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0

2010年10月18日,美国出版的《新闻周刊》杂志以“Made For China”(为中国制造)为封面故事,展示了全球企业从“中国制造”向“为中国制造”的巨大转变。文章指出,越来越多的外国品牌为了迎合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和品位,或重新设计产品,或专门制造。 当时有评论说,从“Made In China”到“Made For China”,尽管只有一个单词的变化,但却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感觉。中国制造强调的是制造,制造出来的东西是为了出口,为了赚取外汇;而“为中国制造”则强调的是消费,消费那些为中国制造的商品,花掉大把的银子。

但我其实觉得《新闻周刊》太看得起咱们了。也许对外国的生产者,Made for China是为了赚国人的钱;但对于国内那些黑心的厂商,Made for China绝对是低质甚至劣质的代名词。

今天中午和市场部的同事吃饭,聊到食品安全和玩具安全的问题。下午突然想到一句老话,made in china不是问题,made for china才是问题。还有句更老的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晏子春秋·内篇杂下》)。具体案例则可以参考三聚氰胺、头发酱油、染色馒头、假牛肉、瘦肉精、福尔马林火腿、地沟油、墨汁粉丝、国产玩具的黑心棉(高质量的都出口欧美的)、甲醛含量严重超标的家具之类的,简直是数不胜数。

最后贴一段据说是来自网易网友的帖子: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中国毒品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十分新鲜的样子,欣欣然摆上了货架。青菜朗润起来了,鱿鱼涨起来了,辣椒的脸红起来了。

豆芽偷偷地从豆壳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水缸里,池子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黄的,绿的,放一点无根激素、搁一点防腐剂,再来点尿素,绿豆芽白白的,黄豆芽胖胖的。

辣椒、猪肉,腐竹、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着抢着赶趟儿。红的苏丹红像火,粉的瘦肉精像霞,白的吊白块像雪。馒头里带着馊味儿,闭了眼,作坊里仿佛已经满是熏肉、面包、果脯!案板上成千成百的苍蝇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蟑螂爬来爬去。昆虫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原料堆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爬呀爬的。 “中国食品很安全”,不错的,像工商局的统计报告安慰着你。电视里带来些新调查的有毒食品的气息,混着记者暗访的味儿,还有各种有关有害食品曝光的新闻在网上酝酿。不法商贩把加工点安在偏僻的地方,正规企业也来了,在原料里填加各种有害的化学品,做出好看的食品,在大型超市里卖着。换了加工后的包装,这时候卖得格外的旺。

死猪肉是最寻常的,一进就是两三吨。可别恼。看,做腊肉,做熏肉,变牛肉,加班加点地制做着。银耳、生姜上全熏着一层硫黄,熏出来黄得发亮,工业盐腌制的四川泡菜也青得逼你的眼。墨汁粉丝,有毒花椒,地沟油,制造出一碗色泽鲜艳的麻辣烫。放眼去,医院里,厕所边,有吃了有毒食品患病的人;还有喝了三聚氰胺的小孩,结着石,憋着尿。他们的头发,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超市里的有害食品渐渐多了,吃有害食品的人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都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吃过了。积攒积攒毒素,借点药费,各看各的一份儿病去了。“制造食品在于放药”,刚起头儿,有的是技巧,有的是原料。

草莓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里脚都是毒素泡的,它生长着。

馒头象小姑娘,花枝招展的,回收着,染着。

中国食品像隐秘的杀手,有层出不穷的花招和手段,引着我们死去!!!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