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3

昨晚不出所料在飞机延误后回到成都,老同学swufe_acs携其贤惠的太太到机场来接,然后直接去双流老妈兔头的某家店夜宵,另一位老同学小名栓妞当晚才从北京回到成都,也赶来加入我们。麻辣兔头、麻辣鸭唇(即鸭下巴)、麻辣凉粉……一堆地道的家乡味道立刻把味蕾征服了。除了第一道菜匆忙拍了张兔头发到微博上,其余时候都是忙着大吃特吃连手套都懒得戴了。

吃完夜宵已是深夜,付同学开车送我们回龙泉,我还搞出乌龙把钱包掉在他的宝来里,幸好没掉在下车后的地上。就是挂失了几张卡,这下在四川没有信用卡用了。

现在算起来,大家差不多有11年没见过了,但见面的时候立刻就回复到当年的熟络当中,没有任何的陌生感。毕竟大家当年都是在厂矿子弟校一起长大,甚至从幼儿园起就是校友了,直到后来错综复杂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关系。考入不同的大学之后,异地相隔千里,后来又在不同的城市打拼奋斗,忙忙碌碌地一晃眼许多年就过去了。在上海时看到本地的那些同学经常有什么小学初中的同学聚会就很羡慕,因为当年真正“青梅竹马”的感情是之后无论如何也复制和取代不了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一起逃课间操去吃很赞的牛肉面、一起撕卷子、一起步行回家、一起整讨厌的老师、一起和大家公认的贱人们嘻嘻哈哈、一起唱班歌《相亲相爱》、一起参加运动会、一起见证了无数起青涩的八卦……都是人生过程中无比美好的回忆。

今天午后他们又赶到龙泉陪我们喝茶打麻将,阳光很热烈,机麻套间也不错(除了顶部发霉……),一个下午就在噼里啪啦的麻将声中度过。打着打着才意识到我们几个老同学其实是第一次坐在同一张麻将桌上,我还经历了人生第一次一炮三响,连前老板都在微博上评论我是“make others great”!中间间或吃着江同学排队买来的五香和麻辣“王妈手撕烤兔”,味道用四川话来形容就是“不摆了”。

晚饭在典型的川菜馆里,点的菜是对老同学们而言天天吃的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是有些陌生了,毕竟上海的川菜馆子再地道,很多口味还是不一样的。总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就想着吃喝玩乐忘掉一切email和business proposal,可能因为这里的空气天然地就使人变得懒散和闲适吧~



One Response to “回川后的闲散生活”

  1. rick says:

    我也刚从四川回来,活动在重庆,其间去了趟成都,吃了点干锅之类的,麻麻的,辣辣的,还不错!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