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08

《财经》经常有些不错的文章,比如这篇钓鱼变形记

这次事件最终在网络的力量下(比如躲猫猫、邓玉娇等案)得以部分真相大白,以浦东区政府道歉告一段落。至于再之后的清理整顿之类的,我依然不报太大希望。到目前为止反映了好几个问题:

1. 黑车严重。除了南汇、闵行等区之外,繁华的陆家嘴正大广场附近长久以来一直有黑车,司机拒载、不打表、套牌、伪造发票,而且许多司机长得就很黑很社会的diao样。

2. 为什么黑车严重?司机要谋生,部分乘客要贪便宜,更多的还是交通不够便利。最近帮人看房,外环外鸟不生蛋的地方要卖1万8朝上,附近都是工地,这种地方除非你买车,否则只能靠黑车了。在这点上交通部门在某种程度上不作为。但他们不作为,老百姓又能怎么样呢?

3. 出租车行业垄断。摘取钓鱼一文的原文,在上海,正规出租车约4.7万辆,牌照绝大部分掌握在大众、强生、锦江、巴士和海博五大出租车公司。这些公司的牌照,主要也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通过一定的行政方式从政府购得。近十几年来,上海罕有发放新的出租车牌照,理由是现有出租车数量“既满足了城市交通的实际需要,又保证了全行业的有序运营”。这其实就是明目张胆的垄断。如果说部分黑车党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嫌疑,那么这些白社会就是合法的敲诈勒索,对象第一是辛辛苦苦的出租车司机,第二是普通老百姓。所谓油价补贴、所谓管理费、所谓行业的有序运营,全都牵涉到合法垄断的背后血淋淋的利益纠葛。我喜欢在坐车时和司机聊天,提到管理费时都说,管个屁,全养一帮坐办公室的废物了。

假如我们面对中石油中石化的垄断,有国家大义曰能源安全(但奇怪,外国投资者可以低价购买股份,比如当年的巴菲特,然后在国内狂圈血汗钱);假如我们面对中移动中联通中电信的垄断,有国家大义曰信息安全;那么一个出租车行业,我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来拒绝开放?如果是说交通安全的话,民营的市内巴士、长途车到处都有了,连航空公司都能民营(虽然也很惨淡,有些投降了,坚强活着的春秋快被逼的卖站票了),何况出租车乎?

4. 执法部门知法犯法(或者不知法也不一定),加上利益链衍生到钓钩和钓头,再返回来孝敬某些执法人员,完整的黑网就此撒下。

所以说钓鱼一词也有不准确的地方。演化到今天,简直是网鱼或者用高压电打鱼了。有句话许久以前就有,“哀民生之多艰”,此话应该写成条幅挂在每个为官者的案头。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