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6

2013年9月24日

早晨起来有点头疼,看来晚上缺氧,不过很快就好了。9点半去参观扎什伦布寺。这是中国藏传佛教的格鲁派寺院,位于日喀则的尼色日山下。扎什伦布寺为四世之后历代班禅驻锡之地,可与达赖的布达拉宫相媲美。它与拉萨的“三大寺”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合称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四大寺”。四大寺以及青海的塔尔寺和甘肃的拉卜楞寺并列为格鲁派的“六大寺”。到此为止我已经拜访过塔尔寺、拉卜楞和扎什伦布了。我在藏传佛教的寺庙里并没有太多的共鸣,不过对它们的壁画和建筑还是有些兴趣。

EV0B8608

11点离开日喀则,一直到中午都能看见月亮挂在天边,呈半透明的蓝白色。

EV0B8581

一路上有不少寺庙,比如纳唐寺刚坚寺等,都懒得进去了。中午在吉定镇吃饭,毫无悬念的是川菜馆子。13点抵达318国道从上海人民广场到拉孜的5000公里处,感受到一种别样的亲切。在路上往往可以“不期而遇”一些风景,有些是云,有些是湖,有些是路……

EV0B8695

EV0B8689

藏区一路限速,今天竟然限40公里/小时,太浪费时间了。下午我自己开车,深切感受到Prado的低配版动力太差,2.7L排量的发动机推动这么一部车爬山很吃力,挂到L档才勉强可以跟上领头的Land Cruiser 4500,但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可以用“嚣叫”来形容了。

路上经过“桑桑镇”,看过《将夜》的人想必都会会心一笑吧。一路爬山,间或有日阿噶藏布江相随。翻越了4710米的帮拉山,4783米的嘎啦山,5000米的索比亚拉山和5089米的愧拉山,有三个多小时一直在4700米以上跋涉。晚上21点才抵达海拔4375米的萨嘎,镇上四间酒店都没有房间了,最后找到一个看起来像卡车旅馆的地方,没有独立卫生间、没有自来水…… 开车出去加油,只有中石油的移动加油车,可见当地条件之艰苦。镇上一条主干道据说修了四年,修了又挖挖了又修,到现在还是又破又烂尘土飞扬。

不过在这里清楚地看到了夏日银河,这是唯一的补偿了。

galaxy

EV0B8735

2013年9月25日

早上起来头更痛,决定晚上还是睡前服用红景天+吸氧来缓解睡眠中缺氧的问题。幸好在清醒的时候我没有高反迹象。

9点出发,一路翻越4797米的查藏拉山和4920米的突击拉山。沿途不知名的湖光山色也可以让人流连忘返。

EV0B8750

EV0B8765

在经过了老仲巴之后,来到了一片金色的沙丘旁,远处就是雪山群峰和雅鲁藏布江,整个画面非常具有层次感。

EV0B8795

中午抵达帕羊,在这里休憩午餐—以前南线道路很差的时候,帕羊是所有游客经停的重要站点,而现在只是路上经过的一站而已。

下午3点半抵达马攸桥检查站,这里就是普兰县的边境了,标志着我们正式进入阿里地区。翻越了5210米的马攸木拉山口之后,花了一个小时蜿蜒而下,抵达三大圣湖中最神圣的玛旁雍错。自古以来佛教信徒和苯教徒都把它看作是圣地“世界中心”,是中国湖水透明度最大的淡水湖,也是亚洲四大河流的发源地。在玛旁雍错的旁边有一个鬼湖,藏语叫“拉昂错”,意为“有毒的黑湖”。其实是因为咸水湖的缘故,周边没有任何动物。在路上还惊鸿一瞥地远眺了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峰通称雪灵山,在玛旁雍错以北,是冈底斯山的主峰,海拔6721米;藏语意为“神灵之山”,为著名的佛教圣地之一。冈仁波齐绵延于中、印、尼三国边境,素有“阿里之巅”的誉称。峰上常常白云缭绕,愈发显得神秘莫测。转山一圈距离为51公里(也有说72公里),周围有八座寺庙。

冈仁波齐也是世界公认的神山。冈仁波齐并非这一地区最高的山峰,但是只有它终年积雪的峰顶能够在阳光照耀下闪耀着奇异的光芒,夺人眼目。该峰四壁分布极为鲜明对称,形似圆冠金字塔(藏民称像“石磨的把手”),特殊的山形与周围的山峰迥然不同,让人不得不充满宗教般的虔诚与惊叹。由南面望去可见到它著名的标志:由峰顶垂直而下的巨大冰槽与一横向岩层构成的佛教万字格(佛教中精神力量的标志,意为佛法永存,代表着吉祥与护佑)。

但是因为下午阴云密布,玛旁雍错并没有展现出完全的风采,冈仁波齐半隐于云雾之中,所以我们也没有多花时间停留,把美丽的期盼留给明天。

EV0B8838

EV0B8855

为了减少夜晚高反的影响,没有住基乌寺,而是前往普兰县城。一路上看到雪山林立,在山的那边就是尼泊尔。而普兰正是西藏和尼泊尔交汇的四大口岸之一。

EV0B8864

晚上在普兰享用了一顿丰盛的火锅,住宿则是简陋的普兰宾馆。在深夜继续欣赏银河,夏日大三角非常明显。但光污染依然存在,所以反而是28-70的效果比鱼眼镜头好。

EV0B8879



Comments are closed.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