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2

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   
O Troupe of little vagrants of the world, leave your footprints in my words.

— Tagore

Photos: 天目山谷-龙王山徒步穿越

秋天的树

某日Jeffrey君转发来一封邮件,大抵是说某某英语俱乐部要组织一次outing,问我有没有兴趣。附加的信息不外乎那个club的女主席很pp啊,徒步野营很刺激啊,秋高气爽国泰民安适合出游啊等等。作为一个勇于追求新鲜事物的青年,我在考虑10秒钟后抱着视死如归义无反顾的决心同意了。

以多年前模电期末考试之前复习功课的速度看了几个户外网站和购物网站,然后去龙阳路Decathlon购置了睡袋登山鞋一类的装备,兴冲冲拎着两大袋东西去Starbucks参加English gathering暨outing预备会议。见到传说中的Celine主席果然没有失望,但是她公布当前的报名情况是7个男生+1个女生的时候真是晴天霹雳一般。Jeffrey立刻怂恿我去叫女生;哎谁让我脸皮薄呢只好翻开手机号码簿发消息,于是Elaine就这么被拖下了水。事后在旅途中和旅途后Elaine对我说过两个不同版本的评价:一个是在最后冲顶到宿营地那段艰苦路程中她恶狠狠地对我说都是你小子把我骗来的;一个是在回程的车上温柔似水地对全车人说真的很幸运被William同学邀请来参加这次活动……

周五晚上下了班和Jeffrey冲到正大Lotus去买烧烤食品。有这个讲究精致生活的男人在旁边我就不用考虑买什么了,当一搬运工足矣。赶到上海博物馆旁的包车上,我们才发现周围唧唧喳喳全是mm们的声音。一统计人数,除了来自山魂club“不像善类”的领队“河上”gg外,有8名女生,6名男生,后来还有Elino在莘庄附近跳上了车。在精确地计算完男女比例之后,我得出了结论,买的那些用来烧烤的肉够吃了……

怀着小学生春游一般的心情出发,一路上遵从English Club的原则用英文介绍自己和互相交流。发现旅伴中有从事国际服装贸易的,有做汽车传感器的,有来自Toshiba和Swatch-group的,还有两个复旦04FL的小师妹,分别是台湾人和韩国人。Celine提议的名字游戏让大家第一次熟悉起来,于是就有了诸如此类的表达“我是坐在喜欢gardening的Elino后面的想去云南旅游的Rita后面的喜欢自虐游的Celine后面的喜欢旅游的Jefferson左面的很想去天目山的Chen Yang的左面的喜欢美女的好色的Jeffrey的左面的准备明年去虎跳峡徒步游的Bella的前面的喜欢胡思乱想的Elaine的右面的喜欢reading的William的……”

这种ice-breaking的活动活跃了气氛,然后随之而来一车人齐唱《相亲相爱》更是把气氛推向高潮。唯一的缺陷是让我这个五音不全的人领唱,笑了好几回大家才好歹开始唱起来。这首歌也是我们高中三年的班歌,在多年以后这么唱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同时还决定了各种职务:比如Jeffrey和Wendy是安全员,负责医药箱和保卫工作;Elino是财务负责算帐,Jefferson是出纳负责买单,Elaine和谁是公关大使负责讨价还价,Chen Yang和谁是环保大使负责督促我们收拾所有垃圾带出景区,我和Celine是美食小当家负责点菜安排伙食等等。

凌晨2点左右到了天目石谷外面扎营。在河上的指导下大家发现原来搭帐篷是如此简单快捷的一件事情:铺开内层摊在地上,把折叠的支架展开拼接起来,交叉穿过内层帐篷的扣套,锁住一边然后撑起另外一边就可以了。再搭上外层帐篷,固定,把防潮垫和睡袋铺到帐子里就大功告成了。看着自己完成的成果很是满意,于是大家开始享受夜宵顺便谈天说地。

