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4

房地产的利益链条之深之广已经日益把这个产业变得妖魔化。

地方政府忙着卖地换GDP,其实就是在换乌纱帽和小金库;开发商不管是囤地还是卖楼,赚得一个比一个欢,然后在股市上还不忘反复圈钱(最近丁远博士有详文论述);房屋中介像吸血鬼一样依附在房产大大树上;银行要业绩、也有不少人赚黑钱灰钱赚得不亦乐乎(据说上海有银行向某个人贷款6000多万让他炒128套房,这种不是内外勾结才见鬼了);房产炒家玩搏傻游戏看谁来接下一棒。

豪赌人民币升值的外资、财大气粗的国企、各式各样的民间资本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市场里进进出出,还养了一帮歌功颂德的砖家、叫兽在昧着良心的霉体上乱吹。在泡泡越来越大的时候,至少大家的账面资产看起来都不错(聪明人已经攒了不少真金白银了,权贵资本主义则是低成本的持有),等到退潮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哪些人在裸泳。

懒得找具体数据了,反正很多数据本身就是包装过的,人民永远不知道真相(人民币才知道真相),就凭印象乱弹一通吧。上海2008年城镇职工平均工资接近3300一个月,那么两口之家是6600,一年差不多80000,如果买中环附近一套70平米的房子,大概均价要20000,该家庭要不吃不喝不交税(工薪阶层不吃不喝可以,但不交税是不可能的)17.5年才能买房。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官方民间屡有声音说,房子不贵的,房价还要涨的。你信么。我在凯恩斯看到的房子,两层的小房子,四个卧室,一个超大厨房,上千平米的花园,游泳池,一共30万澳元,当时人民币比值大概是AUD:CNY=1:6的样子,总价也就180万。而且,对房子下面的土地拥有永久的不受侵犯的产权。同样的价格,在中环附近可以买到90平米大概是大一室或者小两室、70年产权、50年设计建筑寿命、30年建筑质量的房子。70年后咋办?很简单,再交钱啊,要不然地方政府的钞票哪来呢?到那时地早卖光了。

牛刀说从商品房改革到现在,估算有近50%的房子是在投资客手里。这个数据太可怕了。一方面很多舆论在暗示,某某城市的存量房按目前销售速度几周几周就卖光了,以此营造紧迫感(饥饿营销,同理还有开发商雇人排队买房),另一方面政府对闲置两年以上杂草丛生的”地王”们视若无睹,媒体对黑灯瞎火的新兴小区集体失声,这是个多么有趣的场景。最近有朋友说某小区他一个专门做房产投资的朋友一口气买了17套,我相信。我更相信,要是中国房产如日本、香港当年一样来个崩盘,有很多人哭都哭不出来。当然,我们和日本香港不一样的是,政府在用信用、银行在用人民的钱(人民币果然名副其实)给开发商们托底,上中下游无数产业在房产的畸形繁荣里做嗷嗷待哺状等着或正在分一杯羹。国民的幸福、家庭的稳定、阶层的和谐,通通比不过神圣的8%和摇摆不定的纸纸公文。

比骗人的彩票和糊弄人的股市更无耻的是,房产成为资本行业彻底断送了中低收入者在大城市的未来,因为中国传统对”家”的重视成了阿喀琉斯之踵,导致不少人尤其是新婚夫妇被绑上了资本化房产的列车。他们可能需要花20年时间为银行打工,伴随着的还是一个或两个家庭两代人积蓄的耗尽(拆迁户情况有所不同)。你可以不买彩票不买股票,但如果你因为没有房子不能结婚,有多少人可以抗拒这样的压力?

当很多医生、教师、实业家都放弃工作和生意喜滋滋地投身于伟大的房地产事业时,社会的价值取向已经发生了重大的转变,每个人都想在变成最后的傻子之前大捞一笔。同样的狂热还体现在创业板这样依靠一朝暴富来完成财富聚集的独特环境中。拍地-圈钱-上市或者卖地或者造楼再圈钱,包装概念-伪造数据-上市-圈钱,盗版-山寨化-跑量圈钱,发诈骗短信-圈钱,黑车-打击黑车-圈钱……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很能体会当年太白兄”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心态。

和谐社会,这四个字重逾千斤,但除了停留在朗朗正义的语调和刷了又漆的墙上之外,还有多少实实在在的例子么?要说我真正体会到,我是在澳洲有所感觉。告诉我的不是澳洲政府也不是媒体,是prodive的潜水教练、是Kuranda打造手工戒指的土著女、是Coles超市里的收银员、是Melbourne某个冷清小镇药店的店员、是送我们去机场的戴着蓝牙耳机的酷司机、是Manly海滩边懒洋洋晒太阳的家庭和Bondi海滩边跑步的男女老少。真正幸福和谐的人不会把这些口号一天到晚挂在嘴边让别人相信,只要看看他们对人的态度和脸上的表情就一目了然了。

如果要像小学生一样把某些词归类,我的答案会是,焚书坑儒、五胡乱华、张献忠入川、大跃进、文革、敏感词、非典、汶川地震、天朝房地产。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