这样眷念的日子又少了一天。

Tagged with:
Jun 08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二十一)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6月08日13:34:56 星期天),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二十一)久久依依

深知身在情常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

想不到最终写了二十一篇,也想不到还要那么多要写的写不出来。

“九九难忘,EE不舍”,看着好友名单整齐划一的nick排成行,在默算这份景致维系的时日。我们的行动并非为了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只是在离别悄然而至的时候,让彼此的心互相取暖。

昨天在onesesame那里录音的时候,听了kanfy和singing的留言。分明的,我听到了kanfy带着哭腔的声音,和singing冷静中的不舍。我害怕当我拿到那张毕业光盘的时候,它的沉重会让我举步维艰。

我还记得和billywei第一次合作办报的经历,和“安娜·卡列琳娜”的安娜参与联合学报的情景。我记得五月歌会我们设计的开场朗诵和伴奏,记得进入决赛后那些在江湾疯狂的男子。我记得军训时victorh的大嗓门,在深水一尺的路上推车送水的一幕。我记得每晚练习唱歌时的蓬勃气势,还有dedali带领下好汉们表演军体拳的英姿。我记得每次系队比赛时那些忠心而热烈的观众,我记得比赛失败后兄弟姐妹们的安慰和胜利时共同欢呼的喜悦。我记得通信在共青春游时玩碰碰车洒满的一地欢笑,也记得看大班外出旅行照片的羡慕和欣赏。

我记得的很多,忘记的也很多。甚至连考试前在闷热的自修教室里的苦读也成了一种安慰。我竭力去追寻每一片记忆的闪光,小心翼翼的呵护,珍而重之的收藏。

从最开始羞于把“电工”二字说出口,到四年后这个称呼深深的溶入血脉,春去秋来中,原来我们一路走来,走到今天的人生岔道口。我拼命的呼吸校园里的空气,参加尽可能多的活动和聚会,就为了让自己的心在这里多跳动一点。我收集照片,收集视频,在EE版面灌水或者潜水,盯着好友名单发呆,就为了让今后的回忆更多一些。

久久难忘,依依不舍。两百多个人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想法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当我们把离情别意掩映在短短八个字之中,我们的合力终于在矢量方向上重合。

我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我害怕听到“最后一次”这几个字,我们终于要面对最后一次的比赛,最后一次的聚会,最后一次的作为99EE的团体在校园里流连。DC和DV记录下来的,是所有形而上的实体记忆,而心中那份真挚的情感,只有我们自己能够在每一个深夜梦回的晚上来品味。

再见,再见。无论你在美利坚还是在法兰西,无论你在瑞士还是新加坡,无论你留在上海还是回到家乡,请记住我们的约定,记住四载时光凝聚而成的久久依依。

Tagged with:
Jun 02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十七)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6月02日21:43:15 星期一),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十七)日月光华

长吟远下燕台去,唯有衣香染未销
×××××××××××××××××××

日月光华是BBS。BBS是江湖。所以日月光华是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非恩怨剪不断,理还乱。

说什么欲语还休,道什么欲走还留,终究是牵肠挂肚藕断丝连。长歌而去,渐行渐远,带走的是执着,留下的为虚幻。

报道第二天在计算机楼IBM机房的流连改变了我的大学生活。从黑白的Telent开始,我立刻迷上了这个以简单字符构筑的世界。

第一次见面的网友是时任哲学版和历史版版主的EQ,第一次听报告的对象是文风洒脱潇洒不羁的greatwater,第一次报告的是xiaowenzi,第一次写小说的主角是rosy,第一次参加的聚会是single的版聚,第一次认识的站务是clamp,第一次收的徒弟是twopen,第一次做的签名档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第一次做的说明档是“笨小孩”,第一次发文的版面是volleyball,第一次当斑竹是在PC_Market,第一次被封忘记了,第一次全站是chester下的手。

无数的第一次形成了琐碎的记忆片断,找根线串起来,晃晃悠悠,星星点点。

然而记忆是随ID而变的。在eetime的背后,很多别的人别的事都模糊了。尘封的那些,静静地躺着角落里,在不经意间涌出来,汇聚而成的是一声叹息。

基本上我不算一个水鬼。虽然我灌水,但我还是执着的这么认为。

最疯狂的灌水是在四十个版面一天200篇罢了,最多的一次贴书也不过一晚上600篇,从9000到10000更是停滞了差不多三个月。

除了写点文章,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版聊。鹊桥太累,燕园太傻,还是在版面上比较有归属感。到了现在更是只在系版re文,re的那些人数都数得出来。

以gore为最高(身高),以yahoo为最低(智商),以jsnwu为最重(体重),以brief为最帅(容貌)。谈笑中有xiaotiany之茫然,往来间有EDA之闷骚。深夜惊见Sario之刷屏,傍晚慨闻Jiajv之深奥。

可以调调情(with victorh),阅佛经(pasted by yejf),无驴声之乱耳(jellychen),无青海之牢刑(manna手下留情)。

当九九成为往事,当EE存于记忆,我的EE·Time,又将以什么心情,to be or not to be?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Tagged with: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