周围是静谧的夜,天空中闪烁着点点星光,寒冷的空气包裹着温暖的灯光和安详的营地,我们的露营生活终于开始了。

清晨在淙淙的流水声和响亮的犬吠声中醒来,掀开帐篷发现外面已经洒满了阳光。收拾行囊打好背包,大家都是意气风发;几十升的背囊挂上帐篷这么一上身,个个都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去爬雪山过草地四渡赤水飞夺泸定桥,至于踏平天目山谷龙王山更是不在话下了。我背了大概有25kg的东西,还很兴奋地把F717挂在脖子上,一点也没有预料到行程的艰难——这条体验级的路线,对于初次参加徒步的人和准专业的登山爱好者而言是完全不一样的。在经过一道小桥的时候我拍下了自己在石上的投影,这是我背着包站得最直的一刻了。

路上经过了金庸题字的“石谷有灵气”,附近是波光粼粼清澈见底的斤线潭。沿途时时有小桥流水,鸟语花香,倒也算景色宜人。毕竟我曾在峨嵋青城九寨黄龙等人间胜景细细游览,些许山色水景还不至于让我如何流连往返。只是由于比往日花费好几倍的力气来登山,每看到一处值得驻足欣赏的地方都倍加珍惜。也许这和“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一个道理吧。

中午到达了半山腰上的一处好地方:地势平坦,依山傍水,周围还有竹林环绕,正是我们烧烤的目的地。拆开一次性炭炉,流水价般取出一盒盒的鸡翅,鸡心,排骨,肉肠,鱼虾,贡丸,玉米,面包,牛羊肉串,抹上蜂蜜沙茶,洒上油盐孜然,眼神共炭火一色,口水与汗水齐飞。偏偏有些女子如某某,某某,某某某特别喜欢烧烤而不吃,某些男子如某某,某某,某某某从来只吃而不动手,倒也是你情我愿,相得益彰了。小小的插曲是重达4斤的猪肉和肋排神秘的消失了,多年以后噢no其实是几个小时以后才在Billy的包里被发现差点成了干尸。

吃完丰盛的午餐,在冰凉彻骨的溪水里泡泡脚,然后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去午休:Bella钻进了茂密的竹林,小Wendy霸占了小木桥,Celine铺开了防潮垫戴起了眼罩,Elaine躲在了树荫下,河上早已昏死在平滑的大石面上,而我和Jeffrey则躺在阳光照耀的草地中。暖暖的风摇动竹林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草根和泥土的芳香挡也挡不住地扑面而来,在这样的环境下悠闲地小憩,顿时有恍如梦中之感。

两三个小时的幸福生活过后,大部队开始拔营向山顶进发。一路上我把相机塞回了包里,留在压后的队列中前进。脚趾甲的老伤开始出来捣乱,不用去查看我也知道肯定又出血了;偏偏上山的路越来越陡峭崎岖,长期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的我和Jeffrey可以说是在咬牙坚持了。Bella和Elaine也在这个队列中。Chen Yang大哥一直在后面陪着我们,监督我们,鼓励我们,引导我们,用尽一切吹拉弹唱的手段让我们前进。而我们也用尽一切办法拖延,休息,吃掉背囊里的东西,讲笑话,最终还是胜利的磨磨蹭蹭的到了接近山顶的营地。

一到营地刚才还累死累活的Elaine就跳着要跟河上去看夕阳,而作为“美食小当家”的我则到农家的厨房忙里忙外关心晚上的饮食。之前Celine辛辛苦苦点好菜向河上表功,不料河上一时嘴笨称赞得不够强烈惹恼了小姑娘,还亏得我们的Chen Yang大哥出来一番甜言蜜语语重心长才摆平了二人。

随着夕阳的余晖在山脊上缓缓移走,远远近近的树林逐渐黯淡了下去。我听着F.I.R.的钢琴版Lydia,望着炊烟随意的飘散在风中,觉得一天的辛苦都有了回报。

晚餐在万众瞩目中开始了。两锅滚烫的鸡汤很快就见了底~那可是70块钱一只的鸡啊。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想到了《甲方乙方》中那个有着黄鼠狼般饥渴眼神的老板……别的菜虽然同样味道鲜美但是在寒冷的气温下只能用来填肚子了。

