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06

打电话就称呼“同学”、用课桌当饭桌、泛黄的台灯、1942兵蜂四合一、舒克和贝塔、小学生守则、值周生袖章、黑板报…… 这里是靠近南锣鼓巷的“昔巷”,由麦格格同学带着,四个人来到这里怀旧。喝的是巧克力口味的麦乳精 ^^

现在觉得80年代的东西挺有腔调的,也许时尚差不多就是30年一轮回吧。

Jun 05

话说伊莱克斯这烤盘真不错,我是伊家的粉丝。

Tagged with:
May 16

去过乐山两次,都是看大佛、走凌云阁栈道。这次再去,看的是东方佛都(都是仿制的佛像和雕刻,精美有余、底蕴不足),外加吃小吃。

乐山相册(含多次去的照片)

远眺大佛

当时不知道渡船的时间,本来可以花两元钱坐两次渡船到小岛上,可以正面目睹大佛全貌,比80元的观光船有意思多了。我们5点再去人家说马上下班了不做我们的生意。

乐山的小吃真不错,这次主要尝的是眼镜豆腐脑和九妹凤爪,下次一定要去试试 @swufe_acs 同学推荐的烧烤。

鸡丝豆腐脑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Apr 23

昨晚不出所料在飞机延误后回到成都,老同学swufe_acs携其贤惠的太太到机场来接,然后直接去双流老妈兔头的某家店夜宵,另一位老同学小名栓妞当晚才从北京回到成都,也赶来加入我们。麻辣兔头、麻辣鸭唇(即鸭下巴)、麻辣凉粉……一堆地道的家乡味道立刻把味蕾征服了。除了第一道菜匆忙拍了张兔头发到微博上,其余时候都是忙着大吃特吃连手套都懒得戴了。

吃完夜宵已是深夜,付同学开车送我们回龙泉,我还搞出乌龙把钱包掉在他的宝来里,幸好没掉在下车后的地上。就是挂失了几张卡,这下在四川没有信用卡用了。

现在算起来,大家差不多有11年没见过了,但见面的时候立刻就回复到当年的熟络当中,没有任何的陌生感。毕竟大家当年都是在厂矿子弟校一起长大,甚至从幼儿园起就是校友了,直到后来错综复杂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关系。考入不同的大学之后,异地相隔千里,后来又在不同的城市打拼奋斗,忙忙碌碌地一晃眼许多年就过去了。在上海时看到本地的那些同学经常有什么小学初中的同学聚会就很羡慕,因为当年真正“青梅竹马”的感情是之后无论如何也复制和取代不了的。
Continue reading »

Tagged with:
Feb 10

相册
哈尔滨 | 漠河 | 长白山 | 雾凇岛

Day 6,1月6日,今日小寒。清晨5:46火车抵达安图,约好的师傅已经来接了,一路送到望松YHA,路上看到了歼击机(歼5?)停在小饭店门口,还在车上又一次看到日出。吃过早饭直接拼车去西坡。长白山景区分北、西、南三个景区(东面儿是朝鲜),每个景区都要收门票,而且没有啥联票或者淡季票之类的优惠。

冬季的高山花园、锦江瀑布什么的都看不到,一路到换乘点直接上雪地摩托登顶。于是又尝试了新的项目:雪地摩托。我的口罩已经掉了,正面就靠头巾+雪镜。不幸的是,头巾松了一点点儿,于是9级的大风和零下32度的天气让我狠狠地被虐了一把,到现在左脸上都有一小块被冻过的痕迹。冬季的天池全部冰封,超级壮观,到目前为止中国两个最出名的天池我都到过了(还有一个在新疆天山顶)。

路上遇日出

Continue reading »

Feb 09

相册
哈尔滨 | 漠河 | 长白山 | 雾凇岛

东北之行的念头源自Roddy同学的某次鼓动。他说,咱们去漠河吧。我说,不是说雪乡穿越吗(从几年前一直说到现在)?他说,雪乡去的人太多了,没意思。去漠河。我说,好。于是买了机票。然后第二天Roddy同学告诉我,他要在某年某月某日赶回来开会,于是得提前整个行程。我……然后只得另外找搭子一起去。万能、有空、且有钱的小宝同学这个时候出现了,于是东北之行变成了三人行。

行程基本照抄Lily和Roddy他们的,个别做了微调,到最后我们少玩了一天但去的地方还多一些。

简述行程:
Continue reading »

May 30

周五在La Verbena吃饭,本来安排了外面露台的餐桌,结果下雨,只能挪到室内,但透过落地大窗依然可以一览无余地欣赏外滩的美景。餐厅的Deputy GM很是热情,我们刚一落座就开始向我们介绍餐厅的特色。我是第一次吃西班牙菜,才知道原来在西班牙菜系里面Tapas(小吃)才是精华,当然野猪肉火腿和海鲜饭是久闻大名了。

瑞典帅哥Anders在吃的方面显然经验丰富,主动承担了为所有人点单的重任。除了味道比较奇怪的腌橄榄之外,每道菜我都很喜欢,比如银雪鱼和绿椒制成的玉米饼卷和蘑菇镶入野猪火腿之类的小吃,以及几种不同的肉类和海鲜烩饭。红酒也很好,虽然不懂,但酒杯晃晃还是很轻易地感觉到馥郁的香味。

每月8日La Verbena半价,午餐的套餐菜单看起来也不错,下次再去试试。

Tagged with:
Mar 20

晚上在苏州得月楼吃饭,被腻味得不行,苏州人太能吃甜食了!什么樱桃汁肉苏式酱鸭之类的,味道的确很好吃,但到后来觉得从头到脚全是甜味了。上一次在苏州正二八经吃饭还是叶放请的客,貌似是松鹤楼吧,感觉稍微要清淡点。

从观前街开回家,一直到停到车库为止共73分钟,和平时在市内堵堵车花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Mar 06

南方商城的一家日本料理,去过几次,相对于它的价格,味道和新鲜度算是很不错了。某次去的时候把玩新买的leica镜头,拍了些菜点,很喜欢它的颜色。只是没有裂像屏的手动变焦实在太麻烦了。

Mar 05

面实在太难吃了。上次和斯考特同学去吃了乌冬,但十分不幸的是时隔太久我把难吃的味道忘了,今天又去被摧残了一次。

还是要写下来,免得下次再忘了。年纪渐长,记忆力衰退啊。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