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8

我觉得天朝最大的笑话就是经济适用房,这个天才的名字绝对是“有关部门”所组成的利益集团想出来的,初听起来好像挺为老百姓着想,其实对整个社会遗害无穷。

第一宗罪,营造权力寻租温床,滋生腐败空间

看看深圳、北京、延安等地那些停满豪车的超大户型、超好地段的经适房,要是查查住户身份、工作单位和职务的话,该是多么状况的场面啊,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就可以明白知道,原来天朝还有那么多勤勤恳恳的公务员们挣扎在贫困线上啊!还有武汉的六连号事件,到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

前不久神秘消失的一份经适房登记表上,某中央部委的工作人员不是光明正大填写年收入“11.1元”吗?按照惯例,这个帖子很快从各大网站上消失了。历史,就是这么写出来滴。

【补充】香港文汇报上还有报道,《公務員集體申請限價房 家庭年收入11.1元》

第二宗罪,反向激励,加剧社会矛盾

举个例子,甲是低收入者,每月2000元,结果申请了经适房,靠贷款买了房子(其实我很怀疑徐汇区第一位经适房用户,她贷款了30年,以她的收入怎么换得起每月的贷款?她要是还得起还是困难户吗?),乙是小白领,收入4000元,不能买经适房,但每月交的税比甲多、工作也许比甲辛苦、买不起房因此也结不起婚。这是公平吗?

很多人振振有词说居者有其屋,这句话没错,但“有其屋”只是居住权利,而不是房产权利,只有廉租房才是真正的公平。而很多叫嚣着为经适房撑腰的绝对不是低收入者,而是有权优势的阶层。

最近又有老话重提,说上海要把市中心某地拿出来做经适房,号称是“贫富混居”。这是给双方找不痛快。有人评论很犀利,说那些人吃着低保打打麻将住7000一平的市区,老子辛辛苦苦买周围30000一平的房子,这算什么?

第三宗罪,激化恶劣的“均贫富”倾向

天朝历来就有打土豪分田地的习惯,历代农民起义最终的理想也不过是换个人坐龙椅罢了,对私有财产和人权的漠视导致我们的社会几千年来都走不出很多怪圈。

有些人说经适房允许买卖是让富人补贴了穷人,我只觉得这样会造就更多的懒人。更何况,真正补贴的不是那些富人(很多富人的财产来源是灰色收入,据报道占了GDP的30%),而是依法纳税的普通公民。土地、税收这些国家资源,都被巧妙地转移到了规则制定者和既得利益者名下,偏偏还有很多人被一朝暴富的神话所激励,不遗余力鼓吹经适房。

其次,就算是很多人有钱,很多人没钱,作为政府来讲,应该是通过税收调节、资源公平分配,给贫困的人创造更多的受教育机会、医疗保障、基本居住权和工作机会,而不是通过财富转移的方式直接让贫困人群变得暴富(经适房5年上市交易,房价至少翻3-4倍,而且有很多人已经签阴阳合同把房子卖掉或者转租了),这样对大众是另一种不公平。很多贫困的人不是缺乏机会,而是缺乏勤奋,而简单的“均贫富”只能让事态变得更加恶劣,也让大部分民众缺乏安全感。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各行业的精英削尖脑袋要移民?

虽然说了也白说,可如果每个人都麻木地当一个看客,这个社会就更没救了。想想这些笑话,真像今天早上飞鱼秀里说的,【面无表情】这可笑死我了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