饭桌中少不了的是酒――可惜没有白酒。好像是我,Celine还有河上分了一小瓶劲酒,另外大家开了很多啤酒。酒一下肚气氛愈加热烈,于是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游戏,比如暴食组三大传统节目之中的007和猴子爬树(没有出场的是猜牙签),还有撞球等。隔壁桌子上则开始了韩国游戏“公共汽车”。007虽然是经典老游戏了但是每次玩总是花样百出:大Wendy总想害我但是坐在我边上的Elino一碗一碗地被罚;Celine用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扫射”动作,后果是四个人先后举手,惨叫连连;Chen Yang的习惯动作是双手提到胸前,随时准备投降;河上更绝,伴随那声长音“pia”他完成了从肋部拔枪,瞄准,射击的全过程慢镜回放,搞得别人“啊”的那声叫得特别凄厉悠长……

就这么打打闹闹吃吃喝喝结束了晚饭。我问大家有没有玩过“数羊”这个游戏,结果太棒了,所有人都说没有。我抑制住心头的狂喜――这可是绝佳的百试不爽的脑力虐待游戏啊。在我天花乱坠的把这个游戏是多么多么有趣多么多么刺激渲染一番之后,众人点头同意玩了。然后我把Jeffrey拉到门外,花了30秒把诀窍告诉了他,然后两人嘿嘿奸笑着憧憬这个游戏――当然这为我日后的悲惨经历埋下了伏笔。

如果玩过的人自然知道其中的乐趣;如果没玩过,千万不要去google,找两个会玩的哥们主动受虐一下人生就完整了。反正我们两人用眼神,声调,肢体语言,外加差点把手掌拍烂掉,成功地达到了娱乐大众同时娱乐自我的目的。当然中间有Rita和Jefferson这等强人,在一个多小时内就猜出了我们的心灵密码,让大家佩服不已。在群众反抗的呼声越来越高之后,我们公布了神妙玄奥的数羊规则——如果眼神会杀人,我已经死了一千遍;如果唾沫星子能淹死人,我可以游回苏州河了。由此可见这个游戏天怒人怨到何种地步。

【题外话】数羊之后的保留节目是一个笑话。我念书的时候一个寝室四个人,三个都会数羊,还有一个特别老实的长春人。有段时间我们天天灌输这个游戏,老实人忍不住就玩,但是又猜不出来。有天晚上我们说你拍手给我们听,我们说答案,这样也许更容易找出规律。于是这哥们就噼里啪啦一顿乱拍,完了之后仰天“哈哈哈哈”狂笑一阵,说“这有几只羊”?剩下三人大眼瞪小眼,集体吐血昏厥过去。

数羊完了,脑力运动结束,Celine和河上带领大家在漆黑的夜里玩户外运动――鸟、树。两人为树,单人为鸟;树动套鸟,鸟动进树;落单者输,输者表演。规则就是这么的简单明了。有一回我和Bella输掉,走到一边去商量表演节目的时候还被某人偷拍太过混了。至于表演的节目其实是剽窃我们99EE毕业晚会上的广告模拟:用LG8080的创意来推销8031、8051单片机。大家姑且看之,姑且乐之罢了。

最后是必不可少的杀人游戏。经过了前面那么多的集体活动,我们已经打成一片,正可谓是“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的大好时机。在我的努力推广下,杀人v2.0的玩法得到了大家的批准:一法官两杀手两警察九平民。中间经过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战斗场面:Jeffrey(杀手)和河上(警察)的同归于尽,Rita的奇妙直觉,小牙齿Vivian作为平民勇于掩护勇于牺牲,Celine一如既往火上浇油到处添乱,还有韩国mm Nana用一种纯洁得无以复加的声音对所有人说“肯定不是我……你看着我的眼睛”然后骗死一群善良的中国人民……

