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08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二十一)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6月08日13:34:56 星期天),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二十一)久久依依

深知身在情常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

想不到最终写了二十一篇,也想不到还要那么多要写的写不出来。

“九九难忘,EE不舍”,看着好友名单整齐划一的nick排成行,在默算这份景致维系的时日。我们的行动并非为了活在别人的眼光中,只是在离别悄然而至的时候,让彼此的心互相取暖。

昨天在onesesame那里录音的时候,听了kanfy和singing的留言。分明的,我听到了kanfy带着哭腔的声音,和singing冷静中的不舍。我害怕当我拿到那张毕业光盘的时候,它的沉重会让我举步维艰。

我还记得和billywei第一次合作办报的经历,和“安娜·卡列琳娜”的安娜参与联合学报的情景。我记得五月歌会我们设计的开场朗诵和伴奏,记得进入决赛后那些在江湾疯狂的男子。我记得军训时victorh的大嗓门,在深水一尺的路上推车送水的一幕。我记得每晚练习唱歌时的蓬勃气势,还有dedali带领下好汉们表演军体拳的英姿。我记得每次系队比赛时那些忠心而热烈的观众,我记得比赛失败后兄弟姐妹们的安慰和胜利时共同欢呼的喜悦。我记得通信在共青春游时玩碰碰车洒满的一地欢笑,也记得看大班外出旅行照片的羡慕和欣赏。

我记得的很多,忘记的也很多。甚至连考试前在闷热的自修教室里的苦读也成了一种安慰。我竭力去追寻每一片记忆的闪光,小心翼翼的呵护,珍而重之的收藏。

从最开始羞于把“电工”二字说出口,到四年后这个称呼深深的溶入血脉,春去秋来中,原来我们一路走来,走到今天的人生岔道口。我拼命的呼吸校园里的空气,参加尽可能多的活动和聚会,就为了让自己的心在这里多跳动一点。我收集照片,收集视频,在EE版面灌水或者潜水,盯着好友名单发呆,就为了让今后的回忆更多一些。

久久难忘,依依不舍。两百多个人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想法不同的人生道路,但是当我们把离情别意掩映在短短八个字之中,我们的合力终于在矢量方向上重合。

我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尾。我害怕听到“最后一次”这几个字,我们终于要面对最后一次的比赛,最后一次的聚会,最后一次的作为99EE的团体在校园里流连。DC和DV记录下来的,是所有形而上的实体记忆,而心中那份真挚的情感,只有我们自己能够在每一个深夜梦回的晚上来品味。

再见,再见。无论你在美利坚还是在法兰西,无论你在瑞士还是新加坡,无论你留在上海还是回到家乡,请记住我们的约定,记住四载时光凝聚而成的久久依依。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