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9

每每看到有人拿某某某马拉松坚持走到底的例子来论证刘翔应该跑完或者推倒栏走完110米时,我都想说,你丫闭嘴。但我写这篇博的目的并不是要如何从科学观点上来为刘翔的脚跟辩护,因为我不是运动医学专家。

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以前那些受伤的事,同时告诉那些整天说竞技体育不代表中国全民运动、拿再多金牌也没用的傻人:如果没有刘翔雅典夺冠,估计一半以上中国人都不知道110米栏这个项目。就算到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的今天,我听到过不下十次有人在说”百米跨栏”。如果没有中国女排在80年代的五连冠和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上的第一枚金牌,我们在体育精神层面上的自卑还要持续很久。还有李宁的体操、高敏的跳水、栾菊杰的花剑;如果没有这些冠军,很多运动都不会给我们留下那么多美好的记忆。如果中国的跳水、体操、乒乓球、羽毛球不再是梦之队而沦落到世界二三流,还会有这么多人蜂拥去看导致相关比赛一票难求吗?

体育的本质就是发掘人类的潜能、追求更高的极限,而它的竞技性决定了争夺金牌的残酷。金牌战略不能说有多么正确,但在特定环境和历史背景下有它的正面意义。没有金牌的激励,可能很多运动也无法得到大众的认可和普及。在这个环境下,很多运动员都是牺牲品,他们以身体和健康为代价换取功成名就后的保障。可悲的是,金字塔尖永远只有极少数非常优秀同时也幸运的人,在郭晶晶王励勤张宁李小鹏们的背后,是全国无数体校里默默无闻的人。

刘翔在田径领域就是中国第一人,他身家千万也好亿万也罢,是商业化之后他的价值体现,和我们纳税人没啥太大关系,何况还有那么多不交税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服完全可以抵制安利纽崔莱、VISA、伊利、耐克、交通银行、联想、中国邮政、元太、奥康、杉杉、双钱、升达、白沙、中国移动、平安保险、凯迪拉克,因为他们都是傻的,就某些人特别睿智,早在N年前就看出刘翔会退赛了。

在金牌之外,普通国民难道就没有享受运动的权利吗?其实我们缺乏的,一个是某些硬件上的设施(比如游泳馆、标准草坪足球场等昂贵的场所),另外就是参与运动享受运动的精神。前者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性改变,而后者呢?很多人老觉得中国的运动普及不及美国,其实大家比一比运动的比例吧,会玩棒球(以及任何美国流行的球类比如冰球橄榄球篮球等)的美国人比例,和会玩乒乓球(以及羽毛球篮球等中国普及运动)的中国人比例,美国敢说就比中国高?看看欧美满街的胖子吧,再看看我们身边人满为患的羽毛球场,没有人拿着枪不让你去运动,人家伊拉克的小姑娘淘来二手鞋还坚持跑步呢,你有手有脚的不会打乒乓吗,不会游泳吗,不会捡个篮球拍几下吗,实在不行跑几步总可以了吧?中国很多城市里的空气环境是不好,但好歹比战火纷飞埋满地雷的伊拉克好吧?还有那么多国人骑自行车上下班,这可是最全面的运动之一啊!

有点扯远了,回到题目中来。

从小我体质就不算好,但特别喜欢运动。有了运动就难免受伤,现在想想有些伤真是可怕。我打字的时候好好想了想,双手双脚肩膀腰部眼眶鼻子额头,差不多十几二十次受伤,有些伤疤都叠在一起了。第一次记得的受伤是在单杠上,这可是技术活,但当时也就是瞎玩,结果狠狠地摔在地上,地上没有体操垫或者木地板,就是很硬的沙石地,膝盖额头都出血了,那个时候大概7岁吧。

初中是受伤受得最多的。那个时候看《圣斗士》,有一章叫做”伤痕!男子汉的勋章”,从此觉得受伤很酷。可能上天也要成全我,于是在排球场上大拇指被球打得近乎骨折,半片手掌都是乌青的。那个时候我的位置是主攻,此后两个月我只能用左手练习扣球。在足球场上受伤更是常见,大部分时候草坪球场是不让进的,只能在外面的沙土地上踢。地面很硬,每次摔了差不多都要擦破皮,双膝和手肘就是这样留下了层层叠叠的疤痕。有一年冬天,大年三十我还得一个人去医院换纱布,从伤口上撕扯下来的时候我在接近0度的天气里满头大汗,眼泪不由自主就出来了。要是在那个时候有人告诉我,你坚持一下就好了,继续上吧,我肯定对他说,你是谢亚龙吧,你全家都谢亚龙。

初一假期去游泳,因为身上有伤口,感染了病毒性疱疹,高烧整整7天,全身皮肤一塌糊涂,脸部近乎毁容,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后来见到水竟然没有留下什么心理后遗症。现在帅成这样也真是不容易啊。

初中高中6年长期参加排球训练留下了肩部和腰部的老伤。我老婆老觉得我洗碗时说腰疼是骗她同情,但我只要站着保持略微弯腰的姿势,时间稍长就痛得厉害。其实那是无数次在球场(幸运的是排球场馆是木地板的室内场)摔来摔去的后果。改练二传之后手指受伤的几率也大大增加,为了提高传球稳定性,教练只准用三只指头传球,一练就是500个一组,结果指甲下面全是血。但我们还只是半专业的训练,出去参加全省比赛时看到那些体校出来的专业生,大多数都是缠着绷带上场的,因为手上脚上腰上受伤太多了。

大一时候代表通信参加系里的足球比赛,第一场就被撞破眉骨,这是小伤,不过看起来吓人,流了很多血。就这样我顶进了大学里第一个进球。大三时在南区人工草坪踢小场,为了争一个快出界的球没收住脚,左脚正面撞上球场外的水泥墙,大脚趾甲当场裂掉,直接导致后来甲沟炎,三次拔甲,到现在已经快6年了。大四时毕业杯比赛,忍着脚疼打满四场比赛,进四球;毕业后和同学聚会一共踢了两次球,都有进球,但每次踢完回家都被老婆数落,因为袜子全被血染红了。

此外轮滑、自行车、手球、滑雪我都不同程度受过伤,射箭时还因为护具不到位被弓弦弹到手臂,小臂内侧全变成紫红色的。没有唯一没有受过伤的,可能就只有乒乓球了。

现在有些运动无法再参加了,甚为遗憾。不过好歹我还可以在晚上夜深人静时在小区里跑跑步,同时锻炼逆腹式呼吸方法,没有竞争,没有压力,纯粹享受简单运动的乐趣。



No Responses to “那些受伤的往事”

  1. Rick says:

    看来还是宅了打打魔兽安全一点。。。不对!会不会raid不过用脑袋撞墙而受伤来?哈哈~~~

  2. afterthree says:

    赐准每周少洗一次碗!

  3. eetime says:

    你打魔兽的姿势要当心颈椎,呵呵。我最近买了法藤的链子,看到中国女排人手一条。

  4. Rick says:

    其实我头上的除去七窍之外的孔不比你少,有时间和你探讨一下~~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preload preload preload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