玩到凌晨大家才依依不舍地散去,各自安营扎寨梳洗歇息。据某人后来透露当晚有不少人一边数羊一边咬牙切齿地叫着我的名字睡去……我心里那个冷啊……

凌晨4点过迷迷糊糊地听到一阵人仰马翻的声音。这段时间正在看《紫川》的我第一反应是魔族打进瓦伦关了,监察处开始大清洗了或者是远东军又叛乱了……咦,为什么要说“又”呢?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事实上是一群精力充沛的男女要冲到山顶去看日出。心里稍微挣扎了一下下然后决定继续享受梦乡。再很久以后,满心羡慕地看他们在山顶拍的照片,听他们述说在黑暗中的树林里悄无声息地穿行还有在山巅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等待日出的情景。

我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我曾试图在金顶看日出(阴天,未果),在东海海面看日出,在长江上看朝阳从神女峰身后闪现……然而我知道,日出的美感在不同地点不同时间不同心情下感受到的都是不一样的。错过了和这群有趣的人共同体验日出东方壮阔场景的机会,只能让这成为一种遗憾了。

当宿营地前的树林薄薄镀上了一层金光的时候,我们已经集合完毕整装待发了。在农家大院里展开山魂的旗帜,列队合影;虽然肉体上继续感觉到昨日登山留下来的酸痛,但是大家依然用灿烂的笑容面对阳光和镜头——当许多次的重新审视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一个团队洋溢着的青春气息。

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前行,两边是松软枯黄的草,周围的树洋洋洒洒着绿色,红色,黄色,棕色……还有无处不在的清新的空气,和煦的阳光和轻柔的山风。我走在最后,半蹲着把相机机身翻转90度,然后斜向上去拍摄我们的下山之路。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半截树桩跳入眼帘,一路的沙土碎石上是随意散落的叶片和草根。再向远处看,路的尽头是天,一片纯粹的蓝色。这样的道路,我深深地喜爱着。

走到一处平坦的地方,发现是上山公路的尽头,也是一个半天然停车场,在这里可以眺望远处的山野。中间发生了一些惨烈的事情,这里省下若干字……,……,……在我受苦受难的时候Jeffrey抓紧时间拍摄ppmm,他在港大练就的人像摄影可不是普通水准~

经过这里以后对我而言再也没有坦途了。林间小道的确是情比金坚罗曼蒂克,周围也是恰如其分的风景如画鸟语花香,但它的坡度让我吃尽了苦头:我每一步踩在地上为了去平衡牛顿第一定律所受到的冲力按照牛顿第三定律转化成脚趾甲摩擦的动力反复折磨我脆弱的脚趾。这样痛并快乐着让我从另一个方面体验到徒步的乐趣——除了烧烤野营数羊杀人之外,那种简简单单的走路的乐趣。

背负着行囊,未知的目标在远方,身边有可以信赖的伙伴,脚下还有包裹着石块的伪造牛肉干;时不时地听着一弯清泉在密林里流淌,或是不经意望见飞鸟掠过;阳光穿过枝叶留下斑驳的影子,树叶在风中轻轻地颤动……。我来了,我在这里,我走过,于是我的心情便有了意义。

其实要写的还可以有很多:在黄浦江源头那里,河上留下了蜘蛛侠野外版的经典剧照;在踏出景区前的一刻,还有细心的Bella为大家买来冷饮,有Chen Yang大哥最后一次提醒我们把所有垃圾带出去;在晚餐的时候,鸡蛋面和四季豆是无比的香甜;在回程的车上,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交流自己的体验和对伙伴的评价……然而一直到了嘉兴,淅沥小雨不期而至的时候,Elaine说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要回上海了,反而不真切起来,似乎我们的心还停留在空灵幽静的高山流水之间。短暂的48个小时,抛开繁忙的工作,和一群原本陌生的人回归于自然之中尽情享受生活。留下的照片,日志,还有点滴的心情,让我可以重温这次穿越之旅,并期待日后有缘相聚在别处。



One Response to “穿越之旅”

  1. qiaodan says:

    求数羊游戏规则。。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