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02

发信人: eetime (99难忘,EE不舍), 信区: FDU_E.E.
标 题: 一弦一柱思华年(十七)
发信站: 日月光华 (2003年06月02日21:43:15 星期一), 站内信件

×××××××××××××××××××
一弦一柱思华年

(十七)日月光华

长吟远下燕台去,唯有衣香染未销
×××××××××××××××××××

日月光华是BBS。BBS是江湖。所以日月光华是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非恩怨剪不断,理还乱。

说什么欲语还休,道什么欲走还留,终究是牵肠挂肚藕断丝连。长歌而去,渐行渐远,带走的是执着,留下的为虚幻。

报道第二天在计算机楼IBM机房的流连改变了我的大学生活。从黑白的Telent开始,我立刻迷上了这个以简单字符构筑的世界。

第一次见面的网友是时任哲学版和历史版版主的EQ,第一次听报告的对象是文风洒脱潇洒不羁的greatwater,第一次报告的是xiaowenzi,第一次写小说的主角是rosy,第一次参加的聚会是single的版聚,第一次认识的站务是clamp,第一次收的徒弟是twopen,第一次做的签名档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第一次做的说明档是“笨小孩”,第一次发文的版面是volleyball,第一次当斑竹是在PC_Market,第一次被封忘记了,第一次全站是chester下的手。

无数的第一次形成了琐碎的记忆片断,找根线串起来,晃晃悠悠,星星点点。

然而记忆是随ID而变的。在eetime的背后,很多别的人别的事都模糊了。尘封的那些,静静地躺着角落里,在不经意间涌出来,汇聚而成的是一声叹息。

基本上我不算一个水鬼。虽然我灌水,但我还是执着的这么认为。

最疯狂的灌水是在四十个版面一天200篇罢了,最多的一次贴书也不过一晚上600篇,从9000到10000更是停滞了差不多三个月。

除了写点文章,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版聊。鹊桥太累,燕园太傻,还是在版面上比较有归属感。到了现在更是只在系版re文,re的那些人数都数得出来。

以gore为最高(身高),以yahoo为最低(智商),以jsnwu为最重(体重),以brief为最帅(容貌)。谈笑中有xiaotiany之茫然,往来间有EDA之闷骚。深夜惊见Sario之刷屏,傍晚慨闻Jiajv之深奥。

可以调调情(with victorh),阅佛经(pasted by yejf),无驴声之乱耳(jellychen),无青海之牢刑(manna手下留情)。

当九九成为往事,当EE存于记忆,我的EE·Time,又将以什么心情,to be or not to be?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